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应该办场斗灯赛(第三更求推荐收藏)

        

江文远道:“这样也就可以把它放飞了,我喊一二三,我们两个一起松手,一、二、三!”两个人一起松了手,便见那孔明灯向上飞起,刚开始还只是冉冉向上,过了一丈多高,突然加力,上升的速度变得快起来。

        

几个人抬头向上看着,突然有一种极大的成就感,就连管大也没有那么紧张了。

        

现在的一些重要节气里,一些地方仍放孔明灯,但也都是直接购买的成品,只要展开再把里面的油芯点着就行了,也不用再盖在地上闷着加引气了,直接可以放飞。

        

虽然成品孔明灯设计上更符合热力学及流体力学要求,油芯也更为持久,却没有自己制作出来放飞的有成就感。如果是自己制作,从刚开始的裁纸,再到后来扣在地上闷气,整个过程的乐趣是成品孔明灯怎么也享受不到的。

        

几人抬头看着自己做的孔明灯升入高空,再顺上风头飘走,越变越小。

        

江文远道:“是不是玩这个就不那么紧张了?”

        

但是管大仍然道:“可是……”

        

江文远道:“管领帮,还能不能行,如果你要怕就自太平洲!”

        

“可是我担心总领帮……”管大也一脸的委屈,虽然他唠叨的一路,真不是替自己担心,是担心江文远一旦出了事,刚刚兴盛起来的清帮也就散了!”

        

但是他哪里知道,江文远所做这些也有深意,只是为了保证最后的成功,不能直接言明而已。

        

江文远道:“还是那句话,我不会做没把握的事,你信吗?”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管大思索一下,点头道:“我信!”

        

“信就行,我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

        

见江文远如此说,管大虽然心里发毛,却也不再说二话,只是暗暗示自己,自从和总领帮接触以来,他还没做过没把握的事。

        

正这时,便见连环脚回来了:“总领帮我回来了!”刚要从跳板上踏上船头。

        

江文远道:“不是让你晚些回来吗,怎么回来这么早?”

        

连环脚也一脸的委屈:“可是……可是里面很多地方已经没人了!”

        

“再回去,直到一个人都没有了,所有灯都熄灭再回末!”一边说着,一边冲连环脚向外摆手。

        

连环脚无奈,只得再次往山门里去。

        

剩下的江文远仍在放孔明灯,这时,苏小个子也已经制作成了一个,说道:“总领帮,我已经制作成了一个!”

        

江文远拿在手里掂量一下,又看了看周边粘缝,说道:“第一个能做成这样也挺好了,只是浆糊太多,显得重,咱们来试试。”又在船头点燃一堆稻草,按刚才的方法,先扣在稻草上闷气,待有上升之力时再加蜡烛,真的还放起来了,不过因为重往上升的不高,几次都欲要落下来,不过最终还是飞了上去。

        

江文远再道:“我们再来放个两连灯!”

        

许三问道:“什么是两连灯!”

        

江文远道:“就是两个孔明灯连在一起,最多可以九个连在一起,平时所说的九连灯,并不只是九个灯笼穿起来的那种,也是指九个孔明灯,我们先从两连一起玩,再慢慢的增加!”

        

“两连灯怎么制作?”管大也用心起来,他开始相信江文远所做这些应该都有用。

        

江文远道:“很简单,就是制作两个孔明灯再连在一起,顶、底、中再加三道箍。”

        

一船十几个人便又开始制作两连灯,王得标和几个持弩手本来还只是持弩警戒,见周围也没有什么危险,也加入制作团队中。

        

一时之间,倒也发出不少欢笑声音。

        

现在反倒是江文远没有了欢笑,而是在一丝不苟的教他们怎样制制作,又教他们怎样放飞。

        

放飞了两连灯之后,又开始制作三连灯,接着又四连。

        

因为本也没有到正式过下元节那一天,那时的夜生活又不丰富,眼见得四周已经一片漆黑,再无一点光亮。

        

那连环脚又回了船,这一次江文远再没有赶他走,而是把他叫入船舱之中,细细向他询问雷山的地形环境,哪里有房屋,哪有通道,哪里有院墙,应该怎样走等等都说了出来。

        

他一边说,江文远一边画图,画好之后,又向他确定,直到连环脚点头同意方才作罢。

        

最后江文远又问道:“有没有看到有哥老会的人?”

        

连环脚道:“看到了,这上面是一个雷山禅,在一间居士寮内我看到一个人,有些僧人叫他龙居士!”江文远点了点头:“应该就是龙松年了!”

        

连环脚道:“而且我还……我还看到上次被我们伤的那个!”

        

“谁?”江文远问道?”

        

“就是那个被我们用云帆天旋剑削下后背的那一个,叫什么高德华的,但是现在却不叫他龙凤山主了,而是飞龙山主。”

        

江文远道:“看来他也不是只开一个山堂。听到他们说什么了没?”

        

连环脚道:“听那高德华的话音,自然是恨总领帮入骨,说到你名字之时都要咬一次牙!”

        

“有没有听到这匡世明?”江文远又问道。

        

连环脚道:“听那高德华说,好像是那匡世明明天就到,但也只是先来匡世明,他山堂的大队人马需要躲避官府,可能要等到下元节那天夜里才能到!”

        

“另外,好像他们已经知道我们来了大冶,还知道我们住在了孙家老店!”连环脚又道。

        

江文远点了点头:“可能他们现在还不想动咱们,只是想要等到下元节稳妥了再出手。”

        

连环脚嗯声道:“我躲在窗外,听过龙松年说的一席话,他让高德华放心,只要把他们把他请进雷山禅寺的大雄宝殿,他就是瓮中之鳖。那高德华道:‘大哥不要忘记,那家伙有弩队,而且还有那些从天直而降会旋转的东西。’那龙松年又说道:‘放心,我们只让他一个人进殿,不让那些弩手跟进来。’

        

“那高德华还不放心,再说道:‘难道他会听我们的吗?’龙松年道:‘放心吧!到时候我们所有山主都不带人,不让他带也在情理之中,我们只要提前把人藏在大雄宝殿和弥勒殿内,即便没有我们的弟子,凭我们这些山主,难道还制不住他一个文弱书生吗?’那高德华听了这话,才算放心点了点头。

        

“后来,那高德华又担心寺里的僧人,那龙松年说到时候便把他们都捆起来,嘴里塞上布,关进观音堂,事后再放帮出来,一群和尚还能反了天去?”

        

了解完一切之后,江文远点了点头,并表扬了连环脚,让他明天还设法来探查,尽量多听对方的谈话,但是别被对方发现了。

        

之后江文远思索一阵,再把所有放孔明灯的船工叫进船舶,在连环脚形容的地形图上又加了几道示意图,虽然简单,却能让所有人看得明白。

        

之后又道:“现在就开始行动,让连环脚带你们过去!”许三、苏小个子几个都点了点头,随着连环脚而去,进入山门之内,直到天近黎明才回来,架船往大冶县城去了,回到孙家老店睡下,直睡到半晌午才算醒来。

        

江文远刚出房门,便见夏竹林、冯大胡子、阿介三个已经等在他门口了。

        

看到江文远出来,他们三个便迎上去,先向江文远问了声好,夏竹林道:“昨天我们找到了铁匠铺,对方见只出火炉不干活也能赚钱,也十分欢喜的和我们合作,这是我们昨天做出来的样品,你看看行不行!”

        

江文远接在手里,这就是简单的铁风车,不过经过了特殊处理,大概有两尺左右的直径,掂量了一下重量,又高高抛起,见那我能旋转着下落才算点头:“很好,就这样做吧!如果可以,还可以把尺寸再大一些。”

        

夏竹林三人应一声,刚要走,又听江文远道:“此事你们最好保密,进出也都要把这东西装入麻袋里,不要让人看到。”

        

“嗯!”三人应声走开,出了孙家老店,接着忙他们自己的事去了。

        

江文远只是草草吃了些饭,便去找了孙掌柜。向对方施了礼节,再道:“孙掌柜,咱们这里是不是过下元节都要放河灯呀?”

        

孙掌柜道:“是的呀,年年都放,要让水官替咱解厄,就要什么事都告诉他老人家呀!”

        

江文远道:“那咱们这里每年有没有斗灯的说法,就是比谁家的河灯做得好!”

        

“往年吧,倒也有这样的说法,但也都是一些附近的名门旺族会比,再有就是会上的老大加入了,他们有钱哪,有钱就弄得好!”

        

江文远又道:“那斗灯的时候有没有彩头呢,比如头筹给钱什么的?”

        

孙掌柜道:“那倒没有,只是头筹会给船上戴个红花什么的!”

        

江文远道:“也太小气了吧,不知道孙掌柜想不想赚一笔钱!”

        

待孙掌急迫问时,江文远道:“以你们孙家老店的名义来举办一场斗灯赛,前三名给预奖励。第一名奖励白银五十两,第二名奖励白银三十两,第三名奖励白银十两。这笔钱我们出,你只需对想要参赛的人收取报名费五个钱也就可以了。”

        

那时的白银已经很贵了,所说的三五十两银子有很强的购买力,足能让一个中等之家吃上几年。

        

“那最后收的这笔报名费呢?”孙掌柜伸头低声问道。

        

“自然是归你孙掌柜所有!”

        

“好勒!想必今年会过一个热闹的下元节!”这孙掌柜一边答应,一边又喊道:“碎碎哎,快来,咱们发财了!”

        

“应着声音,跑来一个女孩,也就是十六七岁的样子,瓜子脸,眉毛很长,那双眼睛和无依有些相像,不笑也像是笑,特别有喜感。第50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