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搓绳是要玩捆绑吗?

        

江文远惊得脖子又伸长一节看过去:“你们在干嘛呢?”

        

无依道:“当然是睡觉了!没事哇先生,这床垫很大,我们三个睡一头也很宽敞的呀!”

        

“来吧!”顾念儿和无依都向中间的睡位指了一下。

        

江文远才算弄明白怎么回事,原来是这两个丫头误会了,这倒好,还一个豪放派,一个婉约派呢!

        

无语了一时,江文远又怨道:“我是让你们两个来睡觉的吗?”

        

“不然呢?”无依和顾念儿同时疑问。

        

“我是让你们两个过来搓绳的!”江文远气愤道。

        

“搓绳!”顾念儿疑惑起来:“做这事的零件都在身上带着呢?还要搓绳干嘛?”

        

无依更是有些担心地道:“早就听说男人会的花样多,没想到这么多呀!还要用绳子的哇?”

        

见越说越不像话,江文远气愤起来:“你两个给我起来,搓绳!”

        

“哦!好吧!”见江文远说话严厉,两个女孩也不敢不听,从床上下来,来到江文远身边。 一秒记住https://m.lqzw.org

        

江文远拿起剪刀,在她两个面前展示一下。

        

两个女孩都吓得一个机灵:“还要剪我们身上的什么东西吗?但是我们身上也没东西可剪呀!”说着,都把前胸抱紧。

        

江文远气得直叹气:“你们都在想些什么呀?是剪它!”说着,抽出那匹绸布的头,纵向连剪了两刀,再撕开,又说:“记着,就剪这么宽,再纵向撕开,多弄一些布条,我们搓成细绳!”

        

把剪刀交给无依,无依脸上懵着圈,接下剪刀,按江文远所说,先剪一下,再纵向撕开,把完整的一匹稠布撕成布条。

        

江文远拿起一根,把一头递到顾念儿手中:“你搓那头,我搓这一头,先搓成布揪子,再合在一起变成绳子!”

        

“哦!”顾念儿接住布条的另一端,搓动两手,和江文远对搓起来。

        

“是这样搓吗?”顾念儿又问。

        

“不对,你搓反了,应该反过来这样搓!”

        

门外,李征五听着房里,脸上含笑低语:“总领帮真会玩,这是让人家给他搓什么呢?”

        

耳中听着,脑中也不断脑补少儿不宜的画面。

        

“怎么越搓越细呀总领帮?”房中顾念儿的声音又向外传出。

        

“绞在一起了,当然越搓越细了!”

        

李征五听着,心里不解起来:“不是那个东西越搓越粗吗?怎么会越搓越细?”又听房中江文远的声音道:“好,就搓成这样,我们两个合在一起!”

        

李征五又在心中暗惊:“终于要合在一起了吗?”

        

又听房中江文远道:“我们合在一起之后再反向搓,对,就是这样搓,越搓劲越大……”

        

李征五少年的心中又有不解:“合在一起怎么搓?而且还越搓劲越大,这是什么原理?”

        

正在心中努力猜测之间,又听房中顾念儿的声音不满道:“总领帮不行的,这种绳子太细了,捆到我身上会很疼的!”

        

“哇!总领帮是要把她两个捆起来玩吗?好刺激!好刺激……”

        

“什么太细,什么捆到你身上!”江文远的声音气愤道。

        

“好吧,你说怎样就怎样,谁让我是你的通房丫头呢?”又有顾念儿无奈又的声音传出:“其实在这件事上没帮必要捆我的,虽然我也劲很大,但是在这件事上我还是有分寸的,一定不会伤到你!”

        

“什么伤到我?”江文远又气愤地问了一声。

        

“好吧!如果你觉得这样好玩,那丫头就依你吧!”顾念儿的声音又道。

        

“我觉得咱还是应该搓得粗一点!”顾念儿的声音又道。

        

“不能粗了,只能这样了!”江文远的声音道。

        

……

        

到底是李征五少年气盛,在门外听了一时,感觉小腹下发热,再受不住,连忙静心回房休息去了。

        

房中的江文远三人自然不知被人听了墙根,仍在专心做自己的事情,眼看无依把绸布都剪成布条,江文远和顾念儿也都搓成了绳子。

        

看了看地下绳子的数量,江文远道:“好了,应该够了!”

        

“够了?”顾念儿问了一句,那就开始捆吧,说着:“来到床边坐下!”

        

无依更为单纯一些,放下剪刀疑问道:“捆?捆什么?”

        

顾念儿道:“把我们两个捆起来,你快过来,过来和我一起坐在床上让他捆呀!”

        

“为什么要捆?”虽然无依不明白,但还是到在床边坐下。

        

“要不要我们摆个姿势?”顾念儿又向江文远问道。

        

江文远一脸懵,疑惑地眼神看过来。

        

“我摆成这样的姿势让你捆好不好!”说着,顾念儿在床上侧着倒下,把双腿抱起,折到前胸位置。

        

无依不解,问道:“姿势是什么呀?”

        

顾念儿答道:“就是方便做那种事的姿势!”

        

“哦!”无依应一声,懵懂着也做了一个顾念儿的姿势。

        

“你们……”江文远惊眼看着间,似是也明白了,原来这顾念儿一直都歪想着,怪不得刚才听她说话那么奇怪呢?

        

心中哭笑不得间,又吼道:“你们两个给我下来!”

        

“要下到床下捆吗?”顾念儿又疑惑道。

        

“什么下到床下捆,给我出去!”江文远实在是气不过,吼出了声。

        

两个女孩愣了一下,细看江文远是真的不高兴了,犹豫一时,便穿上鞋子向外走去。

        

看着两个女孩失落又羞怯的背影,江文远感觉刚才吼得太重了,不忍心,便又柔声道:“念儿!”

        

顾念儿还以为江文远要留自己一个人赔他,连忙回头娇笑,脸上充满了期待:“什么事呀总领帮?”

        

看着她那神情,江文远又无奈一下,但也不忍再说重话,而是道:“你这些都是给谁学的呀,难道也是你媚桃姐?”

        

“不是,是我自己想的,你让我们搓绳,我就以为你是要用在我们身上做那种事呢!”顾念儿红着脸,低下了头。

        

江文远又一脸无奈,向外摆手道:“好吧好吧,你们出去吧!”

        

两个女孩应一声,走了出去。又听门外无依向顾念儿低声问道:“念儿姐,为什么要把我们捆起来呀?”

        

顾念儿道:“是为了刺激呀!”

        

“刺激?被捆起来就刺激吗?”

        

“想来也是挺刺激的!”

        

“那怎么又不捆了呢?”无依又问。

        

“想来是他没有感觉了,我听媚桃姐说过,男人也是要感觉的,如果没有感觉,就不能成事……”

        

江文远听得一声叹息,这说的都是些什么呀?媚桃姐也是的,怎么还懂得这些,而且还对这丫头说。

        

“姐姐呀!你是个什么样的姐姐呀?”自语嘀咕之间,江媚桃的身影又涌入他脑中,而且是床第上一些奇怪的画面。

        

心中又连连道:“不行不行,她是我姐姐,我怎能这样想?”但怎么也挥之不去。

        

最后又把这一罪孽归究于顾念儿:“顾念儿有毒!”

        

……

        

第二天一早,江文远就拿着昨夜搓好的绸布绳出了宁波后的店铺,往胡阿骨的农具店而去。

        

自然也少不了所有人随行,李征五看到江文远手中的绳子,眼中就不停地盯过去,心道:“总领帮也是心理强大的人,昨夜在房中用过的绳子竟还能大摇大摆地拿在手里,只是他要把这绳子拿到哪里呀?又有什么用呀?”

        

顾念儿和无依看到那绳子,脑中就想起昨夜的画面,脸色羞红不已。

        

江文远只是感觉众人怪怪的,但也没有细想。

        

刚到胡记农具店,就见很多清帮弟子都聚在店铺外了,见江文远走近,都一起弯腰抱拳施礼:“总领帮!”

        

走入店铺中,孔二狗已经等在店里了,后面的小院子里叮叮当当铁锤子乱响,想来是胡阿骨已经开始打铁了。

        

“总领帮来了,你看看我做的箱子行不行?”说着,陈二狗在桌子上把一个箱子拿过来。

        

江文远去看时,表面正是自己所需要的尺寸,有二尺宽,三尺长,一尺高,虽说是箱子,但表面都被镂空了。

        

正好是七个箱子。

        

又打开看了一下,见箱子里面也和自己的设计没有出入,便点了点头。

        

正说着,小迷瞪回到了店铺,向江文远拱手道:“果然不出总领帮所料,陈秀舟果然招集了所有首领到他住的香樟古宅去开会了!”

        

点了点头,江文远又问道:“给我说说具体的情况,除了去开会的人,还有宅子内外的环境!”

        

说着,已经掏出了铅笔,在纸上画了起来。

        

“……香樟古宅是老宅子了,很大,分作前后三节,这个位置是院墙,这里是月亮门……院子里有很多香樟古树,这里是一棵,这里是一棵,这里还有一棵……他们的人在这里有一撮,这里有一撮……”

        

小迷瞪虽然名叫迷瞪,但是并不迷瞪,一个早晨的时间,已经把整个宅子里都探查清楚了。

        

他一边说,一边在江文远画的纸上指指点点。

        

江文远也按他所说,在纸上画起来。

        

未过多久,便画出了一幅香樟古宅的平面图。

        

最后,江文远道:“既然人家都准备好被灭了,咱也要抓紧一些,我赶快把这些绳子全部应用到这里面!”

        

说着,找出剪刀,把绸布绳子剪断,一根一根地在箱子里绕动起来。

        

李征五、顾念儿、无依都走过来伸头问道:“原来搓的绳子是用在这上面的呀?”

        

“你们以为呢?”江文远抬头问道。

        

顾念儿也变得口吃起来:“我们……我们……”

        

无依嗔怪地拍了一下顾念儿:“都是你胡思乱想还带上我,以后他怎么看我呀,羞死人了哇……”脸上比刚才更红了。

        

李征五机灵一些,连忙笑道:“我们还以为是用到箱子上的呢!呵呵!”

        

听他笑得怪怪得,江文远又问道:“昨天让你收刀的事怎么样了?”

        

李征五连忙道:“我已经交给一个伙计负责了,等一下他就把收得刀都带过来!”

        

“嗯!”江文远满意地点了点头,也不再纠结他神情上的怪异了,而是伸手去弄箱子里的绸布绳子。

        

先纵横让绸布绳子在箱子内连了很多道,都是多股的,又把随同箱子做好的几个细棍子插入其中,他管这叫推刀杆,每一个都连连转动,绕了很多圈,形成强大的势能,最后又在旁边的固定架上绊住。

        

李征五等人往箱子里去看时,纵横上下被拉了很多道绸布绳子,都被推刀杆绕得紧紧绷着。

        

江文远也没在意其他人的眼神,又去操作另外一个箱子,一连把七个箱子都弄好。

        

正在这时,忽听门外一个人道:“总领帮,我们的刀收来上千把了,不知道够不够?”

        

应着声音,李征五的几个店铺伙计各搬着一个荆条筐走入,里面放的全是刀,加起来足有上千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