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龙松年送请帖

        

本来古代的断句就十分模糊,全靠读者的语气及语境体会来断句,反倒是被夏竹林这么一改更为合理了,最为重要的是这样能让江文远所定的“文成佛法”在一个断句之中。

        

当即便把这二十四字辈颁行全帮,所有帮中弟子都这样排字辈。而且管大和李能掌又特意要求,“清静道德文”五个字辈不能再用,因为现在其他加入的分帮也在使用他们的字辈,他两个是怕有人的辈分高过江文远。

        

当然,这段时间江文远也没闲着,和刘大头一起研究织布、印染、浆洗等等的工序上的水力化。

        

这天,江文远正在房中画图,便听得房门外乱了起来:“我们也是清帮子弟,为什么不能见我们的总领帮?”还有管大的声音:“是总领帮喜欢清静,不喜欢被打扰!”

        

“别拦我,来几次了也不让我们见总领帮,我们都怀疑是你们囚禁了他!”这话声已经有几分怒意。

        

江文远连忙放下笔走出房来,见几十个人往自己门前而来,管大和李能掌想要阻拦,但眼见也拦不住了。

        

“出了什么事了?”江文远站在门前问道。

        

管大道:“是这些分帮领帮非要来见你,我们拦也拦不住……”

        

江文远细看那些人时,有的四五十岁,还有一些头发胡子都白了,一群人呆呆看了江文远几眼,都叫了一声:“总领帮!”原地伏下,跪倒一大片。

        

看着跪倒的人群,江文远又把询问的目光看向了管大。管大道:“是这样的,他们都是近些时候成立的清帮,有的也来太平洲几趟了,都说要见总领帮,我们知道你喜欢清静,也就没让他们打搅,但是这一次硬说我们囚禁了你,一定要见见你才算放心!”

        

“哦!”江文远点了点头,再向那些跪倒的人群道:“都起来吧,我没有被囚禁,只是近段时间太忙了,没时间见你,既然这次见着了,我们就好好聊聊!” 记住网址m.lqzw.org

        

那群分帮领帮只是跪地不起,纷纷道:“我们自报帮头,好让总领帮知道我们!”

        

江文远感觉这群人见到自己十分激动,有的竟然抽泣起来,心中暗道:“只是见我一面而已,有什么好激动的!”

        

他哪里知道,这些分帮的领帮已经把他在心理奉成神明,虽然他们之前没有见过江文远,但是每每说到江文远之时都是拱手执遥礼,在专制时代,只有说到皇帝时才如此。心中的神话搭建了很长时间,今天终于见到,怎不让他们激动?

        

再听最前面一个道:“常州四领帮曹福祥拜见总领帮!”在他旁边那个道:“汉阳帮领帮陈越拜见总领帮!”荆州帮领帮苏二瓜拜见总领帮!”“袁州帮领帮赵宝富拜见总领帮!”“嘉白帮领帮白明起拜见总领帮!”……

        

江文远听得愣在当场,他们所说的地名,有些是他知道的,心想:“难道我们清帮的弟子遍天下了吗!”他想努力把这些人的名字都记住,但是一者是这些人的名字太随意,两者说得过快,也难一时记得全。

        

过了很长时间,这些分帮领帮才算跪着把他们的帮头报完,在江文远的命令之下站起身来,一个个眼里全是泪花。

        

看到他们激动的模样,江文远都不好意思即刻回屋了,既然人家都激动来这份上了,总要和他们说上几句,便问道:“听管领帮说你们之前的帮头被长毛子杀死了,你们这是后建的帮,是吗!”

        

那些人连忙施礼道:“是的,是总领帮携经天续地之才,把我们聚拢到一起!”江文远摆了摆手:“我哪有什么经天纬地之才,只是造了几个小物件而已!”

        

荆州帮领帮苏二瓜道:“总领帮可不能这样说,就是你的那些小物件让我们这些分帮弟子吃饱了!”

        

管大连忙解释道:“是这样的,总领帮设计的新东西很多人都喜欢,外地的做生意的也来我们这里进货,我们就想既然给做生意的能卖,给我们的分帮来卖也是一样的,便让他们也来我们这里进货,也就是说这些分帮都在卖着咱们的货呢!”

        

江文远听后点了点头:“很好,以后就这样,越是穷苦人咱越要亲近!”管大和李能掌能得到江文远的肯定,自然也是欢喜不尽。

        

江文远道:“以后有机会我到你们的分帮去看看!”

        

他本是应付式的一句话,却让这些分帮领帮欢喜得鼻涕泡都冒出来了:“总领帮说得是真的?”

        

江文远暗道:“你们这么多地方我哪能去得完哪!”但是嘴上却要给人希望:“有机会我一定会去!”

        

正说着,忽见王得标奔了过来,向江文远施礼道:“总领帮,江上来了一只大船,下船后就往我们这里闯,我让持弩手把他们围住,为首的那个说是龙松年,来咱帮下贴来了!”

        

江文远一皱眉:“龙松年是谁?”

        

在一边的汉阳帮领帮陈越道:“龙松年和王金龙、陈金龙一起被称为长江三龙,陈金龙被总领帮灭了,好像他的地位比其他二龙要高很多。”

        

李能掌和管大都同时点头:“正是这样!”

        

江文远应了一声,再向王得标问道:“他人在哪里!”王得标道:“在江边围着呢,自然不能让他闯入帮来!”

        

这王得标在入帮之前兵营里做过头领,有训练兵士的本事,江文远就让他任持弩队的队长。

        

“我去会会他!”

        

王得标带江文远及众人往江边的码头而去,那些分帮领帮也跟在后面。

        

到在江边,只见一艘大船停在简易码头边上,因为之前的太平洲地贫人穷,没有像样的码头,虽然近来繁荣起来,但是还没有来得及修码头。

        

在那船前有一群几十人,有的还提着刀,但是被被持弩手围着,弩头相向,也不敢有半分造次。为首一个黄袍马褂,额顶剃得明晃晃的,一墨髯横在唇上,手里搓着两颗铁球,想来应该就是龙松年。

        

远远地见江文远起来,那龙松年便道:“之前我听说清帮强横还有些不信,今天终于领教了!”

        

他说这话之时,抬头看天,看也不看江文远一眼,虽然被围,仍有一身的傲气。

        

江文远本就对这些山主们没好气,更看不上他这傲气,远远地道:“但愿以后不要有更深的领教,陈金龙和徐春山就是没把持住领教得深了些!”

        

在龙松年身边的副山主怒起来,指手过来:“哥老会大首领亲自前来下贴,其他一些小帮会哪有这等资格,没想到你不迎接也就算了,竟还口出这等狂言!”

        

江文远道:“有迎接呀,要不然他们在干嘛呢?”说着用手去指围住他们的持弩手。

        

气得那副山主还想再说什么,却被那龙松年拦住:“咱是上帮,给这等泥腿子一般见识做什。”从怀中掏出一张请帖来:“我是专程前来向江先生下请帖的!”

        

江文远本想伸手去接,却被那龙松年二指夹着一弹,旋转着飞过来,江文远伸出去的手反而变成背负,眼见那请帖飞落到一边的地面。

        

龙松年歪嘴一声冷笑,说道:“贴已下到,我们走!”带着几十人便要上船。

        

江文远脚步未动,说道:“把他们给我逼回来!”

        

虽然他声音不高,但是王得标应一声:“是!”带着持弩队两边包抄往船前而去,拦在跳板前面,以弩相指:“回去!”

        

面对如此阵仗,这龙松年也有些害怕:“你,你想做什么!”

        

江文远眼神里透出寒气,冷冷说出三个字:“捡起来!”

        

“你……”龙松年声音颤抖,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生气。

        

“捡起来!”江文远仍是那冷冷的三个字,再道:“敢在我面前耍横的,我就让你永远横着!”

        

王得标似是也摸清了江文远的脾气,自己这位总领帮要说好可真是好,他对穷苦的俘虏也能以礼相待,却最不屑这些山主们,从陈金龙到徐春山,都是出手狠辣,决不容情,便也不只是空喝,悬刀一拉,“嗖”地一支箭射出,正中龙松年身边那副山主小腿,“吭吃”一声惯趴在地。

        

再喝声道:“回去!”其他的持弩手也一起喊喝:“回去!”

        

纵然龙松年是数座山堂的山主,但是眼下也知道对自己不利,对方声音里都透出冰一般的冷,如果自己稍有不从,他真有可能杀了自己,从之前的陈金龙,再到之后的徐春山,这家伙可从来没有仁慈过。

        

迫不得已之下,龙松年也只得蹭着步子往回走,眼看快到了江文远身边。

        

江文远看也不看,仍是那冷冷的三个字:“捡起来!”

        

那请帖明明是落在江文远身边,如果是他这大山主在江文远身边去捡,自然也就是向江文远低头了。

        

他旁边的一个山堂弟子正也想讨,说道:“我来捡!”

        

刚一弯腰,江文远道:“让他自己捡!”那弟子愣了一下,再说道:“至于吗,不就是捡一款请帖吗!”便想再弯腰去捡。

        

“让他自己捡!”江文远说道。

        

王得标自然也看出来是总领帮要杀对方威风,对方仗着自己的身份,竟敢对自己的清帮不尊,竟说自己是泥腿子,还不如说光蛋好听呢!而且还对总领帮扔物相辱,这更是极大的不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