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隐藏的弟子也很多

        

跪在江文远面前那些人说:“总领帮虽然不认得我们,但我们也是清帮中人哪!”

        

江文远又疑惑道:“你们也是清帮中人?”虽然跪倒的人多,但是江文远一个也不认识。

        

最前面的一个“哦”了一声醒悟,再解释道:“我们都是旧漕帮中人,我是临清前帮的船工,名叫胡阿骨,因为秃头,别人也叫我葫芦瓢,这位兄弟是临清后帮的,名叫陈二狗……”

        

江文远去看他两个时,胡阿骨年近四十,头上秃了一半,头顶真有点像瓢;他身边的那个陈二狗倒和他的名字不相符,两撇八字胡,斯斯文文的。

        

“我是常州头的船工齐大个!”又一个高大汉子道。

        

“我是安徽头的船工……”

        

“我是泰安帮的……”

        

……

        

一时之间,纷纷乱喊,都向江文远报自己的帮头。

        

自雍正改革漕运后,都是以运河河段或者是地名为帮名,像兴武九帮、江淮九帮是以河段来进行分帮的,还有一种分帮方式就是地名前后,比如常州有两帮,就分为常州前和常州后,还有的一府就以帮,就以府名为帮名。

        

江文远又不解问道:“你们的原漕帮所在地并不在上海,怎么都来了这里?”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齐大个道:“总领帮不知道,现在离运河正式停废已经十几年了,我们这些船工没有土地,除了行船也再没其他本事了,本地无法生活,只有逃往外地,我们听说官家停了漕运之后又改海运,而海运就经过上海和天津,我们就想着来这里帮着扛扛包赚点小钱糊口,哪知……唉!”

        

这齐大个虽然是个汉子,但是见到江文远却像孩子见到家长一般,说话间两眼是泪,哽咽着都说不下去了,又不想让外人看到自己流泪,只得叹息一声停止。

        

“怎么?”

        

胡阿骨接着道:“哪知,我们来了之后,上海是小刀会的天下,所有的码头都被他们霸占,除了他们会内的人,外人一概不让插手,干不上活没有收入就吃不上饭,有些兄弟去做了抢劫的勾当,还有的去做了小偷小摸,但是被小刀会的抓到也难有好下场,有的当场就给杀了,还有的直接剁了手,这位叫小迷瞪兄弟就因为偷钱,被他们剁了手!”

        

说着,胡阿骨又拉起他身边一个身材瘦小的孩子,让江文远看他的手。

        

江文远看看过去时,这小迷瞪的一只手已经没了,一个大大的伤疤把内部的骨头包住。

        

江文远问道:“可是我数月前也让周围分帮来太平洲进货了,答应穷苦船工没有本钱可以赊销,你们也完全可以开门店呀!”

        

陈二狗更是含泪道:“虽然总领帮这样,但在上海流浪已久,连明天吃饭的钱都没有,又无家无业,又到哪里弄租店面的钱哪?我是在李分帮的资助下才开了一家家具店,老胡是两三百兄弟凑钱才开了一家铁器店,还平时都处于半营业状态!”

        

看着这些朴实又穷苦的漕帮船工,江文远心中都替他们疼痛,深施一礼道:“我这个总领帮做得失职呀,竟然让你们如此穷困!”

        

他一施礼,所有的漕帮船工也都纷纷再次磕头:“这不怪总领帮,是我们不争气……”

        

李征五叹息一声道:“我错了,我不知道清帮这么多清帮兄弟都在上海,否则也能接济你们一下!”

        

正是今天江文远来了这里,小刀会又大张旗鼓地叫喊杀清帮总领帮,才把整个上海滩的旧漕帮船工都聚了来,否则,谁也不知道这里有多少旧漕帮的人。

        

“虽然我们没见过总领帮,却听过你的事,我们都以总领帮为骄傲,每人都以清帮人自居,就是盼望着总领帮有一天能来上海,能收了我们,替我们撑腰!”齐大个说道。

        

江文远本就看不得穷苦人受难,更何况还是旧时漕帮中的人,最为重要的是他们衣领无周之下还时时想着自己这个总领帮,今天关键时候,更是他们救了自己。

        

眼含热泪,再也止不住悲声:“是我江文远对不住大家,我应该早来上海的,我应该早来上海的……”

        

自责着时,又急忙把前面跪着的人搀起:“快起来快起来,大家都起来……都起来……”

        

众船工都从地上站起,再齐向江文远施礼道:“我们都听总领帮吩咐,只要总领帮一句话,我们就杀向小刀会!”

        

所有船工都纷纷喊喝:“杀向小刀会,杀向小刀会……”声音震天,就连在大街上没有看到江文远的,也跟着举臂高呼。

        

江文远连虚虚向下挥手势示意停止,又说道:“众位兄弟,你们跟着我这个总领帮,就不会让你们做拼命的勾当,但是你们放心,所有伤害过我们清帮的人,我都会让他们得到惩罚,我会让小刀会在上海除名,以后的上海滩是我们的清帮的天下!”

        

胡同内这些失业船工听着,都愣了,疑惑的眼神看向了江文远,一个不解道:“不打不杀不拼命,怎么让小刀会在上海除名呢!”

        

又一个自然是听说过江文远之前的事迹,说道:“总领帮有总领帮的本事,之前他就一个人灭了很多家山堂,小刀会还能逃得了被灭的下场吗……”

        

被这名船工一提醒,所有人才安静下来:“总领帮说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

        

都精神振奋,等待江文远给自己派活。

        

江文远去看这些失业船工时,有的刚才打斗时受的伤仍在汩汩冒血,便连忙道:“眼下应该先给你们治伤!”又向李征五道:“李分帮,你带受伤的弟兄去找医馆治伤,钱你先垫付,回头我还你!”

        

“是!”李征五应一声,挤着人群出去,把受伤的集中到一起,为他们治伤去了。

        

不知何时,江文远身后多了几个人,江文远突然回头就看到了他们,其中就有刚才用竹杆的主家,其他几个想必也是这条弄堂里的住户。

        

见江文远回头,几个住户对江文远深施一礼:“原来这位就是传说中的清帮总领帮江先生了?”

        

江文远也连忙施礼:“正是在下,无奈之下逃入了你们这条弄堂,搞得一片狼籍,在此向众位大哥赔礼!”

        

几个住户都连忙摆手:“无妨无妨!只要江先生帮我们除去小刀会,这里搞得再乱也没有怨言!”

        

“怎么?是小刀会欺负过你们吗?”江文远问道。

        

那竹杆主家说道:“何止是欺负呀,简直就是不给我们活路,铺子上他们要收保护费,如果不给,他们当场就砸,而且看到铺子里有值钱的东西当场就抢,当然,也包括漂亮女孩!”

        

“这小刀会和哥老会也没有差别呀!”江文远也气愤道。

        

胡阿骨也在江文远身边,接道道:“何止是没有差别,比哥老会还不如,他们在街上也开店铺,是比平常高出几倍的杀猪价,只要买主一碰就要付钱购买,否则就是暴打,虽然我也从太平洲进过一些农具,但也买不出去,因为小刀会内店铺的家具没有卖完,就不让我开门!”

        

另一个弄堂住户也道:“不只是他们在生意上霸行霸市,而且在挑脚、搬运等等行业上也不允许外人插手!”

        

“最为重要的是,他们还下户白日就抢劫,刚才我还以为是他们又在抢谁家,明明听到动静也不敢出门!”竹杆主家也跟着向江文远诉苦。

        

“可怜我们家的女儿,被他们拦住,当街扒光了衣服取乐,受不了羞辱,我女儿当夜就投江自尽了!”

        

“我老父亲都七十了,因为没有及时给他们让道,就在街上被活活打死!”

        

……

        

当时的上海洋人杂居,清政府不敢管,洋人也不管中国人的治安,可谓是无法无天的地方。

        

这些住户似是遇到了救星一般,向江文远说了很多小刀会的罪行,众失业失业船工们更是向江文远说个不停,很多说到委屈处都两眼是泪。

        

一直说到天近黄昏,李征五也带治伤的人回来了,江文远和几位住户告辞,吩咐李征五过些时候来赔偿,就随李征五回了他的店铺。

        

他一走,近万清帮弟子都跟在后面,浩浩荡荡在街上长长地涌着。

        

一边往前走,江文远向顾念儿道:“念儿,你身上还有没有钱?”

        

顾念儿道:“有呀,镇江时你让我把一根金条换成零钱,除了雇了一趟车,其他的钱还没花呢!”

        

“哦对了!”江文远也突然想起:“我身上还有四根金条呢!”从怀里掏出交给李征五:“麻烦李分帮把这些换成散钱,将来给他们建些店铺!”

        

李征五点了点头:“店铺包在我身上了,但是这钱我却不能收!”

        

硬塞到他手里,江文远又向胡阿骨这些失业船工道:“是不是上海所有的的清帮弟子都在这里了?”

        

胡阿骨点头:“应该是!今天总领帮来了,相信所有的人都会聚过来!”

        

“你们中应该也有会写字的吧!”江文远又问。

        

陈二狗道:“这个我就会!”

        

江文远“嗯”了一声:“那就麻烦两位老哥费心,你把在场所有的清帮弟子的人名和帮头都统计一下,我要视帮头帮你们建店铺!”

        

“啊?”胡阿骨等人听见,都疑惑一声,有些不敢相信。

        

平时他们极希望见到江文远,但也只是希望江文远能带自己打下地盘,让自己去码头扛包挣些钱,没想到江文远说要替他们开店铺。

        

“总领帮是说要给我们建店铺?”听到的人都惊疑问道。

        

“是呀,你们是我清帮弟子,我不能让你们再受欺负,也不能让你们再挨饿,开家店铺是个长流钱,足能养活你们自己和家人!”

        

江文远对这些人是真正的关切。

        

“多谢总领帮!”人心都是肉长的,自然这些失业船工也感觉到了江文远的关切,都跪在当街,有的即使没有听到江文远的话,但也跟着跪下感谢。

        

让大家站起身,胡阿骨便道:“走吧!都去我的胡记农具店,由二狗兄弟给你们登记帮头,以后大家就是正式的清帮弟子了!”

        

听到这话,所有人高声呼喊庆祝,这就证明自己有了归宿,自己是真正的清帮弟子了。

        

又听胡阿骨喊了一句:“总领帮还说要替我们开店铺!”更是让所有人又欢呼又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