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一征上海滩

        

“小刀会又是什么会?”江文远不解问道。

        

李征五道:“小刀会原是福建一带的秘密帮会,几十年前传入上海,后来在闹长毛子的时候,他们积极响应,长毛子战败后,上海小刀会也随之覆灭,当时的首领陈阿林突围败逃,去了南洋避难,前几年他的女儿陈秀舟再回上海,招集旧部重建小刀会,于是,也就有了现在的上海小刀会!”

        

听完对小刀会的简略讲述,江文远道:“原来不是哥老会!”

        

乔治连忙道:“虽然他们不是哥老会,但是人员众多,足有数千,我本来是想把高炉给你们运过来的,但是整个铁厂都被他们的人占满了,怎么也运不出,只有找到李征五兄弟一起来找江先生!”

        

李征五也跟着点头:“是的,现在的上海滩是小刀会的天下,之前的上海除了我建的宁波后帮,还有宁波前帮,但一个月前,宁波前帮被他们给灭了!”

        

说着,李征五眼圈微红。

        

“灭了?”江文远瞪大眼睛,因为只是商业合作上的关系,他对分帮没有太多过问,但是却十分关心,更不能容忍分帮被灭:“你怎么不给我说?”

        

李征五道:“上海小刀会实在过于强大,不想让总领帮去冒险!”

        

“走!去上海!”江文远也是怒了,身为清帮总领帮,自己的分帮都被灭,如果不替他们讨回公道,还有什么脸面做这个总领帮。

        

江文远是个行动力极强的人,说了一声,已经站起身来。

        

乔治想到请江文远去上海,自己就能拿到双倍的钱,欢喜得直握拳头。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李征五却有着满满地担心:“总领帮,咱去多少人哪?上海小刀会可是不下万人呢!”

        

江文远道:“我去就行了?”

        

“就你一个人吗?”李征五瞪大眼睛。

        

“去我一个人还不行吗?之前泰州和镇江都是这样,而且这一次还有你们呢!”说着,江文远往周围环环去指。

        

但也只有李征五、顾念儿和乔治。

        

李征五道:“我觉得还是应该带上持弩手,让管李两位领帮也随行!”

        

“江淮四的人一直都在窥探我们,持弩手万万调动不得,而且管李两位领帮管着几家作坊,也抽不开身,全帮上下只有我一个闲人!”

        

见李征五仍然没有站起的意思,江文远不耐烦起来:“之前我还挺看好你,怎么现在也婆婆妈妈的?”又伸手去拉李征五。

        

李征五无奈,只得站起身,和乔治、顾念儿一起往外走。

        

到在码头,江文远和持弩手打了声招呼就上了千里船,刚要开船,忽听岸上无依喊道:“先生要去哪里呀!”

        

还没等江文远接话,就听顾念儿在驾驶椅上道:“我们要去上海呀!总领帮说要带我去,就是不带你!”

        

“先生说不带我了吗?”无依说着,来到栈桥上,质问的眼神看向了无依,撇着嘴,全是委屈。

        

江文远暗暗叫苦:“你两个较劲别带上我好不好?我什么时候说不带无依了!”

        

如果时往常,顾念儿一定会刁难无依一番,但这次却例外,眼珠转了几下,说道:“那你快上来吧!”

        

无依还来劲了:“你让我上来我就上来呀,偏不!”

        

顾念儿道:“那你别后悔,这次去上海,你家先生要见杨大和杨二两位小姐,而且小刀会的大首领陈秀舟应该也是个美女,恐怕这次你们先生风流债还不小呢!到时候排队都没你的号!”

        

虽然这顾念儿表面看起来疏旷,但还是有些心计的,他怕自己一个女孩去上海拦不住杨大杨二什么的,便让无依也一起上来,这样也能多个帮手。

        

“我和我家姑娘好苦的命哦,怎么这情敌一个接一个的往外冒哇!”埋怨了一句,无依连忙改口:“我去!我去!”跳上了船。

        

顾念儿拉开制动掣,千里船驶离码头,顺流而下,往东而去。

        

之前,江文远也见过顾念儿和无依在一起,真是一山不容二虎的架势,轻者拌嘴,重者还动手。

        

但是这一次却是出奇的现象,她两个不但连拌嘴也没有,还手拉着手坐在前排的驾驶椅上有说有笑。

        

而且说笑间还时不时半含仇恨地白江文远一眼,好像江文远现在是她们共同的敌人。

        

“咋回事?”江文远一脸不解,你们的和谐社会建设得也太快了吧!

        

无依白一眼过来:“谁让你没事总招惹女孩子!”

        

江文远欲哭无泪:“我没有,我哪里招惹了?”

        

无依和顾念儿也一时觉得理亏,是他没有招惹,而是自己缠着他的,但一时又不肯认输,再向江文远嗔道:“谁让你长这么帅?”

        

“我……”江文远又一时无语:“难道这也是我的错?”

        

顾念儿觉得这得理由也不恰当,又改口道:“谁让你那么有才!”

        

“我……”

        

“谁让你那么招女孩子喜欢!”无依觉得这个借口还是成立的。

        

“好吧!我错了,你们怎么说我就怎么认错!”明知她两个对自己有气,江文远也不再争辩。

        

千里船顺流直下,往东而去,只用了半天时间便到了上海,李征五道:“先生直接把船停到我们家的码头上吧!”

        

李征五的家族本就是航运业起家,自然在上海也有自己家的码头,只是因为李征五年纪过小,还没有接手家族产业,这才跟着江文远成立了宁波后帮。

        

在码头上停了船,下来,出了码头刚走四五个街口,就听见一声呼哨响起,接着,街道前后的人流向自己涌来,有的手中拿着棍棒,有的手中拿着锤子和斧头。

        

那时还是晚清,上海滩打斗时并不是齐刷刷的斧头,因为斧头用铁多,钢铁生产薄弱的年代,斧头也挺贵的。

        

迎面两个彪形大汉,赤着上身,胸毛都有一寸多长,正带着队往前而来。

        

“这些是什么人哪?”江文远刚一这样问出,就听李征五在他身边道:“这些就是小刀会的人!”

        

“哦!原来他们就是小刀会的人哪?”江文远说间,又转头往街道前后去看,见整个街道挤得风雨不透,都是小刀会的人,不可能从前后逃脱。

        

无依和顾念儿听见,连忙挡在江文远身前。

        

“我说让你多带些人你偏不听,现在刚下码头就被人家围了,这可怎么好呀?”李征五埋怨说着,哭腔都带出来了。

        

如果江文远在上海出了意外,兴武帮的人又如何肯放过自己?因为是自己请他来的。

        

“不就是这些人吗?有什么好慌乱的?”江文远却不以为然。

        

“什么叫不就是这些人吗?这都把街道堵满了,自己只有这么几个人,又往哪里去躲?”李征五仍然带着哭腔道。

        

“这不是有个弄堂吗?进去!”说着,江文远闪身进入旁边的一个弄堂里。

        

那时的上海,一般在弄堂口喜欢立一个牌楼,当然名字不叫牌坊,而是叫标志坊,上面写着地名。

        

有的是砖石结构,有的是木瓦结构,而江文远所进的这个弄堂是木瓦结构的,下面打了桩,上面用檩梁粗细的圆木搭成,最上面罩了琉璃瓦遮雨。

        

向那那标志坊看了几眼,江文远又向顾念儿道:“有没有握把它推倒?”

        

“没有问题!”顾念儿说着,双手已经扶住坊柱,先往怀里拉了一下,再向外猛推而去。

        

“轰隆!哗啦!”两声连响。

        

虽然是四柱牌坊,但其中一个立柱倒下,整个坊顶连同上部的琉璃瓦都倒落下来。

        

小刀会众人还以为江文远要逃,便涌着追来,刚追到牌坊前,就被倒落下来的房檩和琉璃瓦砸死了几个,剩下的也连忙向后退了几步。

        

江文远又道:“别愣着,把另外几根立柱也弄倒,把房檩和椽子尽量都捡回来!”

        

虽然李征五和无依不知道他的目的,但也连忙按他说的,去把房檩和椽子都捡了回来。

        

顾念儿也把另外三根立柱都推倒,也搬入弄堂。

        

“接下来呢?”顾念儿感觉江文远又要制造杀人利器,竟然又莫名兴奋起来。

        

江文远向上看了一眼:“你用檩子把这上面扯的晒衣绳子弄下来!”

        

那时的弄堂上空,总是被扯了很多道绳子,是居家晾晒衣服所用。

        

顾念儿应一声,抱起一根檩子,向上支起,也不管绳子上的衣服,先搅动着在檩头缠了两下,再往下一拽,就把绳子拉下来了。

        

一连拉下来很多根,江文远道:“够了!”又让顾念儿把两根檩子中间用绳子绕了几道。

        

再让顾念儿把捆扎起来的檩子抱起,斜放在墙上,又左右分开。

        

因为两根檩子中间被绳子扎捆多道,分开之下,就变成了十字架的形状,只不过一端更长,一端更短,短的那一端抵住墙面,端长的一根支在地上,另一根横伸出来。

        

江文远又道:“都来,这样往下压这个檩子!”

        

无依、李征五及那个洋人都过来,往下压那根伸出檩子的一端。

        

因为两根檩子形成十字架,距离本就缩短了,再通过下压之力,让两个根檩子合在一起,长度增加,抵得那面墙再支撑不住,往对面就要倒。

        

江文远喊了一声:“墙那边有没有人,快跑开,墙要倒了!”

        

说完没多久,就听得“轰隆!”一声,墙面倒了两丈多,尘土飞扬。

        

江文远又向李征五道:“日后你来赔偿人家!”

        

“这还用说吗?”李征五应着,却一脸的懵,不知道江文远要干什么。

        

江文远又转头向顾念儿道:“上次在镇江用过的抛石机你还记得吧?”

        

“记得记得!”顾念儿连声答应,她本就聪明,自然也明白了江文远的用心:“总领帮是说用这几根房檩制成抛石机,向外抛砖头砸这些小刀会的人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