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来吧,你睡我两个中间

        

转头看到胡阿骨和陈二狗脸上满是惊恐,江文远连忙解释:“当然是杀小刀会的人了!

        

“哦!”陈二狗醒悟一声,想起江文远说要灭小刀会的事,又疑惑道:“箱子怎么能杀人呢?”

        

江文远也没多作解释,仍然在纸上画着,除了一个箱子表面的形状之外,还有箱子内部的结构图及很多零件……

        

画完递给陈二狗:“做七个,天亮我就要,能做成吗?”

        

“能!”陈二狗点头应声:“我让我几个徒弟帮我,应该没问题!”

        

转头,江文远又看向了胡阿骨:“你之前也是铁匠吧?”

        

见胡阿骨点头,江文远又道:“你的打铁炉是不是现在还能用!”

        

胡阿骨道:“当然能用了,只是没有材料和炭块,因为我们实在是太穷了,店面被小刀会欺压得只是半营业状态,又有许多兄弟都来吃饭,难以存得住钱哪!”

        

“那就好!”江文远道:“材料倒是不难,可以用你店里的铁器毁掉重塑;炭的事交给李分帮吧,让他的人去取些炭过来,要快!”说间,也没抬头,又取出一张纸画了起来。

        

李征五虽然不明白江文远的意思,仍然连忙吩咐随来的伙计回去取煤炭。

        

未过多时,江文远也已经把手里的图纸画好了,递给胡阿骨:“这个东西你能做得成吗!”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胡阿骨拿在手里去看时,见是三尺左右的长刀,倒也没有多宽,并不是平常的刀柄,只是开两个孔而已,而且圆孔处又有细管,应该是为了平衡刀身而用……对刀身的锋利程度有极高要求。

        

“这……这是什么呀总领帮?”连看了多眼,胡阿骨也没看明白。

        

江文远道:“杀人门?”

        

“杀人门?是对付小刀会的吗?”疑问一声,胡阿骨似是明白了,但又似没有明白,又皱眉不解:“这半点也不像是门呀?”

        

“你按我说的做就行了!”回应了一句,江文远又问道:“对了小迷瞪呢?”

        

“我在门口这里呢!”未知何时,小迷瞪也进入矮房中,不敢挨着江文远坐,便在门边脱了鞋子,蹲坐在鞋上,他身材比较小,灯光又暗,江文远没有注意。

        

这小迷瞪起身,到在江文远身前,施了礼。江文远问道:“你偷盗技术怎么样?”

        

这小迷瞪还以为江文远要惩罚自己偷盗,连忙解释:“总领帮我可没有偷平民百姓啊!而且偷来的钱财也都分给兄弟们吃饭了!”

        

江文远连忙摆了摆手:“我是问你真正的技术,因为我要用到你的这一技术?”

        

一听江文远说这话,这小迷瞪顿时来了精神:“在上海的采荷界,我排第二,没人敢排第一!”

        

江文远知道,“采荷”是黑话,就是偷盗的意思,又问道:“你溜门撬锁的怎么样?”

        

不等小迷瞪解释,胡阿骨就笑着说:“他最擅长的就是溜门撬锁,不但能把锁打开,还能把锁复原,半点也不影响再次使用!”

        

“但现在只剩一只手了,还行吗?”江文远又问。

        

“我一只手也顶别人几只手用!”小迷瞪用他那只好手连连拍着胸脯保证。

        

“采荷界你还认得谁?”

        

小迷瞪道:“还有十几个兄弟,但也都是我们清帮的!”

        

点了点头,江文远说:“那就好,你带十几人明天去把小刀会首领们的住址都给我察清,只察看不动手,回来告诉我,要特别留意他们的门窗!”

        

小迷瞪连忙点头。

        

“哦对了,还要留意他们的动向,看他们明天是不是要开会,一早就来告诉我!”

        

“好!”小迷瞪再次点头。

        

胡阿骨和陈二狗不解问道:“开会,他们为什么要开会?”

        

“因为我来了呀,他们要开会怎么对付我们?”被江文远这样一说,胡阿骨和陈二狗才连忙点头。

        

见一切都吩咐妥当,江文远又道:“都按我说的去忙吧,小刀会覆灭后,上海滩就是我们清帮的天下了!”

        

虽然胡阿骨和陈二狗不明白江文远的具体操作,但既然他这样说了,自然也不会成空,都极为兴奋地应声,走出矮房忙手里的任务去了。

        

说话间,前面农具铺里的人声渐渐变稀,想来是快要登记完了,未过多久,李征五拿着几卷纸张来到江文远面前:“总领帮,我把上海的清帮子弟都登记完了,对他们的帮头进行了大致的划分,大概有七十几个!”

        

江文远接下,见上面都是人名,再有就是泰安帮、滁州帮、徽州前帮、徽州后帮等分帮名称……

        

也没有细看,就回交到李征五手上:“李分帮拿着吧,之后就由你按帮头给他们建店铺,如果钱不够就由你先垫付,回头我让管李两位领帮还你!”

        

李征五道:“哪里还需要让总领帮还,我正为之前没有照顾到同帮兄弟而自责呢,这些钱就让我出吧,一定保证给兄弟们建更好的店铺!”

        

说着,又把昨天江文远付给自己的四根金条要还回去,江文远没有接受。

        

这李征五本就是家大业大的少公子,完全能出得起这些钱,而且这李征五也是热心豪爽之人。

        

也正是因为李征五这样,之后在上海滩帮其他分帮建了店铺,才有他在上海独立时动员清帮,成立沪军光复军,从而奠定他在国民政府中的独特地位。

        

当时,李征五道:“总领帮,我们现在可以回去了吧?”江文远点头,被李征五的人护送着回宁波后帮的店铺。

        

路上,江文远又道:“之后李分帮可以研究一些密语!”

        

“密语?”李征五有些不解。

        

江文远道:“就是我们帮会中的内部语言,这样就能辨别是不是我们清帮中人了,在清帮弟子遇难之后,可以通过这些密语对同帮的进行联络……”

        

李征五是上层社会的人,对下层帮会的密语并不是太了解,但是听江文远一番解释之后,也猛然醒悟:“对呀,只要知道密语,即使双方不认识,也能知道对方是不是清帮弟子,如果这样,就能把整个上海的清帮都联系在一起,其他地方的陌生清帮弟子来到上海时,也能通过密语相认!”

        

说间,就回到了宁波后帮的店铺内,李征五吩咐人为江文远、无依、顾念儿准备了三间上好的房间。

        

刚把江文远让进房内,江文远又道:“对了李分帮,你帮我找一些蚕丝绳过来,要多,要快,我明天一早有大用!”

        

“好!”李征五应一声出去,未过多久再次回来,竟然抱了一匹丝绸:“实在是对不起总领帮,我去隔壁我们家的丝绸店找了一下,没有找到蚕丝绳,便给你拿来一匹丝稠,你剪成布条也能当成蚕丝绳用!”

        

说着,又从布匹底下递出一把剪刀来。

        

江文远苦笑出声,这位李大公子也真是的,竟然舍得让自己把这么一匹好好的丝稠剪成布条,不过眼下也没有办法,但是接着又皱一下眉,向李征五道:“既然如此,你帮我把顾念儿和无依叫到我房里来!”

        

李征五暗暗吃惊:“总领帮果然了得,竟然同时让两个女孩陪宿!”

        

当然也不会多说什么,放下绸布匹和剪刀,出门而去,先到在顾念儿房外敲门:“念儿姑娘,总领帮说今夜让你去他房间!”

        

顾念儿刚接触李征五家的洋床,正在兴奋地瞧稀罕,突然听到门外这一声,兴奋得跳起来“耶”了一声:“嫁给他都几个月了,他终于今夜想要我了吗?我可得好好打扮一下……”

        

自从泰州擒任春山那一夜顾念儿穿上嫁衣,她就相信自己已经嫁给了江文远,之所以她对江文远言语无忌,也是因为她觉得已经是对方的人了。

        

刚一这样说,就听门外李征五又对旁边无依的房门敲得“笃笃”两响:“无依姑娘,总领帮说让你今夜去他房间!”

        

让顾念儿刚刚兴奋起的神色又黯然下来,再怨道:“你要一夜弄两个呀!那么弱的身板你受得了吗?”

        

虽然心下埋怨,但仍然快速整理衣服,如果自己置气,就便宜无依了。

        

本来还想穿自己旧时做的嫁衣呢?但自从到在太平洲,就换成了清帮的女式帮服,旧时那套嫁衣没有带来上海。

        

低头看看,帮服似乎比自己的嫁衣还要好看,反正也是大红的,便连忙拉开房门,来到江文远房间,一脸红晕的进入,见无依已经早自己进入,也红着脸,站在房内低头扣手,身躯连连扭动着,嘴里还在低声嘟囔:“姑娘别怪我抢了先呀,我只是帮你试一下而已,如果我不试,也只是便宜了人家……”

        

也没细听无依的嘟囔,顾念儿向江文远问道:“总领帮你喜欢什么睡姿?”

        

江文远想也没想,习惯性的答道:“侧睡!”

        

“向左侧睡还是向右侧睡?”顾念儿又问道。

        

“左侧睡!”江文远仍然没有多心,一边关门一边回答。

        

“那好,我先在床上抢个好位置!”顾念儿说着,便一跃睡在了床的左半边。

        

因为李征五家族早就是上层大商人,接受西方观念更早一些,睡得床也都是席梦思软垫。

        

无依不高兴起来,怯懦又害羞地走过来,推了两下已经躺在床上的顾念儿:“你去睡另一边,我要睡在他怀里!”

        

顾念儿道:“休想,我抢的风水宝地怎能让给你,你进来那么早没抢到手,还怪我呀!”

        

见顾念儿说得坚决,无依也是无奈,只得围着床垫绕了半圈,来到右边,嘴里不住埋怨:“我怎么这么迷瞪呢,好好的位置被她抢了,我却只能睡在这边,伸手摸到的都是他的后背和大腚……”

        

江文远关好了门,突然回头,看到床上的情形,吓了一跳,伸头疑问:“你们这是……”

        

顾念儿红着脸却故作轻松,拍了拍她右边的空位:“你睡在这里,我们两个睡在两边!”

        

“大腚就大腚吧,睡吧!”无依半含埋怨地说一句,又干脆在右侧躺下:“来吧,你睡我们两个中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