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你还会下跪,信不?

        

此时,不只是大冶县城东的江面火光冲天,在雷山以西的江面上也烧得厉害。因为龙松年所掌管的山堂太多了,除了有些从东面逆江而来,还有一些从西边顺江而来。

        

负责此处截船的是五十名持弩队,江文远早已经把持弩队分作两队,留下王得标五十人跟在自己身边,剩下的五十人由苏小李紫子带领,让他们守在雷山以西十几里的江面上,告诉他们,只要对方的船过来,就顺风向放孔明灯。

        

因为放的是四连灯,下面能载动一罐油,待孔明灯飞到敌船上空之时,以弩射破孔明灯,使其落到敌船上,瓦罐摔碎之后油洒出来,再被孔明灯的灯芯点燃。

        

以这种方法也烧了西边来的十几艘大船。

        

前来雷山赴会的哥老会弟子们,有的被烧死在船上,有的被淹死在长江里点,尚有余火的船身残骸顺江漂流,经过大冶县城,往东去了。

        

此时的大冶县人都在安睡,几乎没有人知道江面上的火势。

        

坐在雷山禅寺大雄宝殿里的江文远,虽未曾亲眼得见,却也知道江面上这两场火的,因为这就是他策划的。

        

他算定来雷山赴会的山堂弟子会走水路,而且那么多哥老会弟子出门在外,连吃带住也是一笔极大的支出,龙松年不会报销这笔费用,而且各大山堂的山主也不想出这笔费用,也因此,大批的山堂弟子不会提前赶来,只会到最后时间赶来让龙松年看一下,所以这才有了这场策划。

        

结果,一切也都如他预料的那样,本应该连夜赶来的数万堂口弟子都无法来到了。

        

此时大雄宝殿内的那些山主自然也不知道,直到有一个浑身水湿的山主跑进殿内,附在龙松年耳内说了些什么,龙松年才脸色大变,不解道:“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河灯船冲出城外,竟能把我们赶来的堂口船烧着?”

        

此时的他,还以为是场意外,定了定心神,说道:“今天请诸位山主到此,除了让你们一见李大元帅之外,还要处理一下我的个人恩怨!”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江文远心道:“终于到我了吗?”

        

龙松年接着道:“而和我有个人恩怨的,就是这位清帮总领帮江先生!”说着用手去指江文远,其他人的眼神也跟着看过来。

        

不免也都对这位大名鼎鼎的江先生多看几眼,实在难以相信,他这么文弱的人竟能连败两大山堂,还让龙松年对他跪,而另他们想不到的是,在场这些山主的弟子们,也已经在刚才已经死在了这位文弱之人的手里,只不过他们现在还不知。

        

而这些山主们此时却都在低语议论龙松年下跪之事,虽然龙松年对上次去清帮下贴之事极力保密,但又怎能保得了?还是被传了出去。

        

那些低语虽然龙松年听不太真切,但是也能想到他们在议论自己,难免脸色就不好看,青了一阵,白了一阵,又红了一阵,一时不知道怎样开口。

        

如果自己亲口说出曾向江文远下跪,可能在场的山主们再不会服从自己,而且身边这位李公子也会对自己轻看。

        

正在龙松年尴尬期间,突然大殿外有人说道:“听说近来龙盟主的身价上涨了,不知道我还买不买得起?”

        

应着声音,走进一个高大汉子,这人太高了,按现在的米计足有一米九多的身高,过大殿门都要低头,上唇的一字墨髯十分浓密,感觉有些都扎进了嘴里了。

        

站在门口两边看了看,说道:“原来都认识呀!”

        

自然是在场除江文远外,都认识这人,他就是大名鼎鼎江淮四领帮徐宝山。

        

龙松年说道:“平时打交道那么多,怎能不认识?”

        

这徐宝山道:“都说打交道多了,怎么参加这种盛会不请我!”

        

龙松年脸上又尴尬一下,说道:“实在这是我们袍哥内部的会面,不请……不请徐领帮倒也情理之中!”

        

“难道这也是他们袍哥的人吗?”徐宝山说着用手一指江文远。

        

江文远施礼说道:“你认得我?难道你也是清帮中人?”

        

徐宝山道:“虽不认识,但也听说过你的大名和穿着打扮,相信你也听说过我,我是江淮四领帮徐宝山。”

        

江文远一皱眉,自然他也听管大、李能掌等人说过徐宝山,说这人不但有一身武艺,而且心狠手辣,心下不明白他怎么来了这里,看样子并不是受邀而来。

        

那徐宝山道:“怪不得不愿意请我,原来是这么好的酒席呀,我能不请自来,自然也能不请自吃,见笑了,小地方的人没见过世面。”

        

在一个空席位后坐下,拿起筷子就吃,端起酒就喝。

        

一时都让龙松年不知道如何是好了,想要说几句赔罪的话,看来对方也不在乎,本来请对方入座,对方却不请自坐。

        

徐宝山一边吃着,说道:“龙盟主不用不好意思,同是道上混的,谁不知道谁呀?我知道你去兴武帮下请帖了,能到得了太平洲却不到我们扬州,安庆离你们也不算远,竟隔着我们去给人家兴武帮亲自下贴,结果人家没给面子,还白白折损了膝下黄金对人下跪。”

        

“你……”自己的事被徐宝山带嘲讽的意味说出,倒也让这样龙松年脸上挂不住。

        

徐宝山也不理他这一套,自顾说道:“下次你再下贴,到我们江淮四来,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足够的面子!”

        

龙松年本也想对徐宝山发火,但是想到这人的地位也只得忍下,再道:“其实……其实我请江先生来,正是为了处理此事,江先生,你对我做过什么你自己心理清楚,今天当着众舵把子的面,我也不会太过分,只要你对我赔礼道歉,并对我下跪一次,再归入李大元帅门下,我便既往不咎。”

        

江文远道:“我怎么不记得对你做过什么!”

        

“你……”龙松年又一时无语。

        

那李洪劝说道:“龙盟主,大家有话好说,何必剑拔弩张呢?”

        

江文远也能听得出,这李洪是真正的在劝说,倒像真的担心自己会出事。

        

龙松年道:“李大帅呀,当初我就说这股力量不可收服,你非让我去给他们下贴!结果你也看到了!”

        

江文远听着,倒也明白了前因后果,这位所谓的李公子想要收服自己替他的反清出力,才会有前些时候龙松年对自己下贴,要不然,他一个哥老会极品老大,又怎会给自己亲自下贴,虽然在自己面前表现得十分傲慢,但却有些前后矛盾,现在终于总算想通了。

        

虽然在座的山主都管李洪叫李大帅,但是江文远却半分也不在乎他,虽然他替自己说话,但也希望自己归顺于他,有目的的善比恶更可恨。

        

江文远半点也不理那李洪,仍去撩拨龙松年:“你倒是说呀,既然我对你做过的,你又在理,又有什么不好说的,怎么搞得自己像个贞节烈妇似的,失了节操还不好意思说!”

        

“呜呜!”

        

“哇哇!”

        

“你……”

        

龙松年气得什么声音都往外发。

        

江文远要的就是这效果,又悠悠说道:“既然你前次能对我下跪,这一次你也会下跪,信不?”

        

“你……”虽然龙松年调门很大,却只有一个音节。

        

其他的一些山主也纷纷叫道:“早就听说清帮总领帮十分狂傲,果然不假,竟对我们盟主如折辱。”

        

江文远道:“他呀,之前已经折辱过一次了,有抵抗力了,没事!”

        

这些山主再坐不住,纷纷站起就要往江文远冲来,龙松年是盟主,此时正是讨好他的机会,只要能把江文远擒住,日后定他定会亲近自己。

        

徐宝山道:“这是要替我们清理门户呀,倒也省了我的事!”

        

其他山主也不理徐宝山,眼看就到了江文远面前。

        

江文远摸着门后垂下的丝线,一拉,就听得前墙房顶之下“咯”地一声响,口里说道:“慢点!”

        

十几个山主们都疑惑地向他看来,江文远却用手往上指了指。

        

山主们顺他手指向上看去,都吃了一惊,只见大殿墙房顶下有并排两根竹篙,三丈多长,密密绑着一排弩,弩头斜对着下面,所有坐在神像下的人都在打击范围内。

        

“好看不?”江文远问道。

        

“呃!好看……啊不……不好看……”这些刚才还十分张狂的山主们,现在一时又不知道怎么回答。其实这也真的说不出是好看与不好看。

        

有些还在嘴里疑惑:“这殿里怎么会有弩!”他们哪里知道,这是几天前江文远让许三他们连夜过来装修的,因为当时的材料紧张,只得把江边停船的竹篙偷过来四根,把两根竹篙并排一起,上面排着绑满了弩,用细线能控制下射角度及悬刀,把牵引线垂到门边,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佛殿内的光线本就昏暗,又没人抬头注意房顶,几天来并未被人发现。

        

见山主们便想慢慢往前墙边移动,想要躲避弩箭打击范围。

        

江文远又用手往后墙的房斜顶上指了一下:“那里还有!”

        

又是“咯”地一声响,众山主往后墙的顶上去看,果然还悬着并排两根竹篙,上面也是密密绑满了弩箭,弩头对准前方,这样把整个房间都罩在其中了。

        

一时让大殿内的这些山主们再没躲处,无论到在哪里都在打击范围内。

        

江文远又向龙松年道:“怎么样,会不会给我下跪?”

        

“会!”龙松年没想到自己的命运又被对方掌控,便把盘腿的坐姿收起,就势就要下跪,但是他有一个极为隐蔽的动作被江文远看在眼里,在他收住回盘坐的坐姿之时,一只手对着大殿之外用力挥了一下。

        

江文远也能猜得出对方的目的,因为江文远发现眼下的山主中少了高德华,白天连环脚还对江文远说高德华在呢,现在却不在殿内,应该就在殿外照应,龙松年的这个手势,自然也是对他使的。

        

江文远坐在门后,说道:“看来上次你后背削得不是太疼呀!”

        

江文远说出这话时,便听到院落中脚步嘈杂,少说也有几百人,应该把整个院子都占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