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江淮四又出新招

        

李能掌接下那张图纸,点头应下,但又极为不放心:“我一个人回去就行了!”

        

他怕带走二十名持弩手没人保护江文远,自然不可能把他们都带走。

        

江文远为了让他安心,也没有强求,只是叮嘱李能掌回去告诉管大别疏忽防护,不能让江淮四有机会偷袭。

        

其实江文远并不知道,现在的江淮四正一片混乱,根本没有精力偷袭太平洲。

        

此时,镇江春明山堂被灭的消息已经传到扬州,江淮四的人都担心江文远会打过来……

        

领帮孙七听到这个消息后,震惊之余心底自然也生出深深的恐惧。

        

对于官方天降巨石把春明山堂尽数砸死的说法,其他人信,但是江淮四怎么也不会相信,而且他们监视太平洲的兄弟回报,说江文远去了镇江,虽然只有几十人,但这一定是的手段。

        

知道这个消息之后,孙七就派了两个眼明的弟子人去镇江暗查,想要弄清楚江文远用的是什么手段。

        

时至中午之时,去探查的人回来了,把一块磨损的树皮和几撮绳毛放到他面前。

        

孙七满心不解的问:“这是什么呀?”

        

探查回来的人说:“其他没有任何异常,只是在徐家别院南的树林中发现了这些东西!”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正在他不解间,一个白衣妇人走了过来,拿起绳毛和磨损的树皮细细看了多时,又向探查者问道:“你们发现的地方和徐家别院有多远!”

        

探查者施了一礼:“禀夫人,只有五六十步!”

        

其实这位白衣妇人就是孙七的夫人,也是日后非常有名的白寡妇,只是眼下孙七还没死,她还没有当寡妇的权力。

        

“只有五六十步?明显是这些东西杀死了春明山堂所有的人!”一边心中细细推想,这白夫人又皱眉说道。

        

孙七是大老粗,自然也难想得出端倪:“你太开玩笑了吧,这种绳毛和树皮怎么能杀人呢?夫人不懂就不要瞎说!”

        

也没理会孙七,白夫人又思索着自言自语道:“被石头砸死的,有五六十步的距离,又有这些东西,难道说江文远用的是抛石机?”

        

虽然那时查文献资料没有现在容易,但这白夫人还就真的恰巧知道。

        

但是像孙七这样的人就不知道了:“抛石机是什么?”

        

白夫人说道:“我幼年时,曾经看过一本《天工开物》的书,那上面除了记载了织机纺车的农具之外,还有抛石机的记载,说是能把石头抛出百步之外进行攻城!”

        

回答着孙七之时,这白夫人也越发肯定:“对,应该就是抛石机,否则,不可能那些石头只砸徐家别院!”

        

“竟然是攻城器械!”虽然这孙七没有亲眼见过攻城战,也没有见过抛石机,却知道攻城是怎么回事,脸上更加恐惧起来:“江文远竟然会做抛石机这种攻城器械,眼下我们应该怎么办?”

        

他还以为江文远制作的是成品抛石机,并不是绑在树上的。

        

“还是把宝山兄弟叫过来商量一下吧!”白夫人道。

        

“对对对!”孙七也一时醒悟:“来人,让徐宝山来见我!”

        

未过多时,徐宝山走入厅堂,白夫人又向徐宝山细细说了自己的想法,不过她也以为是成品抛石机。

        

“对方有抛石机?”听到这个名字,徐宝山也吃惊到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如果他们把抛石机拉过来攻打我们,恐怕我们的弓箭也阻挡不住!”

        

“徐兄弟,眼下应该怎么办?徐兄弟!徐兄弟……”

        

连叫几声,才让徐宝山缓过心神,到底是这徐宝山有枭雄体质,站起来说道:“眼下我们应该做的就是安抚人心!”

        

“安抚人心?”孙七不解起来。

        

“对!”徐宝山点了点头:“当初安庆道友会上十八家山堂共同对付兴武帮是我们发起的,但是刚过一月,我们还没有准备好,泰州和镇江便已经两大山堂被灭,剩下的十六家恐惧之下怕是不会再答应我们的联合,这样对我们江淮四的声誉也有极大影响,所以我们先要去安抚他们一下,千万不能让他们散了。”

        

孙七点头嗯了一声,但神情中又有担心:“可是怎么才能让他们不恐惧呢?凭江文远一人之力,一月内连灭两家堂口,这事我听着都害怕!”

        

“仇恨!”徐宝山先说出了两个字,又细细解释:“别忘记,被灭掉的春雷山堂和春明山堂都是有帽壳子山主的,舂明山堂的帽壳子正是十八家山主中的匡世明,春雷山堂的帽壳子山主是范大雷,我们最好也把他拉进来,这样就我们又变成十七家山主了!”

        

那时的山主们在组建山堂之时也喜欢合资,而且取山堂名字时也喜欢在两人名字中各摘一个字。春明山堂实际是徐春山和匡世明共同创建,平时堂口的具体事务由徐春山负责,匡世明则成了甩手掌柜,但只要帽壳子回山堂,仍然一把手的权力。

        

之前被江文远灭的泰州春雷山堂也是如此,虽然实际的山主是任春山,但帽壳子山主是范大雷,只是平时不在山堂而已。

        

因为是合开的山堂,自然这种帽壳子山主也会保护自己的山堂,但被江文远灭的两家山堂都是闪电式结束,根本没有给对方通知帽壳子山主的时间。

        

在哥老会中前期阶段,堂口的一把手往往被称为“老帽”,在随后山主开山堂之时,为了降低难度,就彼此借势使用了合开的形式,也就有了这种帽壳子山主,而且一个帽壳子山主同时帽壳很多家山堂,这也是帽壳子权力大于实际山主的原因。

        

孙七听后,连连点头:“对对,我们先去找这两个帽壳子,激起他们的仇恨后,再和他们一起去见另外的山主!”

        

说着,孙七又老眉一皱:“既然江文远只有几十个人在镇江,是不是我们试试能不能杀掉他呢?”

        

徐宝山摇了摇头:“这个人过于可怕,如果我们一击不胜杀他不死,惹恼了他带抛石机来攻打江淮四就不好了,这样只会引火烧身!”

        

孙七本就胆小,听到徐宝山这样说,自然也点头同意。

        

不料,徐宝山又道:“虽然我们不敢杀他,但是可以借刀杀人!”

        

“借刀杀人?恐怕现在没有山主有这样的胆量吧?”孙七摇了摇头,极为不解。

        

徐宝山道:“不是借山主们的刀,而是借官府的刀!”

        

“借官府的刀?”

        

“对,我们只需要在镇江街道上广布揭贴,让官府知道实情就行了,一两千人的案子官府不敢不重视,难道还不把江文远抓起来吗?”

        

孙七听着,脸上又犹豫起来:“这个法子好是好,只是道上最忌讳匪见官,恐怕会被同道中人瞧不起,对我们江淮四的名声极为不利呀!”

        

徐宝山焦急道:“同道中人瞧不起能慢慢挽回,但是江文远却不可挽回,眼下当务之急是先除掉他!”

        

孙七细想也是如此,江文远的威胁太大了,只这一个月间,又有很多个下线的盐贩子去卖清帮的东西去了,而且还加入了清帮。

        

当下,孙七和徐宝山带了几十个帮中兄弟,驾一艘快船出了扬州,往镇江而去。

        

他们打算在镇江先贴了揭贴,再逆江往上游去找巨世明等山主。

        

其实这里所说的揭贴就是后来的大字报,有的讲究一些用红纸来写,更多的为了节约成本就用上坟时烧的火纸来写。

        

在船上就把揭贴连写了一两百份,到在镇江,几十个人一起动手,没多久,便已经贴得满大街都是。

        

也没理会后续发展,贴完揭贴,孙七便和徐宝山带人乘船离开了镇江,去激励十几家山主们对战兴武帮的决心去了。

        

本来抛石机灭春明山堂是十分隐密的事,结果一时之间被弄得人尽皆知。

        

很多百姓看到之后都明白过来,原来春明山堂的覆灭并不是苍天动怒,而是大名鼎鼎清帮总领帮的手笔。

        

因为孙七和徐宝山的大字报本就是有目的性的,除了在内容上写出江文远灭春明山堂的猜想,同时还把江文远在义渡码头也写了上去,自然是为了方便官府抓捕。

        

满镇江的百姓看到之后,纷纷道:“原来是江先生替我们除去了春明山堂这个祸害,既然我们知道他就在义渡码头,就应该当面去感谢他呀!”

        

“是呀!”

        

“是呀!日后再也没人向我们收抽头了?”

        

“而且再也用不用担心妻女和财物被抢了!”

        

“这么大的恩情,我们一定要当面向他感谢!”

        

……

        

百姓是最朴素的,谁对自己好就会感激谁,谁对自己不好就会恨谁,虽然很多人没有见过江文远,但在知道内情之后,都希望能第一时间去感激。

        

一时之间,满大街的人聚成人流,都往义渡码头而来。

        

送走李能掌后,江文远又在等顾念儿把茶楼内的木围栏拉过来,还时时向码头外张望,但是并未等来顾念儿,反而是看到了涌来的人潮。

        

一边往前涌来,一边乱嚷嚷地叫喊:“江先生!江先生……江先生在哪里?哪一位是江先生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