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睡女孩的闺房

        

那时节的内衣内裤自然没有现在这么专业,但也是有的,而且这些涉及到女性私密象征的衣服,也多是自己动手制作,而且洗了之后也不会晾晒到明面上,如果不是特殊情况下,男性一般不会看到这种衣物。

        

这对于江文远来说,这是极大的考验。

        

而且,江文远还没有经受住这份考验,躺在床上怎么也难以入眠,即使是吹灭了蜡烛,满脑子都是衣物象征下的想象和猜测,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睡。

        

几次,都想起身把那些内衣收了,又怕动了之后第二天被顾念儿误会,生怕他以为自己有什么特殊癖好……

        

“总领帮,能开门一下吗?我想进来拿一下东西!”正在江文远难以入眠之时,门外响起顾念儿的声音。

        

江文远应一声:“可以!”起身,点亮了蜡烛,打开房门。

        

顾念儿低着头一闯而入,也看到了床边自己的贴身衣物,脸色更红了,三两步走过去收起来,裹几下揉成团抱在胸前,低着头道:“让总领帮见笑了!”

        

“没有没有!”江文远连忙道,红烛之下,细看这女孩,更美,更漂亮。

        

之所以是红烛之下,是因为顾念儿为了欢迎江文远这位重要客人,把过年剩下的蜡烛点起来用了。

        

那时的人一般都点煤油灯,或者是棉油灯,更节省的人家夜里用干麻杆和高粱杆来照亮,就用杆头上那一点死火来起到照明作用,如果觉得暗了下来,就用嘴吹一下。

        

只有过年时才买红蜡烛,是粗大的牛角蜡,大年初一早起点上,燃到天亮,但是点不完,有重要客人住在自己家里时,还能接着再用。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咦?怎么我嘴上湿了?”江文远感觉嘴唇上湿热,用手去抹,揩下一把血来。

        

原来是此时的顾念儿过于活色生香,不但一张小脸媚艳诱人,而且脱去宽大外衣的她,露出身体的凸凹玲珑。

        

微微挺起的胸脯,修长的双腿,虽然罩着白色棉布衣,也能看出曲线。最为重要的是顾念儿抱她内衣的姿势,是抱在前胸和小腹交界处的,更有象征性了。

        

特别是白天顾念儿说过要做他的通房丫头,虽然江文远极为反感,但在心理上,也会有一些特殊画面想象的。

        

“啊,总领帮你流鼻血了,快擦一擦!”慌乱中,顾念儿也不知道在内衣团中抽出了什么递过去,想让江文远去擦。

        

这一下更让江文远受不了了,嘴里连声说着:“不不不……”一手捏着鼻子,做仰脸四十五度角,一手去拍自己的额头止血。

        

故老相传,流鼻血了就用手去拍额头,说是能止鼻血,过了好一会,才鼻血渐止。

        

江文远才把头脸规入正常,只见顾念儿仍在自己面前不远处站着,脸上除了害羞,还有取笑自己的神情。

        

“顾姑娘还没走啊?”江文远问道。

        

顾念儿道:“是呀,你这样流着鼻血,我走了不放心!”

        

江文远心中暗暗叫苦:“就是因为你在我才流鼻血的,你走了,我还没这事呢!”

        

但又不好意思驱逐对方离开,一者是这房间还是人家的呢;再者,他也喜欢看到这么美的女孩。

        

“让顾姑娘见笑了,见笑!见笑!”鼻血稍停,江文远不自然地尬笑道。

        

顾念儿连忙道:“不见笑不见笑,我们穷苦百姓家房舍简陋,还怕总领帮见笑呢!”

        

“不见笑,我们都不见笑!”江文远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见对方抱着她的内衣团仍没走的意思,又故意找话题道:“你们家用的也是我设计的家具呀?”

        

“是呀!卖了几个月的家具,日子好起来了,便留一套自己用!”顾念儿低头道。

        

“你这房中的藩篱子挺是今年刚织的呀!”看了看房梁下的藩篱子,江文远又在尬聊找话题。

        

顾念儿道:“是呀,今年打的芦苇杆,刚织的,才夹上去没多久!”

        

那时的建房都用梁,三间房用两个梁,两间房用一个梁,房间太大之下,就在梁下打隔断,富贵人家讲究一些,用的是格栅,也叫侧屏风,纯木质打造;穷苦人家没那么讲究,就用藩篱子来作为隔断。

        

藩篱子:是用麻绳加植物茎杆织成,北方多用高粱杆、麻杆,南方多用芦苇杆。

        

“看来,我还要设计一套格栅柜,组合起来放到房梁下,既能储存衣物,又能阻挡视线!”万万没想到,尬聊之间,竟能崩出江文远的设计灵感。

        

而且这种组合格栅柜之后还让许三投入生产了,一度风靡大江两岸,直到二零零零年前后,仍是农村嫁闺女时赔送的重要嫁妆。

        

当时,顾念儿听到,瞪大美目,惊喜叫道:“这种藩篱子用不几年就坏了,如果有这种格栅柜,一定很好卖,不但能起到格栅的作用,还能储存东西。”

        

“嗯!”江文远点了点头,再道:还要做一个穿衣柜,用金箔漆刷出一个大镜面,这样,你们女孩家就能在它前面试穿衣服,看到自己全身的美,柜子里还能放衣服!”

        

“嗯嗯嗯……这个好,这个也应该很好卖,我平时也希望有这样一个柜子呢!”顾念儿又连连点头,暗暗称赞江文远想法奇特又实用,心中的景仰慢慢变成倾慕……

        

虽然现在很多家具制作起来并不太难,花样也不少,但那时想象力和物质普遍匮乏之下,创新并不是谁都能来得了的。

        

就这样,两人一个不愿走一个不愿送,就站在房中尬聊,其实要聊什么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只是感觉心里甜美舒适。

        

直到月影西斜,江文远猜测可能是这女孩还想回来睡,但又不好明说,便道:“我看,你还是睡自己房里吧,我去睡堂屋!”

        

“不用不用!”顾念儿连声说着,才红着脸,抱着她的内衣团出屋了。

        

“你不是要来取东西吗?怎么什么也没取?”江文远一时不解,忽又想起可能她就是来取内衣的,一有这样的想法,脑中又对内衣下的躯体连连猜测,关上房门,在床上辗转多时才算睡去。

        

第二天,江文远和顾念儿一起,接着布置机关。

        

又经过一天的忙活,总算一切都布置好了,江文远对顾念儿道:“你向外放出风去,就说我清帮总领帮江文远来了泰州,就住在你们的顾家小院里……”

        

还没等江文远说完,顾念儿连忙摆手:“不可不可万万不可,你是总领帮,如果被春雷山堂的人知道,定然会来擒杀你,如果你在我们这里出了事,管领帮和李领帮非把我撕吃了不可!”

        

江文远笑道:“念儿放心,我就是要让春雷山堂的人来,这样才能抓住他们,否则,我们这两天的布置就没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