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折辱的就是你

        

王得标也没手留情,拉手又是一弩,“嗤”地一声,在跨上穿入,那弟子一声惨叫趴倒在地。

        

龙松年愣愣不知所措,看向了江文远。

        

江文远仍是道:“自己捡!”

        

龙松年有心不按对方说的做,被围得死死的,虽然自己的人手里也有刀,但哪及对方的弩快,没有办法,只得上前两步,把自己扔出去的请帖捡回来,再递过去。

        

江文远道:“跪下!”

        

龙松年一愣,实在不敢想像,自己可是哥老会中的一流人物,控制着十几个堂口,对方不过一个小小的清帮,竟让自己对他下跪。

        

就连李能掌也在江文远身边低语:“总领帮,他的地位可在匡世明之上,差不多就行了!”

        

江文远却似没听到,又冷冷地说了一遍:“跪下!”

        

龙松年叫道:“我可是楚金山主,哥老会中的超级大佬,竟然对我如此折辱!”

        

他本以为这样吓一下,对方就会见好就收,哪知江文远道:“折辱的就是你们这些大佬,跪下!”

        

“只怕我这一跪你承受不起……”龙松年还想再次威胁,却被“嗖”地一声箭响打断,正是王得标一箭射来,钉在他脚边的地下。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龙松年吓得一哆嗦,双腿也软了跪倒在江文远面前,双手向上捧起请帖。

        

江文远伸出两指夹起,飘然仍到了一边,再不耐烦道:“混蛋!”

        

龙松年脸上先白了一阵,又青了一阵,见对方的弩队已经让出路来,哪里还敢在岸上多待,带几十人架起两名伤者,匆忙上了船。

        

“好你们清帮,我好心亲自前来下贴让你们赴大冶下元节会,竟被你无端折辱,你们要为此付出代价!”在船上稳了稳心神,龙松年道。

        

江文远道:“随时奉陪!”便带独自离开了码头。

        

之所以是他独自,是因为所有的人都愣在了当场,无论是管大和李能掌,还是跟来的各地分帮领帮及王得标众持弩手们,个个都愣在原地难以回神。

        

都在心里道:“那可是长江三龙的第一龙,在哥老会中一声号令万人响应的人物,他竟给我们的总领帮下跪了!”

        

过了好久,这些人才算回过神来,追江文远而去。

        

这件事在其他人心中虽十分吃惊,但江文远却没怎么在乎,那是对方先对自己不恭,应该付出这样的代价。

        

当然,清帮也因此真的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近两月来,竟然没有一人再来太平洲进货,许三、胡应手等做出的货都堆出了多高,不但一些外地的货商不来进货,而且一些分帮也不来了。

        

刚开始江文远还没怎么在意,只顾和刘大头一起实现织布、浆染、纺纱等工序上的水力化,也和夏竹林一起搞他的冶铁高炉。

        

眼见四五座厂坊都建起来了,业已开始正常运转,江文远才注意到许三、胡应手等人的神色不对。

        

这天,江文远到去许三那里,见他正无精打采的坐在工棚下,几十个学徒也明显没有了精神。

        

因为前段时间许三的生意很好,就搭了一座工棚,这样刮风下雨也不耽误木匠活。

        

江文远问道:“许三哥怎么了,怎么近来存了这么多货!”

        

许三让江文远在座位上坐下来,说道:“没有什么,只是我想提价格而已!”

        

江文远也听得出这并不是真话,便追问道:“到底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许三道:“我说出来总领帮可不能着急!”

        

江文远点头,许三道:“是报复!前些时候,我让一个徒弟出去打探,是哥老会的人专抢来我们太平洲进货的买卖家,而且还砸了几个我们的分帮!”

        

江文远点了点头,也能想得通前因后果,因为自己折辱了龙松年,他便发动自己的手下帮会进行报复,虽然不敢直接来太平洲为难,却能敢抢前来进货的货商和分帮。

        

一时让江文远心中愧疚,自己一时快意,竟为他们惹下这样的麻烦。

        

许三道:“能让哥老会大首领给咱下跪,即使是不买货我也愿意,咱们兴武帮终于能抬头做人了,现也不会被人嘲笑没血性了,这是天大的面子,值!”

        

江文远道:“咱也不能只要面子不要里子,既然那龙松年想要让我去赴他们的下元节会,我去会会他便是!”

        

许三连忙说道:“总领帮可千万不能去,如果你去了,全帮上下非把我给活剥了不可,我也真是的,给你说这些干嘛啊,嘴欠!”说着,抬手给了自己一个巴掌。

        

江文远伸手拉住:“许三哥放心,我只是会会他们而已!”

        

许三道:“可……”

        

刚说到这里,忽见连环脚快步走来,到在江文远身前说道:“总领帮,刚才江边来了一艘大船,扯着嗓子喊,说有贴要下给清帮总领帮,当时我正在江边,便走过去,船上的人给了我一款信!”

        

说着,双手呈上一款信,江文远去看那信时,和上次龙松年所持相同,都是红色封面,绘着虎跃龙腾的图案。

        

江文远问道:“是谁,还是上次那龙松年吗?”

        

连环脚摇了摇头:“不知道,船舱中的人都没有走出,只是让一个哥老会弟子把信递给我,之后就行船离开了!”

        

江文远暗道:“那龙松年倒也执着,想必是受上次教训再不敢下船了,到底是什么样的下元节会非要我参加?”

        

心下想着,拆开那信,只见那信上写着:“虽与江先生未曾蒙面,却早闻得大名,凭着机关设计让几路山主败于足下,绿林江湖唯仰好汉英雄,早视江先生为一路豪杰……天下袍哥于十月十五日相聚在大冶小雷山,共庆下元佳节,还望江先生大驾光降!”

        

又看一眼最后的属名,江文远一愣,最后的属名竟然是“匡世明敬上”。

        

看完请帖,江文远道:“既然两路冤家都在那里,看来这下元节会是必须要去的了!”

        

连环脚伸着头问道:“什么,总领帮是要赴那龙松年的下元节会?

        

“嗯!”江文远点了点头。

        

连环脚也没接话,只是快步离开了。

        

许三道:“总领帮啊,咱可不能去,那龙松年不比陈金龙,也不比徐春山,他能策动沿江三千里袍哥会匪,去了可就回不来了,咱清帮刚有些起色,可不能没有你这位总领帮呀!”

        

江文远道:“哪有许三哥说得这么厉害,人家只是请我去赴会过个下元节而已!”

        

“这不是赴会,是去赴命!”突然工棚门口响起了管香罗声音,倒也奇怪,她这次竟没没嘴瓢。

        

江文远回头看时,只见管香罗和无依进入了工棚以内。

        

接着便见管大、李能掌、冯大胡子、夏竹林等人也都涌入工棚内,个个都说:“总领帮千万不能去赴会!”

        

江文远道:“大家都放轻松,没有你们说得那么严重!”

        

“对方都做好了口袋只等你钻了还不严重吗?”姜微蓝也走入工棚里。

        

在她身边还跟着连环脚,江文远便也知道怎么回事了,定是这连环脚听说自己要赴下元节会,他虽没说话,却快步喊来了所有人。

        

笑道:“连环脚不但腿快,嘴也快!”

        

连环脚道:“再不快,总领帮都要去送死了,你想啊总领帮,你都让龙松年给你跪下了,他能不报复吗,到了人家一亩在分地里,哪还有咱还手的份啊?”

        

“是呀!”

        

“是呀!”

        

江文远道:“大家听我说,如果不把这个事给解决掉,咱们的货就卖不出去了!”

        

众人道:“打得什么紧,咱清帮现在底子厚了,完全能养得起!”

        

“可是,我想教训教训他们!”江文远收住笑容,正色道。

        

他这样一说,果然都止住了劝说。静了好一阵,管大才道:“既然这样,咱们大家都去,把所有持弩手都带了,用船把箭支运过去,虽然在对方的地盘上,我们也能有一战之力……”

        

江文远连忙拦住:“咱也不能为了教训人家,就自己的日子就不过了,我们在这里建了这么多厂坊,也要人打理。这样吧,我这次多带些持弩手保护我,就带……带一百名,行不行!”

        

李能掌道:“三百名全带上!”

        

“不行,如果哥老会们见我们老家空虚,来一个乘虚偷袭,咱可就损失大了,还要留下一些来保护这里!”

        

管大连着讨价还价,最终还是拗不过江文远,仍按江文远的说法只带一百名持弩手,但是每人带双弩。因为近些时候又造了一批弩,现在可以装配得起每人两把。

        

江文远又道:“当然,咱不但要赴会,还要顺带着生意,我带一些旧山堂的弟子去过,沿途城镇让他们建上一些店铺!”

        

当天,江文远又去见了旧华龙山堂的俘虏们。

        

这些旧山堂的弟子们看到江文远来,自然是恭恭敬敬。

        

虽然上次江文远带走的扛山虎他们没有回来,但也都听说是江文远帮他们占回了昔日码头,还亲自给他们设计了装卸架,现在日子过得可好了,早让他们连羡慕刺向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