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难道不应该得到惩罚吗?

        

王仁堪跪在地上连忙点头:“是呀……是应该感激江先生!”

        

刘坤一又气得拐棍连连点地:“可是你呢?不但没有没有任何表示,还要抓人家下大狱,还要杀人家的头,你就是这样的感激法吗……”

        

“可是这江先生连灭三家山堂,身上可背着几千条人命哪!”王仁堪仍想辩驳几句,并不是说他不害怕,而是想进一步弄明白上官的意思。

        

刘坤一道:“这位江先生的事情我都知道,被他灭的第一家龙华山堂根本也没死几个人,更多的是被他招入了清帮,春雷山堂的人一个没死,都在我那里!”

        

“都在制台那里?”跪在地上,王仁堪微微抬头。

        

“对呀,就是他们押送到我的总督大牢的!”说着,刘坤一一指站在他旁边的王得标他们。

        

江文远看了一眼王得标,想了一下,也明白为什么王得标和刘坤一在一起了,也明白他们为什么从捕快变成了清兵了,应该是他接触到刘坤一之后,被提拔重用了。

        

当然,江文远也只是猜测个大概,具体的细节却不知道。

        

在晚清重臣之中,刘坤一是最为传统保守的,一直都是排洋持中,对传统的东西十分重视,自从江文远的水力碓建成,他就开始关注兴武帮。

        

而且还查了大量的典籍去找水力堆和水力磨的资料,虽然一些文献资料平常人很难找到,但他贵为两江总督,能随时查阅任何书籍。

        

查到水力堆的资料之后,曾经一度认为传统科技能胜过洋人,为此他还上奏朝庭,但因为当时洋务是主流,不但没被采纳,还被很多同僚嘲笑。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这让刘坤一很生气,也发誓一定要挖掘出更厉害的传统东西,之后江文远设计出的每一个新东西他都有关注,除了对连弦弩称赞之外,自己家的家具和自动门,也都是江文远设计的……

        

虽然他和江文远并未见面,但已经是他的粉丝很久了。

        

待他看到泰州知州关于剿灭春雷山堂的官报行文时,第一眼就看出了破绽,虽然上面说的跟真的似的,但是两千人的山堂怎能是几十个捕快能抓捕得了的?而且还那么整齐……

        

当时,他就一道钧令下到泰州,让把人犯押到总督大牢之中,并且点名让王得标押送。

        

王得标押送两千多人犯去了南京,自然也第一时间见了刘坤一。

        

当时,刘坤一二话不说,勃然大怒:“大胆王得标,身为朝庭官吏,勾结民间帮会,你可知罪?”

        

当时,王得标都吓得傻掉了,连忙跪地请罪,并把自己等人加入清帮之事一五一十都说了。

        

没想到,刘坤一听后又笑了起来,并说清帮不像其他帮会,不但不是社会动荡因素,反而还是国家安定因素,你们加入清帮倒也没有什么。

        

听了这话,王得标等捕快才算长出一口气,放下心来。

        

接着,刘坤一又对他及众捕快说:“既然你是淮军旧部,做一个捕快也是屈了大才,便在我身边做事吧!我正打算重建盐捕营,日后就由你掌管,而且我也有一件事要求到江先生头上,有意结识他,自然也少不了你做中间人!”

        

就这样,王得标等人成了他的亲兵。

        

而且,这次刘坤一的目的地并不是镇江,正是为了去太平洲找江文远,偏偏在这里遇到了,便把船停了下来。

        

正因为这位两江总督是江文远的粉丝,话语中自然也都时时有所偏向,一连数落了王仁堪很久,说得自己都累了,在两个麻袋上坐下:“你给我建议一下春明山堂团灭一案应该如何处置?”

        

王仁堪在心中大叫:“你都这种姿态了还来问我?”但又怎么敢把心里话说出来?试探着道:“要不?就不处置了?”

        

刘坤一摇了摇头:“不处置怎么能行呢?”

        

王仁堪又是心中一颤:“难道我测错上官心意了?”嘴上又道:“我觉得也应该处置一下,怎么说清帮也是帮会!”

        

“嗯?”刘坤一又看来了质问的眼神:“你是说清帮也和哥老会一样?”

        

“难……难道不一样吗?”几乎上官的每一个呼吸都让王仁堪肝颤,生怕自己的话不合上官心意。

        

刘坤一道:“当然不一样了,哥老会做的是贩私盐、走私鸦片、杀人抢劫的事情,清帮做了吗?”

        

王仁堪还真的被问住了,这江文远真的不是匪,不但不是匪,还改造了许多匪……

        

见王仁堪迟疑,刘坤一又道:“人家当然不是匪,清帮做的都是正经生意,不但没有违法的行为,还吸收无业游民入帮,这种有利于社会安定团结的帮会好还来不及呢,你竟说人家是匪,你到底是什么居心?”

        

“咕叽!”面对上官一怒,王仁堪吓得吞了一口唾沫,全身的汗毛孔都在呲冷汗:“卑职眼光短浅,险些犯下大错,还请制台大人治罪!”

        

又把拐棍连连点地,刘坤一再道:“你是一方知府,对于匪的定性不能只看名字,要看性质,要看人家做了什么。之前的兴武帮是什么?因为漕运停废而让漕帮失业,很多人离开做了流氓混混,但是自从江文远出现,让很多离帮的都回来了,同时还吸收无业人群入帮,让他们有事做,让他们有饭吃,又有其他的漕帮也加入其中成为分帮,他们卖清帮的东西也能让自己赚钱有饭吃,这种帮会很大程度上促进了社会安定,怎么能是匪呢!”

        

虽然刘坤一以上官之势有些霸道,但说的也都在理,让王仁堪连连点头,嘴里连连说对。

        

当然,这也是因为江文远做的成绩是看得见的。

        

刘坤一又道:“刚才江先生说的治国理念我也都听了,也知道你身为状元心中不服,但是他说的都是对的,民安则国治,民危则国乱,这是千古治国之理,你要记住这一点,日后你的治下就按江先生的理念来做!”

        

“是是是……”王仁堪连连应声,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一连训斥王仁堪多时,刘坤一才算解气,又转身让众百姓起身:“都起来吧!”

        

众百姓感觉这位总督大人是真心向江文远,便也放心了,都谢了恩,从地上站起。

        

王仁堪和那县令也想站起,但刚一直上身,却听刘坤一道:“你们冲撞了江先生,就想这么黑不提白不提的过去吗!”

        

王仁堪和那县令连忙又恭恭敬敬地跪好:“那制台大人的意思是?”

        

“什么我的意思?这要看江先生的意思!”刘坤说着,又转头看向了江文远。

        

这老头太喜欢江文远了,也想为他找回面子:“江先生看看需不需要惩罚他们一下!”

        

江文远道:“惩罚倒也不必,只是……”沉吟一下,江文远似是想到了什么,再说道:“眼下我需要一些木料,如果两位大人有心,就给我送三车木料过来吧!”

        

“木料?”不只是王仁堪和那县令不解,就连刘坤一也皱起了眉,心中猜测,他要木料做什么?

        

江文远道:“是呀,这是我的丫头,我本是让他帮我回茶楼运木料过来的,结果木料没有运回来,反而还被这些捕快们给打了!”

        

王得标更是喝一声道:“赵阿七,你竟然敢打我们清帮中人!”气愤说着,一指对面捕快中为首那个捕头。

        

这赵阿七自然也是眼明之人,明显这位制台大人就是江文远的后台,知府和县令都这样了,自然也保不了自己,忙连哈腰对顾念儿赔礼:“对不起,实在是对不起姑娘,都是我们有眼无珠!”连忙给她解绑绳。

        

顾念儿虽是女孩,却也疏阔,又见江文远无事,而且还被他亲口说自己是他的丫头,一时心情大好:“没什么,只是刚才打我那两位大哥给自己几个嘴巴就可以了!”

        

“是!”刚才出手打顾念儿的两个捕快连忙伸手,“啪啪”地给自己两个嘴巴,因为害怕得到更重的惩罚,打得也实诚,嘴角的血都出来了。

        

那赵阿七又向江文远施礼:“江先生你看,这样你满意吗?”

        

王得标也向江文远施了一礼:“这位捕头名叫赵阿七,本是我在淮军时的属下,总领帮就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了!”原来他刚才发火,其实工是为了救这位赵阿七。

        

赵阿七等捕快本就是奉令行事,王仁堪自然要保一下自己的属下,也向江文远一个哈腰:“江先生,这些捕快们也不容易,本是奉我两个之命行事,而且三车木料也需要人手,不如总领帮罚他们去运木料,正好回来时也能给这位姑娘捎些治伤的药!”

        

江文远本也没多大计较,摆了摆手。

        

“多谢……多谢江先生!”王仁堪、县令、捕快衙役等都连向江文远施了几礼,离开码头,去准备木料去了。

        

众百姓见江文远没了事,也都慢慢散开,最可怜的是那些爱做梦的姑娘们,本来还幻想着用自己的美貌把江文远揽入怀中呢,没想到江文远身边有了顾念儿和江媚桃。

        

虽然她们也都自信自己好看,但和这两姑娘一比,顿时感觉黯然失色,只有深深地剜了顾念儿和江媚桃几眼,随着人流离开了。

        

“江先生要那么多木料做什么?难道你要建什么工程?”刘坤一终于控制不住心中好奇,向江文远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