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不抢你的厂坊

        

看着大卫的船刚刚离开,刘坤一便向江文远说:“洋人一直凭船坚炮利压制我们大清,你这次能造船成功,整个大清都会跟着扬眉吐气!”

        

“有这么严重吗?”江文远不以为然地道。

        

刘坤一连忙道:“怎么没有?你这次可是代表着我们大清造船,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就给我说,是不是我现在要联系铁厂给你订铁过来!”

        

被刘坤一这么一说,江文远还有了很大压力:“不需要,只用木板就可以!”

        

“用木板能造出什么船?”刘坤一紧张问道。

        

“千里船!”江文远只回答了这三个字。

        

接着,又有几艘货船进入码头,只有扛山虎二十几个人操作就运转正常了,剩下的则和许三一起去制作托盘。

        

扛山虎体谅到许三等人前来帮忙的苦心,便和许三讲好,前一个星期租赁托盘的费用归他们所有,以作感谢。

        

许三等人自然也欢喜不已。

        

当晚,王仁堪在自己的住宅内摆了一桌酒席,一定要请刘坤一和江文远吃个便饭,当然,最为重要的是向江文远赔礼赔罪。

        

近来几天,王仁堪更加发现了刘坤一对江文远的喜爱,这王仁堪自然要有所表示,否则,江文远一句话,自己这个知府的位子就难保得住了。 记住网址m.lqzw.org

        

第二天,麻杆刘来到了码头上,说向刘大头订的布已经全部织出,只等先总领帮去验货。

        

见扛山虎等兄弟在码头上已经运转自如,江文远也想去看一看他的厂坊,就说走吧,我们去看看。

        

刘坤一本就对民间企业极为关注,也拄着拐棍跟了过去。

        

验货的地点正是在刘大头的车间,自然布匹也没有什么质量问题,更让江文远关注的反倒是刘大头的厂坊。

        

其实那时的织机仍然是以人工为主,并不是电动织机,中国的第一家电动织机应该上海机器织布局,是一八九零年才开始投产,而且还被大火烧毁了。之后的张之洞也在湖北筹建电动织机,但也才是一八九几年才投产。

        

大型的官方尚是如此,更别说刘大头这种家民间的小厂坊了,仍是人力织布,仍是作坊的形式,只不过规模大一些,集中了瑶族、壮族等织机的先进性,让花色更多一些。

        

那时真正引入的是国外的纺纱业,在因为他们的纺锭加入一些化学成分,能让棉布不起毛、不起球,还有一些是纯化学的的纤维纱锭。

        

因为江文远除去春明山堂,让刘大头之后也不交抽头了,自然对江文远也十分热心,不但带他看了自己的车间,还把浆染、漂白、印花等等工序都熟悉了个遍,只看得江文远连声感叹:“看来我是把织布想得太简单了,本来我还想开个布坊呢,没想到棉絮变成布还有这么多工序!”

        

江媚桃接过话头道:“你以为呢!要让棉花变成布,首先需要轧棉弹花,接着是纺绩,如果是提花,还要提前浆经浆纬,再之后才能上织机,如果是花布,还要印染!”

        

应该是江媚桃和她的老掌柜学了很多关于棉花的工艺,所以她并不是只会轧棉,很多工序她也都知道。

        

听着江媚桃所说,江文远直着眼看过去,久久也不把眼睛移开。

        

看得江媚桃脸都红了,你这是要干啥呀?

        

看了许久,江文远才道:“是不是姐姐对你所说的工艺都了解!”

        

江媚桃说:“我之前的老掌柜是个老纺棉工,他教给了我很多!”

        

“也就是说姐姐也能操作!”江文远又问。

        

点了点头,江媚桃说:“但是需要工具!”

        

“好!等回去后和姐姐一起研究工具!”说着,江文远又转头看向了刘大头:“我想把刘老板的布坊牵到太平洲,不知道你是不是同意?”

        

刘大头一愣,吓得后退两步:“怎么?不……不会吧?这也太狠了吧!春明山堂虽然霸道,但也只是收点抽头,你……你却要把布坊全部抢走!”

        

刘坤一也在旁边,看得疑惑起来:“难道我看错这江文远了,他也和山堂一样去欺压百姓?”

        

江文远连忙解释:“刘老板误会了,我是说我在太平洲为你建一个布厂,由水力驱动,减少人工部分就可以降低布的成本,而且现在我已经为我姐姐建成了一个轧棉坊,回去之后,我再和她一起绩坊、浆洗和印染坊,你直接使用自己的棉绩就可以了,也可以降低成本!”

        

听着江文远所说,刘大头犹豫了一下,他开布坊这么久,一直都为降低成本而发愁,但是织机工人要发工钱,进棉绩原料时也有很高的价格,江文远所说,的确是很大的诱惑。

        

怕刘大头不答应,江文远接着又道:“你也是知道的,我刚刚为麻杆刘掌柜建了一个成衣坊,你的布匹做出来之后,直接由他用就可以了。而且我们清帮也有很多分帮,也可以把布匹发给他们去卖,最为重要的是分帮不但能销售,还能替我们收棉花上来,远远比你这个销量要多得多,当然,你也可以加入我们清帮!”

        

麻杆刘也跟着劝说:“刘老板你就答应吧,江先生是好人,不但不会害我们,还会保护我们,最重要的是他能让我们赚很多钱!”

        

刘大头终于点头道:“好!我答应,把布厂牵入太平洲,加入清帮!”说着,对江文远施礼:“拜见总领帮!”

        

之所以这刘大头答应,除了江文远所说的好处之外,重要的还是加入清帮之后再没人敢欺负,之前被春明山堂欺负那么久,他也是受够了。

        

“也就是说江先生还要再开布坊了?”刘坤一问道。

        

“对,不但要开布坊,还要开绩坊、印染坊等!”

        

江文远说得不以为然,却让刘坤一喜上眉梢,原来就有几个坊了,现在他又要建坊,而且从轧棉到成布一条龙形成闭环,这是怎样的一种气魄呀?看来,我两江境内要民间繁荣呀!

        

江文远又对刘大头说:“既然你愿意加入清帮,就做我的徒弟吧,你也可以把你这里的工人带过去,他们就是你的徒弟,你也告诉你的徒弟们,一人入清帮,全家都受保护,都可以随我们去太平洲!”

        

这刘大头自然也听说过清帮是师徒的管理形式,听说江文远直接收自己为徒,自然也十分欢喜。

        

刘大头还有些不放心,问道:“那在太平洲兴建布坊还要不要我再出资呢?”

        

还没等江文远回答,麻杆刘就把他拉住:“我的成衣纺就一个钱也没出,你的布坊自然也不会让你再投钱!”

        

江文远点了点头,这刘大头自然也满脸欢喜。

        

“既然这样,刘老板现在就随我回太平洲,一起筹划建坊怎么样?”江文远这样问出之时,刘大头又连连点头:“好,我们现在就收拾一下去太平洲!”接着,就去问他的员工去了。

        

员工们听说自己莫名入了清帮,更加欢喜到跳起。

        

连着几个月下来,太平洲已经成为很多人心中向往的圣地,因为那里更为安全,而且还能吃饱穿暖……而且之后再也不用人力操作织机,重要的是之后就能是太平洲人了,自然都喜欢加入清帮。

        

当下,江文远让李能掌帮着收拾东西,把能带上的都带上,不能带的送邻居。

        

一番忙碌之后,搬着东西去了义渡码头,装到船上。

        

江文远带众人上到船上,刚要开船走,忽见岸上扛山虎等人跪倒一大片,齐声道:“请舵把子赐山堂香水!”

        

江文远一阵抚额,只顾想着回去建坊,竟然把扛山虎他们忘记了,站在船头,江文远回身道:“那我们就叫悯弱山堂吧!”

        

“悯弱山堂?”扛山虎等啯噜跪在地上,都疑问了一声。

        

近些天来,江文远和扛山虎及李能掌他们接触,也知道了“山堂香水”是什么,接着说道:“悯弱山,持善堂,兄弟齐心香,天下一家水!”

        

山堂香水是哥老会的四梁八柱,在内部的管理建制上没有多大意义,主要就是代表山堂的自身定位和标准,同时也是展示给外界的名片,能让人听到名字就知道是什么样的山堂。

        

江文远接着道:“你们都是我的兄弟姐妹,我不允许别人欺负你们,也不允许你们欺负别人,所以我让你们悯弱持善,即使不是我们山堂的也要去帮助,行善弃恶,若是一个有少迹恶行,我决不容请!”

        

“是!”扛山虎等人齐应一声:“谨遵舵把子之令!”

        

江文远再也没有多说,吩咐一声开船,便已经离开码头,顺江往东而去。

        

看着江文远在船上的背景,扛山虎道:“众位兄弟们,日后这里就是咱们的地盘了,但是咱们一定要按自己的山堂香水行事,凭舵把子为我们留下这个码头,足能让我们过上好日子,对于一些贫穷弱小的百姓,我们不但不能欺负,还要去帮助他们!”

        

众啯噜都齐应一声:“是!”

        

维特白说:“既然有了山堂香水,咱们是不是要把内外八堂建一下!”

        

扛山虎说:“我们已经有了舵把子,就不需要山主,只是选出堂主就好了!”经过众人的推行,找出了十几个有资历的人为堂主!”

        

虽然悯弱山堂并不是太大,而且还没有山主。却开创了整个江湖的新时代。

        

在这个节点之前,山堂多是由旧时乱军组成,有更多的匪性,之后的江文远灭山堂无数,也建山堂无数,被江文远新建的山堂则被称为平民山堂。

        

这些山堂都不立山主,而是遥尊江文远为舵把子,有的更是连内八堂也不建,山堂的运行秩序则有圣贤二爷负责。

        

正是因为这样,之后的江文远才能联盟四方,一声号令,天下皆动,把大清推向了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