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还刀收命

        

江文远看了一眼,点头笑道:“这种刀挺好收的呀!”

        

那伙计道:“是呀,半个早上就收来这么多,被小刀会杀死的人太多了!”

        

说着,把筐放到江文远身边。

        

江文远把没有生锈尚且锋利的拿出十几把,又道:“你们去把生锈的都磨一磨,保证刀的锋利,如果杀不死人我们就赔了!”

        

李征五应一声,端起刀筐进入小院子,带着他的伙计磨刀去了。

        

江文远先把随箱子制作的刀托拿起,安装到箱子里面。这种刀托也是昨天让陈二狗做的零件,目的就是为了托住刀,发射之时让刀身更稳定,更流畅。

        

一连放了十几个木质刀托,又把十几把刀依次放入,固定到刀托上,刀柄尾部抵住绸布绳上满势能的推刀杆,保证释放后能大力回弹,把小刀向外射出。

        

未过多时,李征五带人也把生锈的刀都磨好了。

        

江文远又让擦干,也和刀托一起放入箱子内,眼看一个箱子内放了一百多把,江文远便把箱牵引线做了,盖上箱盖,再拿起另外一只,和刚才一样,先把刀托安装上,再把小刀放在上面。

        

眼看七只箱子都装好了,收来的上千百把小刀也用完了。

        

江文远也没有等待,站起身来:“扛上箱子,我们走,去香樟古宅!” 首发网址https://m.lqzw.org

        

李征五等人担心起来:“那可是小刀会的总部,我们就这样去吗?还是把所有弟子都招集好,准备好家伙再去吧!”

        

江文远道:“什么都准备好了,走吧,去晚了,人家的会都开完了!”

        

李征五虽然有些担心,但是也明白这几个箱子的作用,便招呼一声,让他的伙计扛上七只大箱子,和胡阿骨、陈二狗、小迷瞪等人一起出了胡记农具店。

        

刚出店铺门,就见一街两道上围满了清帮的人,见江文远出来,先施了礼,接着,就跟随在后面而去。

        

有的听说要去小刀会总部,还在路上捡根棍子,没有捡到棍子的,就拾起石块和砖头。

        

越往前走,聚来的弟子越多,昨天的一万弟子又都聚来了,虽然不明白江文远真正的用意,也都跟在后面,明知此去可能有凶险,但没有一个退缩。

        

因为他们相信江文远。

        

江文远也没制止,任他们跟着。

        

过了七八个街口,前面闪出一个大宅子来,从院墙外看过去,便能看到很多香樟树,有的冲天直上,有的则遮蔽在屋瓦和天井上空。

        

到在院墙外,江文远向院子里指着道:“小迷瞪,你把这六个箱子分别吊到这棵香樟树下,还有那边和那边……”一边说,一边用手指。

        

小迷瞪细心看着,也在心中默默记下。

        

江文远又道:“注意吊起的高度,你们十几个就守在树上,等一下院中乱起来的时候,有小刀会弟子路过箱子下,你就拉这里的绳子……”

        

在做箱子的时候,江文远还在顶端留了一根绳子头,只要拉动,就等于拉开了牵引线。

        

小迷瞪听完后点头,低说一句:“大家跟我走!”

        

小迷瞪等人也是有轻功身手的,带着他十几个采荷高手,先跳到院墙,接着,有的上跳屋顶,有的直接顺院中的隔墙去走,最后又上到香樟树上,再各自散开!”

        

江文远则道:“我们不会翻墙越院,就走正门吧,你们记住,他们不会让我们都进去……”

        

又对众人又交待了一席话。

        

到在院门口,就见四名小刀会的门子守在大门两边。

        

看到江文远带近万人前来,四个门子吓得一时腿都哆嗦了:“你们……你们要干嘛!”

        

江文远道:“不用担心,向里禀报,就说清帮总领帮江文远前来拜会陈大首领!”

        

其中一个道:“你们三个在这里守着,我进去通报大首领!”说着,进入门里,不多时再回来,向江文远道:“我们大首领说了,只能你只身进入!”

        

“好吧!”江文远道:“那我这两个丫鬟能不能一起进去呢!”

        

那门子看了顾念儿和无依一眼,最终点头道:“可以!”

        

“无依、念儿,带上我们的礼物,随我进去!”说着,江文远迈步往里去。

        

“总领帮!”李征五、胡阿骨、陈二狗等清帮弟子都担心着向里叫了一声。

        

“记住刚才我对你们说的话!”江文远回头说了一句,又转身往进入门里。

        

顾念儿拿过最后一个大箱子,和无依一起,也在后面跟着进去。

        

被那门子引着路,江文远向顾念儿道:“记住我刚才所说的话了吗?”

        

顾念儿点头:“放心,你的丫头不是废物!”

        

“嗯”一声,江文远也放下心来,抬头故作怡情的向上去欣赏着香樟树:“好一座古宅呀,这么多棵香樟树,好美!好香……”

        

嘴上赞叹着,实则是在香樟树的枝叶缝隙中去找小迷瞪他们。

        

过了两个月亮门,又过了道游廊,便来到一座大堂前,那门子伸手相请:“我们的首领们正在大堂等候!”

        

“嗯!”江文远带着顾念儿和无依便往大堂内去走。

        

那门子看了一眼江文远的背影,冷哼一声:“哼!恐怕你进去之后就再也出不来了!”

        

一进入厅堂,江文远就见正中间放着一个大长桌,围坐着一圈人,主位上坐着一个二十左右岁的女孩。

        

这女孩虽是清人,却穿着洋人喜欢穿的黑色皮衣,是紧身型的,把女孩身体的曲线美感展现到极致。

        

头上也没梳清人的二把头,而是把头发都集中起来,在后脑束了一个马尾。

        

“原来阁下就是清帮总领帮江先生!”江文远看过去时,那皮衣女孩也看过来,更加能看清她的面目了,两道长眉似弯非弯、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似圆非圆,最为重要的是这女孩长了一张吹火口,双唇弧形相对,形成一个小小的圆圈,看起来极为性感。

        

如果被当代人看到,脑中一定会生出许多邪~恶画面。

        

江文远施了一礼:“想必这位就是小刀会大首领陈秀舟了吧?”

        

昨天从李征五嘴里了解到,自从数十年前小刀会在上海起义,取消了原来的舵主分舵主建制,而是以大首领、二首领、三首领等直接呼称。

        

吹火口微微拉横,那陈秀舟看着江文远笑道:“果然好胆色,竟然只身进来,相信你也能想到是什么结果了吧?”

        

“这是自然!”江文远一边回答着对方,又环环往坐在长桌周围的人去看,个个都是彪形大汉,即使他们不让别人进来动手,只是这些首领自己三个人也抵不住。

        

因为早有准备,江文远脸上也没有任何担心。

        

看着江文远的脸色,陈秀舟又道:“既然想到,你还进来?不是傻吗?”

        

江文远也没有争辩,而是道:“实在是对陈大首领仰慕之极,特意冒险送了礼物过来了!”

        

说着,江文远向顾念儿略施眼色。

        

顾念儿已经抱着那大箱子往长桌前走去。

        

陈秀舟倒也没有在意那箱子,吹火嘴唇轻动:“仰慕我,你仰慕我什么?”

        

江文远伸手一指:“本是娇弱女孩,却这般英姿飒爽人,还统领小刀会近万弟子,难道不该被我仰慕吗?”

        

顾念儿正抱着箱子往前走,突然回头怨道:“你又在夸别的女孩子,小心我把你送给人家的礼物摔了!”

        

江文远连忙道:“对不起我错了,别摔别摔,这可是陈大首领最希望看到的礼物!”

        

他说间,顾念儿已经把那大箱子轻轻放到长桌上。

        

陈秀舟道:“不知是什么礼物呀?”

        

“刀!”江文远道。

        

“刀?”陈秀舟疑问。

        

“对!严格来说,应该是还给你们的礼物,本是你们小刀会杀人后留下的刀,今天来还给你们!”江文远含笑说着,手往前伸着示意。

        

“什么意思?”陈秀舟长眉轻扬。

        

周围坐着的二首领三首领们也霍地站起身:“什么意思?”

        

江文远道:“没什么意思,只是把刀还给你们而已,不过当初你们留刀时欠下的命也要一起还了,说白了我们就是还刀收命!”

        

“哈哈哈哈!”狂笑几声,陈秀舟道:“好大的口气,自我们小刀会复立至今,还没有人敢对我们这么说话!”

        

一个身材稍胖的黑大汉子站起来:“不要忘了,这里只有你一个,我们随时可以把你控制在手里!等领略到酷刑的滋味,你就不会说这般狂话了吧?”

        

因为江文远向李征五和小迷瞪了解了很多,知道这位黑大胖汉是小刀会两个二首领之一,名叫林黑塔。

        

“什么清帮总领帮呀?分明就是失心疯嘛,只身一人竟来我们这里逞威风!说出还刀收命的话,这失心疯恐怕还疯得不轻呢!”又一个长着络腮黑胡须的汉子嘲讽说道。

        

自然江文远也能猜得出这人,应该是另外一位二首领,名叫刘二虎。

        

“他是不是失心疯我不关心,我只是想让他死,只要他死了,清帮那些杂碎就成了一盘散沙!”陈秀舟两道长眉向上微微一扬,又把手一挥。

        

围坐在长桌上的几个汉子转身就要往江文远而去。

        

“既然你们都找死,便成全你们吧!”放下箱子后的顾念儿一直没有离开,就那样一手按在箱子上站着,现在突然说道。

        

说完,把手一扯。

        

便听得那放在长桌上的箱子内“咯咯”响了几声,接着就“嗖嗖”作响,一把把小刀从箱子的镂空处向外飞射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