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千里船

        

“转了?真的转了?”夏竹林和冯大胡子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张着嘴,往前伸着头看。

        

在他们惊愣的眼神中,上面的推轮和下面的转轮正在对向旋转着。

        

夏竹林第一个回过神来,嘀咕道:“这是怎么转起来的呢!”细细研究,发现机密是上面的推轮。

        

江文远设计的推轮也十分特殊,所谓推轮,其实是一个粗轴上增加了十六只三节推杆,就像是十六只手臂一般,关节之间微微弯曲,而且可以活动,先是被旋转着推向下面的滚轮,在滚轮旋转之下,关节之间弯曲,最后力尽滑落,接着被下一只三节手臂接着。

        

如此往复,在上面湿土的压力下,下面两轮的又在永不平衡的角度上,就会一直旋转。

        

“怎么样?你们不是说总领帮试不成功吗?现在怎么样?”顾念儿掐腰质问道。

        

“这……这……”冯大胡子本就不善言谈,被问之下,红着脸只是“这”个不停,也说不出其他话来。

        

“还真能弄成永动机吗?但这算不算永动机呢?”夏竹林又惊叹着疑惑。

        

关于永动机,现在的争议较大,有的说能量守衡定律根本打不破。无论是网上,还是现实之中,也有很多失败品,更有一些做假骗流量的,甚至骗钱的等等

        

但是也不乏一些成功案例,成功之后则被说成其并不是永动机,而是重力机或者是磁力机等等。

        

其实任何一项新事物从发明到成熟,都需要更长的修改和修正时间,蒸气机和内燃机等等都是如此,刚开始也被很多人不看好…… 记住网址m.lqzw.org

        

不在这上面纠结,继续故事情节。

        

江文远道:“既然这样,就可以造船了!”说着,又来到桌子边,对整个船的结构及动力系统传输进行设计。

        

而且并不是只设计了一个,首先设计了一个明轮船,接着又设计了一个螺旋浆式的,而且螺旋桨式的更大一些,明显是货船。

        

再把铁器的零件部分交给夏竹林和冯大胡子,木质部分则去找了许三。

        

用了三四天时间,明轮船的主体及动力部分的零件制作完成,组装到一起,再让苏小个子刷桐油上漆,又过了五六天被晾干,船便能下水了。

        

江文远也没有更多等待,便打算当即试船。

        

听说总领帮又有新设计,帮中所有弟子都来江边相看,前来进货的分帮及商家们,也稀罕得都停住了脚,整个江边站得人山人海。

        

江文远所造的这艘明轮船本身就是试验品,所以并不是太大,只有两丈长,八尺宽,而且采用的是平底平弦的沙船类型。

        

把船从栈桥下到水里,江文远第一个上去,又向顾念儿道:“念儿你来开船!”

        

顾念儿自然欢喜的直搓手,曾经身为渔民的她,之前也算是架船无数,却从来没有架过这种船。

        

上到船上,在船头的驾驶椅上坐下来。

        

江文远的这船在最前面设计了一个连椅,连椅前面是操作台及操作杆、增减速杆和转向等。

        

看到顾念儿那喜滋滋的表情,无依又气起来,跺脚道:“有什么了不起嘛?”

        

虽然嘴上不服气,眼里却溢满了泪,恨自己不争气,让江文远处处都叫顾念儿不叫自己。

        

忽听江文远在船上挥手道:“你们上来!”

        

无依早就控制不住了,一听江文远这样说,就连忙拉着管香罗一步跳上船来,并站在顾念儿和江文远之间,把他两个隔开。

        

江文远道:“还不够,再上来二三十个!”

        

管大不明船的原理,担心起来:“总领帮,这又不是人力船,上多了怕是拉不动吧?”

        

江文远道:“这是重力船,载重越大走得越快!”

        

“哦!”虽然管大及其他的帮中弟子都应一声往船上涌,但心里都担了一份心,生怕上人多了船不走。

        

眼看船上的差不多都被挤满了,江文远再向顾念儿道:“开船!”

        

顾念儿应一声,放开了制动杆,便听得船底发出“咯咯”连响。

        

具体船身设计时,江文远在船下的转轮上加了制动装置,平时船不动时,下面的转轮是被固定的,只有拉开之后才旋转。

        

其实上面的整个船板都是活板,这么多人站在上面,也就等于是重力。

        

很多人都疑惑着向脚下响动处去看时,船身两边的明轮已经转了起来,拨动“哗哗”水响,船也往前驶去。

        

刚开始还显得有些缓慢,未过多时,便如箭一般往前飞飘而去。

        

船上的人顿时欢呼起来:“真的不用风帆,真的能拉得动这么多人……”

        

岸上观看的人也跟着拍手喝彩:“我们清帮的船成功喽,以后再也不用升帆划桨了。

        

顾念儿坐在前面的驾驶椅上,也兴奋得大叫:“这种船好操作,只需要转动这里就能掌握方向了!”

        

一边说着,一边转头去看江文远,见他脸上不但没有兴奋的神色,而且还在皱眉想着什么。

        

“总领帮高兴一点好不好,你的船成功了,不用风不用人也能在水里跑!”顾念儿想把江文远也逗得兴奋起来。

        

她想看到他开心的表情。

        

江文远则道:“这船走得快了就有些飘,是调整变速系统好呢?还是增加重量好呢?”

        

其实江文远并不是不兴奋,他是注意到上这么多人,这船还是飘的,便在心中想解决方法。

        

“哎呀!那是等一下的事啦,现在应该高兴,这江风吹着,船飞驶着,多么舒服的一件事啊!你来!你来操作一下你的船试试!”说着,拉住江文远的手就要往转向盘上放。

        

江文远连忙抽手:“我不会!我不会操作的!”

        

这一声把整船的人都弄懵了,这船就是他设计的,他竟然说不会操作?

        

连抽几下,因为顾念儿力大,江文远也没在她手里抽出来,反而还硬按到转向盘上:“来!我教你操作!”

        

说着,顾念儿又腾出一只手来拢江文远肩头,好让他和自己挨得更近一些。

        

这样一来让站在驾驶椅后的无依不高兴了,伸手过去阻止:“你要干嘛呀?怎能和先生这么近!还抱着!”

        

顾念儿也是有意气她,“哼”了一声道:“怎么,我还要让总领帮坐我腿上呢,你能怎样?”

        

说着,一手揽住江文远的腰去提,大力出奇迹之下,竟然真把江文远提起,再一转,放到自己大腿上。

        

无依叫道:“你这妖精也太不要脸了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就敢这样……放开先生!”

        

江文远也惊叫:“放开我!放开我!你专心开船!”

        

因为顾念儿自幼是渔民,性子本身就野,加之幼年丧母,父亲又对她十分宠爱,后来又遇到了江文远让她真正心动的人,以至于对男女之间的事十分好奇,现在也不顾众人的眼光。

        

最为重要的是她在气无依,更加把江文远按在怀里不松,嘴里还在说:“总领帮不要动,我教你开船!”

        

“不就是开船嘛,我也能教先生!”说着,无依在江文远原来的位置上坐下来,也伸手往转向盘上去争。

        

“你一个小丫鬟会开船吗?还教别人!”顾念儿气愤说一句,倒也想看无依开不了船而出洋相的样子,便把手松开了。

        

“这有什么难的!”说着无依把手搭上转向盘。

        

只是刚开始的时候船身左右摇摆了一下,接着就稳定下来,无依也开心起来:“这船也没有什么难开的嘛!瞧把你神气得!”

        

顾念儿和江文远同时吃惊,没想到这船无依也能操作,她可是刚接触啊!

        

自然是江文远设计的这种船十分简单,即使是没有任何技术,也能即时操作。

        

但到底是无依没有经验,开着直往江心而去,江浪也越来越大,因为是明轮船,在江浪颠簸之下,明轮着水的面积渐渐变小,速度也变得慢下来许多。

        

江文远连忙道:“快回去,快回去!”

        

顾念儿一时得了理,嘲讽无依道:“你以为什么事都可以无师自通的吗?你这种没师父的只能叫野徒弟!”从无依手中抢过转向盘,折着弯往回赶。

        

因为江浪颠簸得厉害,顾念儿也不敢大意,松开江文远专心开船。

        

不得不说,顾念儿在开船上极有本事,调转船头尽量避着浪走,小船平稳下来之后,明轮着力更多,行驶的速度也快了,没一时,便离开了江心。

        

江文远道:“先把船靠岸!”

        

到在岸边,江文远并没有及时上岸,而是看着脚下的活船板若有所思。

        

过了一时,再道:“管领帮去带弟子弄些湿土袋子过来压船!”

        

虽然船也能走了,但是到在江心就颠簸,这让江文远难以接受,想试试再增加配重会怎么样。

        

管大带清帮弟子去弄来袋子,装了湿土,放到船上,最后又让人上满,再让顾念儿载着往江心而去。

        

这一次就没有出现刚才的现象,虽然也有颠簸,但是极为轻微,也没有出现明轮不着力的情况。

        

而且往反的速度也更快了。

        

“怎么这世上还有装得越多跑得越快的船?”船上所有人都纷纷惊奇。

        

而且岸上所有的人也都十分称赞,纷纷交谈之时,也都不离江文远的名字,有些分帮和进货商都来问这船是不是能卖?

        

江文远只说:“眼下这船还在试验阶段,如果以后能用,会先给我们清帮内部进货使用!”

        

虽然没有买到,但是分帮的人仍然十分高兴的离开太平洲。

        

同时,也把江文远造千里船的奇事传出了太平洲,沿江传入很多城市,也包括拥有两江总督衙门的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