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莫名的感化

        

无依连忙应一声,低着头去找,满地都是手指手背被截断的碎块,有些形状竟和金条差不多,连捡起几块,嫌弃地又丢开:“先生,不好找呀!”

        

“那可是五根金条呀!”江文远声音里都是肉疼。

        

“你……你……”徐春亭痛叫几声,手指江文远,但是已经没手了,血顺着手腕往前呲,又连忙放下,往身上乱杵着想要止血,又怎么止得住,疼得终于站不住,倒在地上,嘴里仍有不解:“怎……怎……”

        

江文远走过去蹲下,捡起地上已经停止转动的金条盒,放在徐春亭眼前:“傻王八蛋,你是想说怎么会这样是吧,你真以为这是我给你送的厚礼呀,其实是这个东西!”

        

徐春亭几近昏沉眼神看去,在那个长条金条盒子底部,一条蚕丝绳上穿了七片镰刀头。

        

江文远道:“其实很简单,就是这些镰刀穿在蚕丝绳上,转动几圈上了劲,再拉上牵引绳,你再一捏,断了牵扯线,镰刀打横,在绞子绳的回弹之下开始转动,你就成为这样了!”

        

“嗬……嗬……”徐春亭咬牙惨叫两声,想要伸手去够江文远,疼痛之下又怎能伸得开手臂?

        

“你给我设计的这个东西取个名字行不!”人家都痛得抽搐扭曲了,江文远还让人家给取名字。徐春亭只是“嗬嗬”痛叫,明显是取不出了。

        

“要不,就叫它断手刀,怎么样?”江文远提着去问对方,但是突然又叫道:“哎无依无依,我找着了,我找到这三根了,还没有被迸飞,只剩下两根没找到了。”

        

原来是他看到那三根金条,喜出望外地大叫,和现场的一片哀嚎极不和谐。

        

江文远站起身来,对姜微蓝道:“姐姐!姐姐!姐姐!请吧!”伸手向徐春亭做一个请的姿势。 记住网址m.lqzw.org

        

连唤三声,才唤得姜微蓝回神:“哦好!”拖着刀来到徐春亭身前,刀刃卡在他脖子上:“原来是天道好还,一年前是我趴在你脚下受你欺辱,一年后你躺在我脚边。

        

她本想把刀当铡刀下压,切下徐春亭的人头,但是终归是女儿家难下狠心,只是把刀横着推开,把徐春亭半张脸带耳朵一起刮了下来。

        

“啊……啊啊……啊哈哈……”凄绝惨叫响彻整个茶楼。

        

“不许动,不许动!”突然一群几十人围到雅阁周围,围成两后两排,前面一排蹲跪地上,后面一排站立,每人手上都持着连弦弩。

        

李能掌走从后面走出:“总领帮!总领帮……”看到江文远等几人安全无恙,才算长出一口气。

        

再转身去看那近百人,有的疼得原地乱蹦,有的倒在地下打滚,每人都没了双手,十分不解:“怎么?怎么这样……”

        

见无依似是弯身低头找东西,拉住问道:“无依,这是怎么了?”

        

“你别挡着,我找金条呢!”无依焦急地扒开他。

        

“总领帮,这……这是……”李能掌又去问江文远。

        

江文远道:“李领帮来得正好,这座茶楼日后我们接手了!”

        

李能掌听到楼上惨叫声起,还以为是江文远出了事,才带持弩手奔上来,现在也长出一口气。

        

那徐春亭惨叫仍未停止,江文远向姜微蓝道:“姐姐的气出完了?”姜微蓝点头道:“就这样吧,没了双手,也怪可怜了!”

        

江文远再向李能掌道:“把他扔到大街上,对周围的父老乡亲说清楚,这就是欺行霸市的下场,谁敲诈穷苦人的血汗钱,我就剁谁的手!”

        

李能掌应一声:“是!”让持弩手收了弩,五六个抬起尚在嚎叫的徐春亭,拖着下了楼梯,扔到了大街上。

        

顿时很多人都围上来,李能掌指着道:“此人便是称霸镇江的徐春亭,我们总领帮说,这就是欺行霸市的下场,谁敲诈穷苦人的血汗钱,就剁谁的手!”

        

周围百姓辨别出正徐春亭,纷纷烂菜叶子臭鸡蛋都砸了过来:“让你收我们的抽头,收我们的保护费,你还我女儿命来……”

        

李能掌连忙躲开,一边看着泄愤的百姓,又嘀咕道:“我如何也想不明白,怎么那些人手就没了呢?”

        

皱眉想了两层楼梯也没想明白,再回到三楼的雅阁之内,江文远已经坐下和刘大头谈生意了:“刘掌柜,戏好看吗?”

        

刘大头尚未回神,无魂一般点头道:“好看……”猛然回神,施礼道:“江……江先生,刚才多有不敬!”吓得手都连着哆嗦。

        

江文远笑道:“你没有不敬,你放心,我们清帮是正经做生意的。”连着多番安慰,并说此举只是惩恶,清帮并不是黑帮,也是地地道道的穷苦人等语,这才算让这刘大头安心。

        

最后刘大头道:“多谢江先生替我们除去一恶,前些时候他还收起我几十两银子呢!”说着又施礼。

        

江文远道:“我们清帮想要开一家布厂,但是我们这些船工都不会,也不知道要弄什么样的织机,想请你帮助,当然,会给你相应的报酬的,如果你太忙,派一个小徒弟给我们指点一下就行。”

        

刘大头道:“江先生放心,我亲自帮忙”

        

江文远也想知道他用的是什么织机,也好让自己再重新设计,最后和刘大头商议已定,后天去对方布厂当面参观,江文远让麻杆刘把他送走。

        

这时,无依也把剩下两根金条也找到了,又开始向李能掌讲刚才的经过:“……先生只是低语对我说,要我把那些金条盒发给他们,并让我千万不能挤压,要轻拿轻放的哇,而且等一下会有点血腥……这徐春亭见姜姐姐站起,十分吃惊,后来认出来后就凶相毕露的呀,想要让几十个壮汉来打先生。

        

“先生就对他们说呀,你们的金条很沉不沉,捏一下金条盒,捏一下会有奇迹的哇,这些人好奇怪的哇,竟都听先生的话,都捏手里的金条盒,结果每一个金条盒里就透出几把旋转的镰刀头,把他们的手都削掉了呀,哎哟太血腥了…”

        

无依摇了摇头,似是都不敢回想刚才那画面。

        

李能掌等人听完讲述,仍十分奇怪,怎么好好的金条盒就变成削手的镰刀了呢,又细细去研究那些烂了的金条盒。

        

又哪里是金条盒,竟是果纸裹成,只是几层纸而已,里面连了一束蚕丝绳,穿几把镰刀,细看了多遍,李能掌及一些聪明的持弩手已经明白原理,也明白了江文远让买那么多镰刀头的原因。

        

但是仍有一些持弩手不明白,直接追问到江文远身前:“总领帮,这!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这个简单,就……就像是我之前教你们用的绞子棍,上劲之后绳子会回弹,就会旋转!”江文远又拿起一个做简单的演示。

        

被这么一说,大部分都明白了,几个不明白的也不好意思再问,只是疑惑在心里。

        

江文远又指着一地的死伤者,对李能掌道:“李领帮把死者连运到城外埋了,再核对一下这些伤者,没有做过恶事的,请来郎中给他们看伤,如果是助纣为虐欺压乡里的,就扔到大街上!”那时的政府还没有公诉系统,都是民不告官不究。

        

李能掌应一声,开始处理那些伤者及死者,说话间,天色就已经黑下来,江文远道:“这间茶楼也够大,让客栈里的山堂兄弟都来这里住吧,如果床位不够,就打地铺!”

        

扛山虎道:“我去叫他们!”说着欢喜施了一礼,出茶楼去了。

        

刚才他见江文远对徐春亭送出金条,还让他在心中极为气愤,突然之间的逆转,让他心情大好,把三百名山兄弟接过来之时,自然大讲御讲刚才的经过。

        

三百山堂弟子有的听得惊到瞳孔放大,有的心里羡慕,如果自己也有这本事就好了。一个人竟能同时断近百人的双手……

        

所有人就谈论这事很晚入睡。

        

江文远则没有任何放松,他在做迎接大战斗的准备,所谓的春明山堂,徐春山才是龙头舵把子,自己伤了他亲兄弟,自然对方不会善罢甘休。

        

当夜,就吩咐五十名持弩手轮流守夜,十人一队,以防对方随时来报复。

        

令江文远意想不道的是竟然一夜无事,第二天的太阳升起的仍然艳丽平和。

        

为了防止对方报复,江文远不允许任何人出茶楼吃早餐,只是让李能掌带十名持弩手把所有人的早餐都买回来。

        

但是李能掌刚下楼没多久就又回来了,江文远问道:“是山堂的人在茶楼外面吗?”

        

李能掌摇头道:“茶楼外是有很多人,但都是一些铺户买卖家,口口声声说要感谢江先生!”

        

江文远眉头一皱:“买卖家感谢我做什么?”

        

“要不,总领帮出去看看?”李能掌试探着道。

        

“走!”江文远说着站起身。

        

众人下了楼,打开茶楼大门,江文远吓了一跳。

        

只见门外的大街上围得人挨人人挤人,堵住了整条街。

        

看到江文远出来,纷纷叫道:“感谢江先生,感谢江先生……”最前面的纷纷拱手施礼,后面因为挤得紧,都举到头顶拱手。

        

江文远道:“诸位父老乡亲,你们这是做什么!”

        

乱哄哄声音中,只能听到最前面人说的话:“是你感化了徐春山,把收我们一年的抽头钱都送还给了我们……”

        

江文远算是听明白了个大概,好像是徐春山把收他们的抽头钱又送还给了他们,而且是自己感化的他,所以这些人才大清早的挤在这里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