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连弦弩

        

江文远设计的这弩,张弦之时向后拉动悬刀便可,通过内部的齿轮变速,再把力量传达到箭道的皮圈上,皮圈固定在两个滑轮之上,转动之下,由皮钉拉动驽弦。

        

两个并在一起的箭匣内卡了竹簧,可以往上顶箭支,最上面的盖子被割开形成弦道,最上面一支箭射出,下面一支顶上来。

        

弩弓因为没有牛筋的加入,只能增加宽度和厚度,比平常的弩弓要宽一倍之多,这样能保证更远的射程,而且弩弓被设计成两段式,不用时可以收起来合在弩臂两侧,便于收纳;

        

使用时按卡簧便能自动打开,撑开弓弦。

        

而且江文远还在弩内增加了绞子轮,轮子转动时蚕丝绳加力储备势能,这样,拉一次悬刀能把二十支箭全部射出。

        

第二天吃过早饭,江文远就打算去试弩,刚开房门,便见房前围了一群人,管大和李能掌在最前面,胡应手手里还拿着制作好的箭支。

        

管大道:“就知道总领帮组装好了弩!”嘴里说着,眼神都看向江文远手里拿着的弩,所有人眼神也都是一般。

        

江文远道:“既然大家都在,我们便一起去试弩,找个空旷场地!”

        

管大道:“船堂鼓前是平时船工们出船集合的地方,我们就去那里吧?”

        

到在空场上,江文远让人立了一张旧门板做箭靶,带众人往后退,退到三十步时,李能掌道:“便在这里吧!”

        

因为他知道诸葛连弩的最大射程就是这么远!” 记住网址m.lqzw.org

        

江文远道:“再退!”又退到了五十步,众人停下脚步,说道:“这么远行了吧?”

        

江文远道:“还是太近,再退!”退到到七十步,众人又道:“这么远应该可以了吧,向立起来的门板看去,都那么小了!”

        

江文远脚下未停:“再退!”

        

直接退到百步远的距离,江文远才停下来,向周围道:“大家都近前来,我教你们这弩的用法。”

        

众人都凑上前来,伸着头围成一个圈。

        

江文远指着手里的弩道:“这弩名叫连弩,而连弩又分为连背弩和连弦弩,连背弩是把很多张弓背连在一起共发一支箭,又叫床子弩,威力极大;而连弦弩,则是弩弦可以连续上弦发射,从而达到箭支连发的目的。我手里的这弩属于后者,叫连弦弩。”

        

人群中有的细心听,有的只关注眼下这弩是怎样用的,或者是想见识弩的威力。

        

江文远指着两片箭匣组成的箭臂,说道:“这叫弩臂,在它两边的是弩弓,我把它分为两段式设计,不用时这样合在一起方便携带,使用之时,只要一按这里的卡簧……”

        

说着,江文远按了一下一侧的卡簧,“铮”地一声,两边的弩弓撑开,把弩弦拉直。众人都瞪大眼睛去看,感觉十分神奇。

        

江文远接着再道:“这两个夹在一起的盒子既是弩臂,同时也是箭匣,这是双箭匣的,可以一弦单箭,也可以一弦双箭,我们先试一下单箭的力量够不够。”

        

说着,打开箭匣上面的封盖,指着里面道:“箭匣射空的情况下,里面的托箭板会全部抵上来。”

        

众船工往箭匣内看时,果然底下有一个顶上来的托板。

        

从胡应手里抽出一支箭,江文远道:“可以这样往箭匣里压入箭支,把箭羽平放,一按就进去了!”说着,已经把一支箭压进箭匣,再把上面的匣盖合上,便听得“咯”地一声。

        

江文远道:“虽然刚才把箭压到了下面,但是合上匣盖后,拨箭器启动,那支箭便已经跳了上来了,停留在箭道之内,现在也就可以发射了。”

        

说着,又教大家握弩的姿势:“左手握住后面的这个握把,右手握住前面的这个悬刀,先瞄准,再把左手里的悬刀往后拉,拉到底!”

        

应他声音,握住悬刀的左手往后拉动,眼见得弩弦往后而去,拉到底之时,“铮”地一声弦响,一支箭从前面的箭孔中射出,“嗖”地往前疾去,百步之外的门板上便听得“咚”地一声。

        

“这么快!”众人都惊呼一声。

        

江文远也没理会众人的呼喊,而是道:“我们去看看这一箭的力道怎么样!”

        

带众人到在门板处,见箭簇已经穿透了门板,箭杆也透过两三寸。

        

江文远摇头叹息:“还是弩弓的力度不够,只是透出了门板,并没有穿过,力道太小了!”

        

管大和李能掌惊得趴到门板上连连端详,瞪大眼睛道:“什么力道小?那么远的距离还能透过半寸厚的门板,这还叫力道小?”

        

李能掌更是啧啧赞叹:“我还以为射不到这里呢,没想到……”

        

江文远道:“凡是弓弩都要有百步杀敌的力量,并不是伤敌,像这样也只是伤敌,如果对方有重甲护身的话,恐怕也只是皮外伤!”

        

管大道:“是总领帮的要求太高了吧,咱这又不是打仗!”

        

江文远道:“就是打仗,如果对方不死,拿着刀过来不杀咱吗?”

        

叹息一声,再道:“但愿双箭齐射的力量会更大一些吧,如果不行,还要再改进。”

        

说着,带众船工又往回走,一边从胡应手手里再抽出两支箭,一个箭匣内各压了一支,在百步开外又射了一弩,两支箭一起发出。

        

又听得远处的门板上又出现“笃咔”两声连响。

        

再回去看时,门板上被开了一个拳头大的洞,两支箭带着碎木块飞过门板三四尺远的距离,江文远才算点了点头:“嗯,这样的力道还可以!”

        

再对众人道:“我们再来试一下连射效果!”

        

带众人往百步之外去走之时,便把两个箭匣都压满了箭。江文远瞄准之后,连连拉动悬刀,便听得弩内“格格”齿轮响动,箭支“嗖嗖”地从箭孔射出,那门板处也传来“咔咔”连响。

        

江文远拉了四五下悬刀,停住了,再对周围道:“大家注意,这个悬刀可以有两种用处,刚才我们是一拉发一箭,我在这里面面加入了绞子轮,可以储存动作中的劲力,也就是说,我们刚才拉的几下悬刀,除了能让当时的箭支射出之外,还有余力储存在绞子轮上,而如果把悬刀这样拉出来!”

        

说间,把悬刀往外拽,竟拉出一截来,原来只有一握的长度,现在变成两握,再对大家道:“如果是这样的情况下拉悬刀,便不会射出箭支,而是在给弩内的绞子轮上劲,只要是悬刀这样拉到最后再停一下,就能把匣内所有的箭一起射出。”

        

他连拉几下之后,最后一拉在后死角处停留了一下,便听得“嗤嗤”连响,剩下的十几支箭全部射出。

        

“啊,一个弩还能这么多用法呢?”众船工看得眼睛都直了。

        

再过去看那门板之时,多出很多个窟窿来,最大的如人头,最小的如拳头,自然是双弩连发不断打击之下,让窟窿和窟窿相连。

        

众船工都道:“这么强劲,如果是射到人身上还有好得了吗?”

        

江文远道:“大致的操作方式就是这样,有兴趣的来操作一下!”

        

“我来!我来!”人群中争先恐后挤上前来。

        

“我也来!”李能掌道,按说,他身为领帮应该稳重,但也按捺不住欲望,想要亲自操作一把。

        

连开了几弩之后说道:“之前我以为诸葛连弩就是最好的,没想到和这弩一比,那弩简直没有任何用处呀!”

        

最后,江文远专门让一些年轻的船工和学徒去练,因为他们年经,身体灵活,准头又好。

        

之后的一段时间之内,兴武帮好一阵忙活,除了要外出做工接活之外,还加快了制弩箭的步伐,七八天之后,制作出了五六十张弩。

        

而且这段时间以来,又有原来离帮的船工回来,眼见得现在的兴武帮已经有三四百人了。

        

江文远又专门挑选出五十名年轻些的,每人为他们发一把弩,让他们不断演练,不但练射击精度,还练习队形、隐身等等一些必要的动作。还给他们取了一个名字,叫做持弩队。

        

江文远并对他们言明:“持弩队有保护清帮之责,切不可持弩欺压良善,更不可伤害无辜!”

        

持弩队齐应一声:“是!”

        

这天,所有外出做工的船工回来之后都垂头丧气,又彼此窃窃私语,看向江文远的眼神也不一样。

        

虽然江文远也发现异样,但是想到可能是他们遇到不开心的事了,便也没有问。

        

第二天还是如此,而且每人神情上又多了几分紧张,同时说话还背着江文远。

        

但是第三天的时候,众船工回来时都鼻青脸肿了,许三、苏小个子、阿介等身材偏小的人伤得更重一些,眼窝都青了,走路也没平时利落了。

        

他们和管大、李能掌连比划带跺脚的说了很多,说到激动处难免提高嗓门,但是又被管大、李能掌“嘘”声制止,待看到江文远前来,又都连忙闭嘴,嘿嘿尬笑。

        

江文远问道:“怎么了这是?怎么受这么重的伤?”

        

众船工道:“没什么,是我们走路不小心摔的。”

        

“只有几个摔伤倒还好说,怎么所有外出的船工兄弟都摔伤了,几天前我便见你们不对劲,到底是怎么回事?”

        

众船工都低下了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把眼光都集中到管大和李能掌身上。

        

江文远道:“原来你们心中只认管领帮和李领帮,并不认我这个总领帮呀?”

        

管大和李能掌也一脸为难,连忙解释:“总领帮误会了,全帮上下没一个人不认总领帮!”

        

江文远道:“既然认就给我说怎么回事,有什么不好开口的?”

        

管大犹豫再三,最终把心一横,递过一张纸片来。

        

江文远接过细看之下,只见那纸片上写道:“启请清帮总领帮江先生台前,近日来,大江南北、街头市井尽是江先生大名,龙华山堂山主陈金龙早慕高名,特在帽儿圩龙王祠堂设宴相待,还望江先生光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