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民间酷刑

        

江文远道:“现在石头还不够,如果不能把对方突然消灭,他们杀过来死的就是我们!”

        

虽然现在扛山虎他们搬来了三大堆石头,但江文远仍嫌不够。

        

“那我们去搬石头!”顾念儿说了一句,已经加入到扛山虎的搬石队列之中。

        

李能掌也带持弩手们加入其中,人员增加之下,未多时,石头已经垒成了三坐小山,江文远才让停止。

        

“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好奇之下,顾念儿又跃跃欲试。

        

江文远并没有立即同意,脸色极为沉重,靠着一棵树坐下:“我们先休息一下吧!”

        

虽然众人都想第一时间体验抛石机,但见江文远语气沉重,也都点了点头,围着江文远坐了下来。

        

长呼了一口气,江文远又向维特白道:“你久在山堂,给我说说这山堂中到底有没有好人?”

        

之所以江文远这样问,是因为他是心底仁慈的人,一下子杀伤更多人命,心里极为不忍,刚才在茶楼之中用礼品盒连伤带死几百人,就已经让他心中沉重得像是压了一块大石头。

        

虽然杀戮是解决问题和泄愤的终极办法,但是杀人后心理上要承受极大的压力,而且人的文化程度越高,这种压力就越大。

        

抛石机本是军事上的超强远程器械,北面这节院子里的人不但没有任何防护,又人员十分密集,乱石飞抛之下,里面的一千多人基本难有生还。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这样的杀业让他一时难以承担,所以才想知道他们是不是都是恶人,如果都是恶人,心理负担会有所减轻。

        

摇了摇头,维特白似是明白了江文远的内心:“能进入山堂的就不是好人,像徐春山这样的老山堂,都是被打散的太平长毛子,本来就是只会杀人抢劫的人,其他什么营生也不会,能做什么好事?”

        

李能掌不解道:“你这人太有点忘恩负义了吧!前天还是你的老东家,今天你就说人家不好!”

        

“老东家?”维特白突然眼睛瞪大,似是要喷出火来:“他是我的第一大仇人,我和他仇深似海,之前被他所制我没有办法,现在我是舵把子手下了,还怕他做什么?”

        

李能掌万没想到,本来只是想揭他的短,竟让他发这么大火,又问道:“你在春明山堂中做着红旗老五,又有什么深仇?”

        

维特白道:“那是你们不知道我这个红旗老五是怎么来的!是我十三岁就做他的脔~童!”

        

“脔~童”本是文言词,像李能掌和扛山虎这些大老粗自然都不懂,问道:“脔~童是什么?”

        

不只是周围的男人们不知道,顾念儿和江媚桃也伸着头问:“脔~童是个啥?”

        

自然江文远这种博览群书的人知道,质疑道:“你都胖成这样了,竟然还被人当成脔~童?”

        

维特白道:“虽然我现在胖,但十几岁时也是白白净净的小子,也挺有喜感!”

        

“哦!”细看这维特白两眼,见他虽然肥胖,但脸面却白,又双眼带皮的,年轻时也应该是标志小伙,便信了他。

        

顾念儿的好奇心最强,见江文远接话,自然以为他是知道的,便拉着他的胳膊问道:“总领帮是个学问人,你给我说说是啥!”

        

江文远脸上一红,却微嗔道:“不该问的别问!”

        

这话本是为了她好,但顾念儿却委屈起来:“你凶我做什么嘛,我只是想知道一下,有什么不可说的?”

        

那时的底层百姓在私密事上没有现在人懂得多,而且顾念儿也在怀疑维特白:“你这家伙一定是在说假话!”

        

维特白道:“其实男人也能代替女人,只是从后面而已……”

        

“还能那样!”顾念儿惊叫一声,便也明白江文远凶自己的原因了,刚才自己还拉着胳膊问他,相关画面上头,脸也禁不住脸发烧起来,连忙用双手捂住。

        

不只是她,江媚桃想起自己刚才在问,也是一阵脸红,本想起身走开避避,但此时夜静,又不敢离开人群,只是把脸转过去。

        

其实这里所说也是真实的事,很多清末帮会研究的资料中都提到了这一点,特别是早期的山主。

        

维特白道:“还有我两个妹妹,都是死在他手里,而且是被坐白腊杆子坐死的!”

        

“坐白腊杆子坐死的?”对于这一点,江文远并不了解,疑问一声。

        

不知何时,维特白已经泪流满面:“我两个妹妹是上一任山堂里的四姐和七妹,就因为向一个年轻些的陌生人指一下路,就被徐春山穿了白腊杆子,让她两个受了七八天的活罪才死!”

        

说到伤心处,这维特白“呜呜”哭出声来:“妹妹,都是我害的你们呀,我不配做哥,我本想讨好徐春山那畜生把你们送给他,没想到他畜生也不如……”

        

皱了皱眉,江文远仍然不解,嘀咕道:“怎么又是穿白腊杆子了?”

        

李能掌解释道:“这事我还真听说过,一般是惩罚不洁妇女的民间办法,因为要很多天后才死,所以是最痛苦的死法!还有一种方法是井穿,是吊在辘辘上慢慢放进井里的,虽然惨,但没那么羞耻!”

        

摇了摇头,江文远叹了一声:“这个徐春山,一定要让他死!”

        

李能掌又道:“这种吊白腊杆子的方法我也只是听说,没想到竟然被哥老会这些猪狗山主们使用!”

        

很多人在看莫言先生的《檀香刑》又后去考证,说历史上没有这样的酷刑记载,其实只是不见正史而已,在不平等的旧社会里,因为文明未开,辱人娱己是正常心态,很多民间折磨人的方法简直匪夷所思。

        

后来,吊白腊杆子更被很多土匪当成酷刑来用。

        

见维特白哭得伤心,连一直看不上他的李能掌和扛山虎也走过去抚慰:“好了,别哭了……”

        

维特白一时难以止住,仍然痛哭道:“我是个罪人,我不但害死了我两个妹妹,还害死了弱绵姐姐,弱绵姐姐,我对不起你呀!”

        

李能掌又不解起来:“弱绵又是谁呀!”

        

维特白哭道:“弱绵是春明山堂的第二任四姐,也被徐春山霸占,因为她可怜我,徐春山就以为我和她私通了,我也真是的,却拿着偏方让徐春山看!是我害死了她!她是骑驴夹脖子骑死的呀!”

        

虽然江文远也知道驴夹脖子是驴套的一部分,但是怎么也想不出那上面怎么骑人,那应该套在驴脖子上的一种东西。

        

因为现代工业下都不用驴拉东西了,都没有见过这种东西了,其是用两根棍子两端穿上绳子连接,形成一个四方形,套在驴脖子上,后面连接驴套拉车或者是拉磨。

        

当然,也有不用木头用布里卷棉花的形式,这样会减少驴脖子的磨损,有些地方也叫“驴扎脖子”或者是“驴褡裢”。

        

不只是江文远不明白,就连顾念儿也一时难解:“驴夹脖子上怎么能骑死人呢?而且驴夹脖子是套在驴脖子上的呀!人是应该骑到驴肚子上才对呀?”

        

江媚桃白过去一眼,低声道:“你这小丫头怎么什么都好奇呀!就是骑木马!”

        

想来她被驱逐的那段时间里听说过这个词。

        

顾念儿“哦”了一声,连忙止住嘴,伸手拉住江媚桃,却发现她的手冰凉。

        

听到这个词,江文远再想一下,倒也明白了。

        

其实所说的骑木马更多的是活驴,鞍子特殊而已……

        

民间则更为粗暴,宗法制之下,大家族处罚本族罪人时,直接把驴夹脖子套到驴肚子,把被惩罚女性的衣服剥光了骑在上面游街。

        

维特白越哭越痛,伏在地上呜呜哭着,又叫道:“我知道舵把子是好人,但我敢说,这个院子里没一个好人,弱绵姐姐被扒光衣服绑上驴身的时候,所有人都笑嘻嘻的,一手去摸她的身子,一手去抓着料豆在前面引驴……”

        

“呜呜!呜呜呜……”一边痛哭着,维特白又道:“抢来的女人如果只是被一个人欺凌,便是这女人烧了天大的高香……而且他们刚开始还说把江姑娘抓来坐白腊杆子呢,后来考虑到会内名声才算作罢,怕搞大了被其他山主瞧不起……”

        

“本来我还想放过你们,没想到你们是一群邪恶的魔鬼!”江文远再控制不住,站起身指着北边院子道:“砸,给我抛过去砸!这样的畜生不配活在世上!”

        

“是!”李能掌和扛山虎应一声,来到三台抛石机跟前,三四个人把抛斗向后扳压得贴住地面,再放上石头,猛地松开。

        

应着“呼”地一声贯风响动,抛斗归位,便已经把石头抛了出去,形成弧线,往对面的院子里飞落而去。

        

三架抛石机一起操作,“呼呼”响声连成一片,往北抛飞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