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这是什么样的力量呀?

        

闻声,江文远、刘坤一、扛山虎在长椅上回头,见王仁堪正带着衙役往这边跑来,到在栈桥前才长喘了一口粗气。

        

刘坤一问道:“怎么了王知府?”

        

王仁堪道:“这么大的事,总得放挂鞭炮庆祝一下吧!”

        

“对哦!”三人都愣了起来,几天来,都在惊艳装卸架,竟然把这事给忘记了:“但是我们并没有买呀!”

        

王仁堪道:“我买了呀!”说着,向身后的衙役挥手,衙役们拿出一盘直径超过两尺的鞭炮,散开,走到栈桥下连缠带绕弄了多道,最后又点燃。

        

“噼噼啪啪”地响着之间,围在周围的百姓都捂紧了耳朵,脸上都充满了欣喜和期待。

        

终于等到鞭炮声停止,江文远向扛山虎道:“你记住这三个绞盘,左边这个是控制左右的,中间这个是控制前后的,这边这个是控制高低的,你这样转动,下面的挂货钩会向左,这样转是向右……”

        

一边说,江文远一边亲手操作着演示,扛山虎连连点头。

        

在江文远演示之间,挂货钩已经到在了货船上,上到船上两啯噜兄弟也已经在托盘装上了五六个麻包。

        

江文远道:“你们装得还不够,再装一些!”

        

装货那两个啯噜说道:“这已经有六个麻袋了,平时五六个人才能扛得起呢!” 记住网址m.lqzw.org

        

江文远道:“从今天起,扛麻袋的就不再是人,别再用人的力量去衡量麻袋重量,再装些,先装二十个吧,码整齐一些!堆得高一点!”

        

江文远的托盘有三尺长三尺宽,五六个混乱麻袋放在上面,虽然看起来一大堆,其实没多少。

        

“好!”虽然那两个啯噜心中有些担心,生怕挂货钩提不起。

        

长期以来,人都是以体力来衡量重量的,对于这种机械力量还没有太适应,五六包已经一千多斤,认为已经是极限了。

        

虽然心中怀疑,但在江文远的吩咐下,两个啯噜还是按他说,先把原来的整理一下,又码了几个上去,足有二十个了,也有一人多高了。

        

又让他们把挂货钩挂上,江文远在装卸架上操作绞盘,应着钢丝绳的“吱吱”轻响,吊起托盘,二十包麻袋被轻易提起。

        

“真的能吊起!”两个装货的啯噜兄弟都快瞪出眶外了。

        

刘坤一在旁边看着,也大叫出声:“竟能一下子吊起这么多?”

        

周围观看的百姓也都“哇哇”地尖叫,在他们的意识里,一直都是由人来卸船的,没想到还能用这个架子完成,而且这么轻易就提起了这么多。

        

很明显,这种卸船的方式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如果是这样,这么一船货用不了几托盘就结束了呀。

        

江文远一边教着扛山虎,一边操作横向绞盘,货物横着从悬檐下往栈桥上去,江文远又操作前后的绞盘,顺栈桥往回来,最后到在入口停下,再操作一下上下绞盘,托盘稳稳地落地。

        

“是谁说我扛不动麻袋来着?”没想到江文远还这么记仇,现在又喊了一声。

        

李能掌和扛山虎等人都连忙低头:“你会设计你说了算,以后不小瞧你了还不行吗?”

        

又演示着操作几下,把扛山虎教熟了,江文远又试着让他操作,倒也没有什么难度,他也能把托盘轻松吊起,运回。

        

欢喜得扛山虎连声大叫:“这么轻松就能操作呀,有这东西在谁还扛包呀?舵把子!咋不让我早点遇见你呢,害我白白扛了几年的包……”

        

“这么说还是我错了?”

        

扛山虎连忙说:“不是不是……”

        

“好,那就你来操作吧,等你操作得熟练后再教给其他兄弟!”把操作权交给扛山虎,江文远就和刘坤一走下栈桥架。

        

一边顺桥梯往下走,刘坤一问道:“江先生是怎么想起设计这样一个东西的呢?”

        

江文远道:“这帮家伙说我搬不起麻袋,我生气呀!”

        

李能掌和扛山虎等人都在心中埋怨:“你是总督大人,怎么能故意挑这种话头呢?给我们留点面子不行吗!”

        

扫视一眼众人的表情,刘坤一也连忙“哦”地一声:“我问错了!”

        

从桥架梯子上下来,见很多个载货的托盘都停在栈桥口,因为栈桥架也只能把货物运到栈桥口,剩下往仓库的一部分仍然要人力来扛。

        

虽然两百多啯噜兄弟一起动手,但栈桥装卸架速度太快了,明显跟不上。

        

江文远又向许三道:“你按这个图纸快点制作出几个推车,其中铁器和轴承的部分已经被夏老哥制作好了,你安装上就可以了!”

        

许三点头,接下图纸,见是小型的双轮推车,轮子很小,而且车尾处还向上伸出两根像是象牙一样的铁叉,两尺多长,已经被夏竹林做成了成品。

        

本就有现成的木材,只是掏眼制榫,再加上人多,没用多时便已经制作完成一个。

        

江文远教一个啯噜去用,让他先把前面的象牙叉插入托盘底部,再向后一搬,连托盘带麻袋就一起拖起了,再过来两人,推着就稳稳地走了,

        

二十麻袋的重量,一个推车就能堆走了,虽然用的仍然是木头车轮,但已经十分省力了。

        

刚才在栈桥口堆积的货物眼看着消失下去。

        

待许三又做出几辆,速度就更快了,完全可以跟得上栈桥装卸架的速度,只十几人推车,比之前两百多人扛包的速度还要快。

        

所有闲下的啯噜兄弟见其他人都在忙,自己闲着却不好意思,就问:“舵把子,我们现在做些什么好呢?”

        

江文远道:“你们就和许三哥他制作托盘吧,这东西用量很大,以后将是你们的主流收入!”

        

“好!”一百多啯噜便应一声,和许三他们制作托盘,因为几百人一起动手,自然速度也快,没多时便制作了几百个。

        

正在制作着,忽见货船的船主走了过来,向江文远施礼道:“如果这些东西能被我们带走就好了,我们装货时直接就装在上面就行了,到时候你们卸的时候也不用再装托盘了,而且也能免去一些不必要的包装!”

        

“我就等着你们说这话呢!”说了一句,江文远又吩咐李能掌:“李领帮,和他们谈一下价钱,这些托盘我们可租可买,随他们选!”

        

刘坤一在一旁窃笑:“这么快就开始收钱了吗?”

        

李能掌应一声,先算出制作托盘的材料和人工成本,又向那船主开出了租赁的价格。

        

虽然一个托盘的价格不高,但经不住数量多,要拿走几百个呢。即使如此,那船主也十分高兴,因为这样提高了装卸速度,之前他能五天跑三趟,现在一天就能跑一趟。

        

无疑,这样赚钱更多一些。

        

同时也能把不必要的包装去掉,算下来他也是赚的,自然也满心欢喜。

        

机械操作之下,效率是之前人扛的数倍之多,之前需要半天才能卸完的货,现在没用一时辰就已卸完了,那船主把钱付了,租了托盘装船,上船走了。

        

眼看太阳才升起三杆,扛山虎等人极为不甘地道:“这么快就卸完了吗?”

        

不只是他们,周围观看的百姓也觉得不过瘾,仍然围在码头上不肯走。

        

刘坤一道:“现在该我上场了!”拿起铅笔写了一个纸条递给王得标:“你去镇江的洋行,把这个纸条交给他们的大班!”

        

大班是洋行镇江分行里的最高权力者。

        

王得标应一声,去了。

        

天将半晌时,义渡码头又来了一船货,而且是洋船。

        

看到洋船,江文远顿时把眼睛瞪大,因为义渡码头比较小,之前来的都是木帆船。这一次因为刘坤一介入,调动了即将进入洋码头的洋船。

        

这是江文远第一次看到洋船,见这船不用帆,也不用人划,就十分好奇。

        

“这船是咋走的呢?”对于生活在南北朝时期的江文远来说,都不敢想象有这种船,最为重要的是他对机械学又有十足的好奇和求知欲。

        

先是站在岸边跳着脚张望,又到栈桥架上撅着屁股去看,费了半天劲仍没看明白。

        

正在江文远好奇那船之时,船上下来两个洋人,看到江文远的形态,便用生硬的中国话吼喝道:“你这小偷好大的胆子,竟敢到我们船上行窃!”

        

一边说,一个年纪稍大些的把江文远抓在手里,顺栈桥往岸上就拖。

        

江文远连挣几下,那洋人力大,也没有挣脱,只能被对方拖着走:“你是什么妖怪,你松开我!”

        

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洋人,刚开始还吓了一跳,这才被抓住。

        

见江文远被抓,李能掌等人不干了,纷纷道:“放开我们总领帮!”如果不是担心刘坤一在,就开始抄家伙了。”

        

为了保护江文远,他们可不管对方是不是洋人。

        

刘坤一走过来看时,笑出了声:“原来大卫,你怎么来了?”

        

抓住住江文远洋人有四五十岁的样子了,应该和刘坤一认识。

        

看了一眼刘坤一,那大卫略显生硬的中国话道:“你在纸条上说义渡码头有专门装卸船的设备,恰巧我又在镇江,怎么不过来看看呢?”

        

一边说,这大卫抬头向头顶的栈桥架环环去看,嘴里又禁不住地赞叹:“真的了不起,竟然有这么好的设计,有了它,日后装货和卸货就容易多了,这么好的东西,刘总督是请哪个洋人设计的?”

        

“哼!”刘坤一冷笑一声:“你们洋人能设计出这东西吗?这是我们大清的人设计的!”

        

大卫更是一脸的不相信:“不可能?是谁,你把他找过来我看看!”

        

刘坤一脸上溢满了骄傲:“就是被你拉在手里的这人哪!”

        

“什么?是他?”一声疑问之下,这大卫转头看向了自己手里拉着的江文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