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这可是三万英镑啊!好心疼

        

(感谢连续突击蒸鲍鱼的打赏和投票支持)

        

不只是大卫,其他的洋人也都皱紧了眉头,有的还相互点头:“应该就是巫术……”

        

看着这些洋人这样,漕运总督已经在心中暗爽许久,现在终于控制不住,在刘坤一身边低声道:“这些洋人一直都在说我们愚昧,没想到他们今天也会这样,竟说我们这是巫术!”

        

刘坤一自然也自信心爆棚,却更为关注他关心的事,脸含骄傲笑容:“大卫先生,你输了,你需要在栈桥装卸架原来四万英镑的基础上再加三万,就是七万!”

        

从懵圈中回神,大卫才猛然想起和刘坤一打赌之事,心中暗悔:“我也真是的,打的什么赌呀,而且对方明明让加一万就行,我却追加到三万!”

        

想到三万英镑就这么没了,大卫一阵心疼,转头看自己身边带来的洋人时,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因为他们正在交头结耳地说:“是巫术,应该是巫术,不然这船是怎么跑的呢……”

        

再也按不住胸中的怒火,这大卫怒吼道:“哇擦!别忘记,你们可是我公司里最重要的机械师,竟然说这是巫术!”

        

“可是……可是……这船真的没有动力系统呀,它怎么走的……”被骂之下,这些机械师都指着千里船痴痴地道。

        

大卫更是气道:“不要多说其他的,快给我弄明白这船是以什么为动力的!”

        

这次大卫来时,还把自己洋行里最好的机械师和设计师都带了过来,本来是想让江文远和他们谈栈桥装卸架的技术要点的,没想到现在大卫让他们研究这艘木船。

        

“是!”这些机械师虽然嘴上应着,但心里却没任何底气,走到栈桥边,弯下腰细细去看那千里船。 记住网址m.lqzw.org

        

但是一切动力都在船板下盖着,又怎么看得明白,看了多时,仍在不住摇头:“这就是普通的木船,根本就没有任何动力系统……不是巫术是什么?”

        

江文远并没有清朝人被洋人欺负的经历,自然不明白刘坤一等人的感受,但是极不希望自己设计的东西被说成巫术,叫道:“无知,这并不是巫术!”

        

“那是什么?”大卫伸头问着,两眼一亮,本以为这样江文远就会把原理说出。

        

江文远刚要解释,却被刘坤一打断话头:“我们这种千里船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装得越多跑得越快!”

        

大卫及他的机械师们又都连连摇头,明显是不相信。

        

刘坤一看向了江文远,因为刚才并没有负重试验,也不敢保证这船真的就是负重越大跑得越快!”

        

见江文远点了点头,刘坤一放下心来:“不信那就试船呀!”

        

当下,由江文远吩咐一声,把码头上的湿土袋子都装上去,因为这个船更大,还嫌不够,又重新装了许多新土袋子,最后都在整个船板上叠了几层,又让压船的人上去,眼见吃水线比上一次下沉很多。

        

江文远又让顾念儿开船,果然,这一次在更大负重之下,船的速度更高了,大卫和他的机械师们更是瞪大眼睛:“怎么会有这样的船,不是载重更多跑得更慢吗……”

        

而且这一次大卫和机械师们都看到船后的推进式螺旋桨,确定了这不是巫术,更加想要探究明白。

        

顾念儿架船刚在栈桥边停下,洋人机械师们就上到船上去看,有的在船板上研究,还有的把头从船舷探下,都快把头扎到水里了也没看明白。

        

更有的直接下到水里去查看,但也只是看到了螺旋桨和从底舱处伸出的传动轴。

        

仍不死心之下,便把船板上的湿土袋子卸下,想要掀开船板去看,刘坤一自然不能同意,指手道:“拦住他们!”

        

管大和李能掌先看了江文远一眼,就下到船上,把几十个机械师都堆上岸来。

        

大卫不干了,向刘坤一道:“刘大人,我可是付了三万英镑呢!你不让我看清原理怎么行?”

        

刘坤一含笑道:“三万块是打赌的钱,不可能让你们就这样知道我们核心技术的!”

        

“也就是说,如果我要知道这船的动力系统,还要另外再加钱是吧?”大卫问道。

        

刘坤一又是含笑点头:“眼下我们应该先把栈桥装卸架的协议签了,至于这船的动力系统,就是以后的事情了!”

        

这刘坤一也是老狐狸,为了让对痛快地付三万块钱的打赌钱,还故意给对方一个希望,因为大卫想知道这船的原理,就不可能耍赖不付钱,否则,极有可能永世也不知道原理了,更别说使用这项技术了。

        

大卫则又看向了江文远:“江先生,我们是能看这船的原理的,对吗?”希望能得到他的肯定。

        

江文远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了刘坤一。

        

大卫无奈,也只得点了点头:“好,我们现在就开始签约栈桥装卸架!”

        

说着,在机械师人群中又叫过来几人,让他们和江文远交谈,了解栈桥装卸架的技术要点。

        

刘坤一则和大卫一起进入长亭坐了下来,由大卫从公文包里取出协议,刘坤一细细看上面的条款。

        

听大卫又试探着问道:“这一次我们多付了三万,是不是能让我们在大清境内搭建装卸架呢?”

        

刘坤一没有接话,只是摇了摇头,他也想答应大卫,但是远在京城的太后不允,他也不能违旨。

        

“唉!”大卫叹了一声,想到多付的三万英镑,心里又疼了一下,但是想到能看到千里船的原理,脸上又露出笑容。

        

过得一时,刘坤一已经把协议上的条款看完了,再向江文远道:“江先生,没有问题,你可以在这协议上签字了!”

        

“协议?”对这个新词,江文远还是有些陌生的。

        

刘坤一又重复道:“就是合同!”

        

这个词江文远还是了解的,走过来,和大卫一起在长亭内的石桌上把协议签了,大卫付了钱。

        

但是大卫付的是英镑,这让江文远十分气愤,指着道:“大卫先生,我本是以诚相待,你却拿出这些花花纸当银钱吗?”

        

“这……这就是我们大英帝国的钱,在银行里可以兑换出任何一个国家的钱币!”大卫连忙解释,倒也没有多想,还以为江文远只是土老帽。

        

刘坤一连忙附在江文远耳边低语:“拿着吧,这是世界是上最值钱的钱!”

        

皱一下眉,江文远仍然不放心:“夏老哥,你过来看一下!”

        

因为夏竹林出国留过洋,这些他应该更清楚。

        

夏竹林过来看了几眼,点了点头:“这是真的,可以到银行里兑换成银子,还能兑换成大洋!”

        

虽然江文远对“大洋”这个词也不了解,但听说能兑换成银子,就放下心来:“这就好,那就由你拿着吧,抽时间去兑换出来,看够不够买高炉的钱!”

        

“啊!”看着这么多英镑,夏竹林惊叫一声:“这……这可是……”

        

江文远还以为他嫌不够,又说道:“别担心,如果不够,我们再赚!”

        

夏竹林连忙道:“不是,二十个高炉也够了,我是说这是总领帮自己的钱,怎能就这么给我呢?”

        

江文远道:“清帮早就不分你我了,我的钱也是大家的!”

        

“多谢总领帮!”夏竹林说着,对着江文远跪倒,竟然哭泣出声。

        

一者是江文远的行为确实让人感动,这本是他自己的钱,却连碰一下也没有就交给自己;再者,是想到自从离开张之洞,憋屈了这么多年,现在终于可以实现自己的理想了,怎能让他不激动到哭泣?

        

他一如此,管大,李能掌等清帮弟子也都跟着跪下:“多谢总领帮!”

        

刘坤一点了点头,暗想:怪不得这么多清帮弟子甘心拜他,就这份见财不取的心,恐怕我也难以企及吧?”

        

“快起来!快起来!”江文远说着,连忙把夏竹林扶起,又让管大、李能掌等弟子起身,再道:“真的够高炉钱了吗?”

        

“够了,够了!有这些钱,我们可以架起二十座高炉也没问题!”一边抽泣着,夏竹林连连点头。

        

因为当时的一英镑可以兑换六两银子左右,这些英镑就是四十多万两银子。当然,如果是把这些钱交给官府,由他们来采购高炉,还远远不够,因为官府运作之下成本太高了。

        

但是由夏竹林自己运作,足可以买入十几个高炉。那时,腐败的官府体制办事成本极高,就连当时的皇帝吃一个烧饼都要三两银子!

        

“原来你们要购买高炉呀!”大卫自然也听明白了,连忙伸着头道:“我们洋行就经营高炉,可以卖给你们的!”

        

夏竹林连忙道:“我才不买你们的高炉,洋行里的价格都很高,才不要被你们骗!”

        

“放心,有我和江先生的这层关系,我可以把价格压到最低,三十万两白银就可以卖给你们!”大卫一心想要知道千里船的构造,自然想要极力巴结江文远。

        

眼见江文远就要点头,刘坤一连忙又道:“不知道江先生愿不愿意用二手的高炉?”

        

还没等江文远说话,夏竹林已经眼中放光:“哪里有二手的高炉?”

        

对于高炉来说,这位夏竹林可谓是行家,他知道二手的价格很低,而且也能用,自然是这种二手的更为划算。

        

刘坤一道:“二手高炉现在多得很,因为很多洋人的铁厂正在撤资离开大清!”

        

“撤资?为什么?”夏竹林问道,很多洋人在大清开办铁厂,可谓是高炉一响黄金万两,怎么会撤资呢?

        

刘坤一道:“因为我们大清要和洋人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