第15章:先图自保

        

江文远道:“如果昨天扛山虎那二百人也在山堂的话,对方一定不会善罢甘休,还会有更多人前来抢我们,而且除了抢劫还会报复性杀人,对吗?”

        

李能掌不以为然:“有总领帮的机关在,还怕他们?大不了再在树林中设一次机关呗!”

        

江文远摇头道:“昨天我们能胜也有几分侥幸,是我们预先知道对方要来,知道在什么地方设伏。如果对方在突然袭击,我们就没有还手之力了。”

        

管大和李能掌一时支吾,难以回答得上来,管大问道:“以总领帮的意思,我们应该怎么办?”

        

江文远道:“造兵器,有了兵器在手,就不怕他们!”管大道:“这个容易,我们有铁匠,冯大胡子就会,打造刀枪倒也不费什么事!”

        

“刀枪是近战兵器,需要更好的体力和技术,而且近战就难免死伤,只有莽夫才用这样的兵器!”江文远道。

        

管大和李能掌又一时不语,周围的众船工也疑惑看向江文远。江文远问道:“只是我不知道现在都有哪些兵器?”

        

“那可多了,什么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镋棍槊棒,鞭锏锤抓……”李能掌把他听书时的贯口说出来,还没说完便被江文远拦住:“别别别,你说这些还是近战兵器,就像是昨天那些啯噜手里砍刀,虽然看起来明晃晃的,但还不是败给咱们几根木头棍子?我说的是远战兵器!”

        

李能掌一时不解:“什么是远战兵器?”江文远道:“远战兵器最常用的就是弓和弩。”

        

李能掌恍然大悟:“原来是弓弩呀,我还有一张弩呢!”管大道:“我也有一张弓,是之前我在旗时族内发的弓!”江文远也脸上一喜:“拿来我看看!”

        

李能掌派一名船工回去取弩,管大也进入房中把自己的弓取来。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江文远去看管大那张弓时,漆都已经脱落了,拿在手里折了几下,说道:“这弓的力道还可以!”看了几遍,便明白了这弓的制作工艺。

        

说道:“这弓是由筋角木组合起来的复合弓,只是其制作工艺复杂,需要更长的时间,明天让人采买些鱼胶、牛筋、牛角等东西回来,制作了将来备用起来,眼下也只有先用竹片了!”

        

管大应一声:“是!”

        

这时,李能掌的弩也取了回来,是一张诸葛连弩,江文远在手上扳了两下,说道:“这种弩没什么用,都说是诸葛亮发明的,但是我却认为它不是诸葛连弩的真面目,不但射程近,还没有准头。”

        

说着,把弓弩还给管大和李能掌:“还是我重新设计一张弩吧,以防备对方随时打上门来。”

        

听到江文远又要设计新东西,众船工又都好奇起来,纷纷议论,不知道总领帮要设计什么样的弩,有些兴武四的船工道:“难道比我们领帮的诸葛连弩还厉害?”

        

又有兴武六的船工道:“那当然了,没听总领帮说么,诸葛连弩没什么用,自然是他设计的更强。”

        

不只是那些船工好奇,就连李能掌也好奇不已,问道:“总领帮要设计什么样的驽?”

        

江文远道:“要能连发、操作省力、射程远,力道强,精准……就这几点吧?”略加沉吟,在脑中简单进行一下构思,再向人群道:“制弩就要使用到竹子,不知道咱们船帮中有没有篾匠?”

        

李能掌道:“我们兴武四就有一位篾匠!”向人群中招手:“胡应手,你出来!”

        

从人群中走出一个黄脸大汉来,颌下稀稀的几根胡须,到在江文远面前施了礼节。江文远道:“等设计好了弩,将来为你设计账套竹器的活!”

        

胡应手欢喜得原地蹦高,连着施礼道谢。

        

江文远又道:“我还需要皮匠和铜匠。”从兴武四帮又走出两人,都是三十多岁的年纪,其中一个头上头发有些稀疏,偏偏又梳了辫发,也没钱买续发,才让辫子很短也很小,只有小指粗细,七寸多长,看上去有些滑稽。

        

这人施礼道:“回总领帮,叫我夏小辫子便可,因为我之前的师傅随船贩皮子,我便也学会了制皮的手艺,只是那东西本钱太大,已经有几个月没做了!”

        

另一人也走上前来施礼:“我叫阿介,之前负责船上的铜件制作,停船后便做铜器生意!”

        

江文远点头,对两人道:“你两个准备着,明天设计好了图纸去找他们!”

        

两人齐应一声:“是!”

        

当下,江文远让众船工各自散去,并告诉他们日后外出行走打出清帮的旗号,至于帮中的钱财合并及规矩制度,则让管大和李能掌处理。

        

江文远让胡应手带自己去寻找制弓所需要的竹子。

        

在胡应手的带领之下,来到离江岸不远的青屏坡,便见十几个坡岗子上全是竹子,自然也不缺制弓的好竹子,而且还发现竹子中还生有桦木,这是制作箭杆上好的木材,也让胡应手把竹子和桦木都砍下几些来,弄拖回驻地。

        

当天,江文远指挥着胡应手,让他按宽度和长度把竹子截断裁片,再把四道竹片对合在一起,表面用竹篾子缠裹,江文远拿在手里折了几下,说道:“先这样将就着用吧。”

        

胡应手一惊,说道:“怎么,是我的手艺不够好吗?”

        

江文远道:“不是,我是说眼下先用这种竹子做又给,等将来的将来筋角木复合弩弓晒好了,再改,因为对方随时会打上来,咱们等不起。”

        

经江文远这么一说,胡应手才算放心。

        

事实证明江文远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当天晚上,便有船工打探到消息,说是扛山虎真的是在山堂的,而且是附近一个不小的山堂,足有一两千人之多。

        

擒杀扛山虎之事用不了多久就会传出,对方山堂知道后自然会杀上门来。形势紧迫之下,让江文远更是加紧设计,当晚,便把所有的设计图稿画了出来。

        

江文远的图稿画得特别细,不但对弩机中所需要的零件进行设计,连箭杆也设计了出来,箭长一尺九寸,诸葛连弩是没有箭羽的,但是江文远的连弩却特意加上了箭羽,这样能保证射击精度和射程。

        

次日一早,江文远便把图稿按工种分开,先去找了许三,让他负责木工的部分。

        

许三细看那图稿之时,是两个十分薄的盒子,最后再把这两个盒子组装到一起,上面标有尺寸。虽然李能掌好奇,但是看到江文远焦急神情,便也没有问出口,只是在心里期待这把弩制成的样子。

        

江文远又把箭杆的制作部分也由许三完成。

        

丢下图稿,便去找了夏小辫子,让他负责皮具的部分,江文远所设计的这把弩是以一根一指宽的牛皮来完成上弦动作的

        

夏小辫子去看自己那部分的图纸之时,是一个皮圈,标有尺寸和厚度,又要刻上横糟,同时对角有两个皮钉,皮钉的形状也有形状及角度要求等等。

        

连连看了几番,夏小辫子也没有看出这和弩有什么关系。

        

江文远问道:“怎么,你不能完成吗?”夏小辫子连忙道:“能,只是我在想它怎样使用!”江文远也没细作解释,只是道:“过两天你就会明白的!”

        

剩下的铜件部分由铜匠阿介完成。把所有的零件部分派完成,才算长出一口气。

        

因为不同的零件由不同的人分开做,速度也快,三四天后所有零件便已做好,江文远把所有零件都收到手里,连夜进行组装,用了半夜的时间组装完成。

        

他这弩和平时的弩有很大区别,虽然也是由弩臂、弩弓、弩机、弩弦四个部分组成。

        

说到弩,最为著名的就是十字弩,即是弩弓和弩臂十字交叉,因此而得名,为了让弩有更强的力道,一般也都是踏张弩,即是在张弩之时,把弩弓踩在脚下,双手向上拉动弩弦,碰到弩机时挂住,只要扣动悬刀,也就是今天所说的板机,弩弦离脱落弩机回弹,把箭支射出。

        

这种十字弩也是秦弩的代表,其射程远,力道强,但是最大的缺点是不能连发,射一箭就要弯腰踏弓张弩,在军队装备之时,一般是三队成编制,前面一队为射击队,第二队为张弦队,第三队为预备队。这样能保证弩发不停。

        

而诸葛连弩也有自己的代表性,相传是计划亮发明,把张弦器和箭匣一体设计,往上推动张弦器,以弦道上的暗槽挂住弩弦,再往后扳动拉动弩弦,拉到一定的程度后弩弦回弹,如此往复达到射击目的,箭匣之中装有弩箭,下面一个射出,上面一个落下,达到十支或者是二十支连发。

        

但是这种弩不便于瞄准,再加上没有箭羽而精准不足,同时射击距离不是太远,所以没有在军事装备上得到重视。

        

江文远所设计的弩采用两弩之长,屏弃两弩之短,既有更远的射程,有更大的精度,同时又能连发。弩臂是由两个薄盒子重叠在一起组成,两个盒子之间又有半寸左右的空隙。盒宽三寸,大约一个巴掌的宽度,长度二尺五寸。

        

其实这两个重叠在一起的盒子便是箭匣,每个箭匣内可装箭十支,就是二十支连发,盒子后端重叠处加了一个把手,方便持握之用,在盒子重叠的中间位置是悬刀。

        

江文远对悬刀也进行了特殊设计,也和握手一样大小,不用时自动向前复位,往后拉动时有六十度夹角。其大致形状和后来的自动步枪有些相似,不过是悬刀在弹匣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