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大家都玩起来(求收藏)

        

眼见管大又要说话,江文远道:“来都来了,总要去看看,现在时间尚早,我们去顾个小船,悄悄去看看那雷山,如果真的对方势大,咱就走?”

        

管大也只得点头,和连环脚、许三、胡应手、苏小个子等几个船工一起,又让王得标带几个持弩手,买了些节令吃食,雇了一架小船,因为这些人本来就是水手,便只雇船不要船夫。

        

一行十几人,架一叶小舟往西寻雷山而去。

        

行了约摸一个时辰,便见南岸闪出一座七门牌楼,中间门楣上写着两大字:“雷山”。

        

泊过去停了船,管大刚要下船,江文远道:“我们就在这上面,免得有危险!”

        

“对!”管大点头。

        

江文远又向连环脚道:“你下去,把这附近的地形环境了解一下,晚上说给我听,顺便看看其他的山主有没有到的,如果条件允许,暗地里听听他们对我的态度!不急,你完全可以到深夜时分回来,我们一直在这里等你。”

        

连环脚应一声,下船去了。

        

几人就在船上等,眼看已是申末酉初,有些人已经开始放河灯了,水面上顺水飘流,一盏盏倒也十分好看。

        

河灯中,有的制作精美,造型独特,有灯有罩;有的就简陋些,只是一块木板上放些棉絮,滴上油能点亮就行,更多的灯上还写了字,或者是吉祥的字,还有的是疾病灾殃等等。

        

可能是相信这样就能被水官看到,能让自己对吉祥的追求如愿,同时也相信能把自己的不如意顺水漂走,可以说是迷信,也可以说是一种心理安慰的民俗。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岸上还有一些在江边扎孔明灯,准备在夜里放飞,有的孔明灯上也写了字。

        

关于传统民俗中的上元、中元、下元三节,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过法,有些地方是上元节放烟花,中元放河灯、下元节放孔明灯,也有一些地方浑着过,就像敬三官一样,都是天官、地官、水官放一个庙里一起敬。

        

江文远看着,竟然兴奋起来:“哇,这些东西好玩,要不,咱也扎河灯孔明灯?”

        

管大道:“总领帮哎,都什么时候了咱还玩,如果龙松年把所有哥老会都召集过来,恐怕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江文远打断了他的话:“管领帮可不如李领帮,上次李领帮陪我去镇江之时,就没有你这么多话!”

        

管大心道:“上次镇江只是对付一个徐春山,只有一个春明山堂,但现在的龙松年可是招集了沿江的所有山堂弟子!”心理这样相着,又急得直叹气:“唉……”

        

江文远又向许三道:“大过节的,一年就这一次,不热闹一下多可惜呀?”

        

“但是咱没人会扎呀?”许三道。

        

“我会呀,这些东西我七岁就会了!”

        

看到许三点头,便让许三和苏小个子一起下船买黄表纸、蜡张、竹篾、浆糊等物,又嘱咐他们带些干稻草回来,就在船上放,除此之外,江文远还让他们买了笔墨回来。

        

其实岸边就有卖扎孔明灯及河灯材料的,没去多时便已置买齐全。

        

江文远先拿起蜡纸,教众人制作河灯,相对来说,纸质的河灯更为简单一些,只要是折成样子就可以了,中间再放上蜡烛,就已经十分好看了。

        

制成之后,江文远又拿起笔:“我们应该在上面写上吉祥的字!”便又开始在河灯上写字,写上福禄寿等等吉祥的文字。

        

一连放了二十几个河灯,江文远道:“这河灯太小了,我们应该制作一个大些的,你们不知道,我们老家过三元节时,还有斗河灯的呢,可热闹了,头筹第一名还会有奖励,那河灯很大很大的。!”

        

见江文远讲得入细,许三行人都伸着头听,不自禁地问:“多大!”

        

“我给你们画一画吧!”说着,竟然在船舱的简易桌上铺了纸,提笔在上面画了起来。

        

画成之后,许三看那图上画的灯之时,竟然真的十分好看,再往下一看,竟然还有制作流程,竟是木质雕刻的河灯,制作工艺及材料及长宽都有。

        

许三道:“总领帮应该是近来给我们画图纸画出习惯了,怎么连长宽及制作工艺都画出来了?”

        

江文远道:“就是要制作呢呀,还有四五天呢,我们在这里干嘛呢,不如玩一玩热闹一下!”

        

管大道:“咱真的要待到十月十五呀!”

        

江文远道:“我再给你画一种,说着,竟连画了好几张,都是连效果图及制作流程都有!”

        

最后把图纸都给许三,说道:“不知道这里有没有斗灯比赛,明天打听打听,如果是没有,咱就出头办一下,头筹的彩头由咱来出,如果已经有了举办方,咱直接参加就是了!”

        

其实江文远所画的虽说是灯,但其实也就是木船,如果按这上面的尺寸来做,做成比船还要高大,真的让他难以相信,难道真有人花这么高的钱来制作这么一个灯,这灯可是只使用一次。

        

但是江文远却催促他道:“这是发挥你木匠手艺的好机会,明天就去买木料,还要快些制作,要保证下元节那天晚上能用。”

        

许三点头,“嗯”了一声。

        

江文远再道:“制灯是明天的事了,来来来,我再教你们制作孔明灯!”

        

便又拿起黄表纸:“制作孔明灯,先要制作灯顶,灯顶是圆的,需要把这张纸剪成圆的!”

        

“怎么把方纸剪成圆的呢?”苏小个子已玩得入相,已没有白天那么紧张了,问道。

        

“是这样的,先对折,再对折,再这样斜着折,再这样斜着折……”江文远说着之时,便已经把一张纸连折了很多道。

        

再用剪刀把另一端的纸剪掉:“这样再展开,他就是圆的了!”果然,把剪下来的纸展开,真是圆的。

        

苏小个子道:“哦!我知道了,之前我听过一个漆匠给我说过,好像他就是说要用纸取圆。”

        

其实放射线把取圆也不是太难,现在更有很多人都会,但对于当时的这些船工来说,知晓的并不是太多

        

江文远对苏小个子道:“你试试!”苏小个子道:“我用你剪下来的废纸先试一下!”

        

本身也就是一点就通的事情,苏小个子试了一下,也成功了,又用大纸去剪。

        

而此时江文远却去教剩下的人怎样糊孔明灯:“孔明灯要糊的地方可以分为顶边和底边,顶边是要把侧壁和圆顶糊在一起,侧壁就是整张纸就好了!”

        

说时,手里拿起一张整纸:“要把浆糊打在侧壁纸上,但是要注意,上浆糊不能太多,多了就增加重量,放不起来;但是也不能漏气,有些地方也把孔明灯叫做拱灯,就是在放的时候,里面的热气会向上拱,如果是漏气,自然就飞不起来。”

        

眼见管大又在垂头丧气,江文远又道:“管领帮,你可要听仔细了,这些你们都要会的!”

        

“可是……”管大仍然一脸的苦愁。

        

“你要认我这个总领帮,你就好好听,我要让你们都能自己制作孔明灯,而且还要能放飞。”江文远突然正色地道。

        

虽然管大心里难安,但是总领帮都这样说话了,也只得用心去听。

        

江文远先教他们糊了顶:“有些地方糊孔明灯会找一个石碾子,套上糊,说这样更圆一些,其实没有必要,只要顶做得圆就能糊得圆!”

        

说话间,便已经把孔明灯的顶糊好了。再教众人糊底:“底上相对容易一些,先用竹篾子做一个和顶一样大的圆圈,再在圆圈内加上十字架……注意,这个十字架可不能偏了,在十字架中间做一个向上伸出的尖子,这样是为了固定里面的油芯不掉,也不能偏了!”

        

他一边说,便已经把底架做好:“再用底边的纸把这一圈竹篾子包住就行了!”说话间,手上也未停,未一时,便已把孔明灯制成。

        

江文远又道:“现在我们来放孔明灯,其实放孔明灯的油芯最好是包点心的纸,剪成巴掌大小用油窄,窄透了之后不但火力持久,而且重量轻,能让陈文明灯飞得更高。明天吧,明天我们回去客店里再炸,今天就先用蜡烛放进孔明灯中,但是……”

        

转头看了几人一眼,见他们都在用心听,接着再道:“在放孔明之前,需要往里加引气,又叫闷气,只有把闷加完之后再放蜡烛,要不蜡烛就给烧化了,所谓加引气,就先用干稻草烧着。”

        

说着,把带回来的干稻草放到船头,点燃了,眼见那稻草就要燃起来,他又用手撩起江水把火头浇灭了,只是向上冒烟:“在加引气的时候,不能把稻草过度燃烧,那样容易把孔明灯烧着,就是要让它只冒烟不起火头,来,我们一起把孔明灯盖上去!”

        

让许三过来,两个人抬着把孔明灯底边,口朝下扣在要燃不燃的一小堆稻草上。

        

未过得一时,隔着纸便看到里面烟气乱蹿,刚才还有些瘪的孔明灯被热气撑得变圆了。

        

江文远再道:“这样也就是在往里面续入热气,不能让里面的稻草燃烧起来,也不能熄灭,就这样一直等,直到孔明灯向上想要挣脱!”

        

他和许三两个人四只手,死死按住孔明灯的底边,他嘴里还在道:“如果感觉里面的稻草要熄灭,就把下面的口放一下,这样能让稻草燃烧得旺一些,如果感觉里面火头无可厚非,便把下面按紧,里面的火就会弱一些,注意不能把竹篾子做的十字架烧掉……”

        

江文远说话之间,便感觉那孔明灯已经有了向升之力,江文远道:“我们把底火加上去!”便把点燃的河灯蜡烛从下面放入,固定在竹篾子做的十字架顶尖上,嫌一个不够,又连放了三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