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4 得了什么病

医院。


停车场太拥挤,简清枫让阮凉溪先去找人,并告诉了她病房号。


自己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寻找车位。


阮凉溪找到病房。


正巧自己打算推开门的时候,外卖小哥先一步推开了。


外卖小哥进去就喊,“关先生,您的外卖,”


还站在门外,没有进去的阮凉溪眉头蹙起来。


生病了还吃外卖?


随后听到关予白说谢谢的声音。


阮凉溪这才抬步进去。


关予白下意识抬眼,看到来人,又惊又喜。


有种在梦里的错觉。


让他不敢相信这是现实。


他手足甚至有些无措,“我……你……来了?”


阮凉溪并不比男人好到哪里去。


她没有吱声。


走到床边,坐下来。


抬手就打开外卖。


竟然是川菜。


阮凉溪手指一顿,抬眸,看向关予白。


那眼神,就好像是在少年宫的孩子们不好好练琴,偷工减料被阮老师抓到一样。


阮凉溪冷哼一声,“生病了,吃这个?”


关予白也配合的好像是犯了错的孩子,笨拙的解释说道,“生病了什么都不想吃,想开开胃。”


阮凉溪没好气的呛声一句,“你怎么不直接吃辣椒开胃?”


说着,就毫不犹豫的把川菜丢掉了。


重新给他点了附近的老母**汤。


关予白本来吃什么就是无所谓的。


现在,阮凉溪在这里,他就更是无所谓的。


哪怕让他一个月不吃饭,换阮凉溪在这里陪他一个月,他都是不会有丝毫犹豫就同意的。


两人沉默了许久,关予白才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怎么来的?”


阮凉溪随口一答,“简清枫送我过来的,他去找车位了,估计一会儿就上来。”


关予白哦了一声。


腹黑的期盼简清枫今天晚上都不要找到车位。


阮凉溪抿了抿唇,“你……还好吗?”


关予白手指轻轻紧了紧。


他心里猜测,她能来看自己,大概是简清枫夸张了自己的病情。


&


nbsp;  自己若是说明天就能出院,恐怕……


于是,关予白轻轻一笑,模棱两可的说道,“我没事,没大事。”


阮凉溪看着他消瘦的面庞,心里默默叹了口气。


期间,阮凉溪起身,出去了一下。


没想到竟然在医院走廊里碰到了下班回家的唐阿姨——简清枫的母亲。


她本想低着头路过的。


没想到被唐糖(简清枫母亲)叫住了,“凉溪?”


她记得,简清枫大学时候,关予白经常带阮凉溪去大院。


当时的阮凉溪,嘴巴也甜,很快就和大院里的长辈们混熟了。


出去到处是叔叔阿姨。


阮凉溪只能停下来,“唐阿姨。”


唐糖点点头,“你是来……看予白的?”


阮凉溪嗯了一声,“来看看,阿姨您要下班了吗?”


她想要把话题赶紧转移。


唐糖哎了一声,又把话题拉了回来,“予白这孩子就是不爱惜自己身体,年纪也不小了,还学着年轻人拼命,可能,成个家,有个人监督着,挂念着就会好点。”


阮凉溪悻悻一笑,这话她不知道怎么接。


只干巴巴的问了一句,“他……还好吗?”


唐糖正要说明天就能出院了,只是最近流感肆虐,还是要好好养的时候。


面前的电梯门打开。


简清枫从里面出来,“妈?你还没下班?”


唐糖点头,“这不正要回家的。”


顿了顿,又看向阮凉溪,“凉溪,你刚刚问我什么来着?年纪大了,这记性也不行了。”


阮凉溪在简清枫的目光中,硬着头皮又重复了一句,“他身体怎么样?”


简清枫不停地给母亲使眼色。


唐糖也是过来人。


秒懂了儿子的意思。


她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予白……唉!你有时间就多来医院陪陪他吧,说不定什么时候……”


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出院了!


话满是十分,平常说五分更是能给人留下无尽的遐想。


唐糖挥挥手,“不说了,我先回家了,孩子,多陪陪他吧。”


不然就出院了。


阮凉溪愣愣的看着唐阿姨进去电梯。


电梯门缓缓关闭。


随着电梯


下降,唐糖的心脏却慢慢上移。


她……应该不算欺骗的吧。


她只是没把话说完。


至于会怎么理解,那就是凉溪自己的事情了……


对,她没错。


一点儿都没错。


她也没有骗人。


本来就是的,不多陪陪他,他就要出院了。


简清枫心里憋着笑,“进去过了吗?”


阮凉溪脸色苍白,点点头,“他知道吗?”


简清枫:“……”


小拇指挠了挠耳朵。


那么,他是应该知道呢,还是应该不知道呢?


简清枫轻轻咳嗽一声,“还……还不太知道。”


阮凉溪疑惑,“不太知道?”


简清枫侧过身,不看阮凉溪。


挠了挠后脑勺,“是啊,他知道自己得病了,但是他可能觉得只是普通的重感冒,所以………”


阮凉溪眼睑向下垂了垂,“所以,你们是打算一直瞒着他到什么时候?”


简清枫这次快速回答,“瞒不住的时候。”


其实,他的意思是,瞒不下去的时候就和阮凉溪坦白……


阮凉溪反问,“什么时候是瞒不住的时候?”


简清枫脑袋快速运作,“比如开始大把大把的掉头发的,比如不得不进行二十四小时密切观察的时候,再比如,他痛苦的受不了的时候……”


阮凉溪默了默,“什么病?”


简清枫心里咯噔一下子,他随口胡诌,“中文名太长了,我记不太清楚,我只知道英文名简称是hcightredml。”


阮凉溪:“…………”


简清枫悻悻一笑,“进去吧,出来太久他又该胡思乱想,以为你跑了呢。”


阮凉溪点头。


再次进入病房。


果不其然,就像是简清枫猜测的那样。


关予白几分惊喜,几分局促,几分安心,“我以为你回去了。”


阮凉溪抿了抿粉色唇瓣,打开外卖软件看了看骑士定位。


淡淡说了一句,“外卖快到了。”


关予白乖乖的哦了一声。


像个乖宝宝。


简清枫轻啧一声,一屁股坐在病床上,“兄弟,现在死而无憾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