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9章 霍马林欢迎您

上午九点,从霍马林来了三辆车,停在旅馆门口。


前面是辆皮卡,上面架着一挺M12机枪,一名机枪手,两名步枪手,再加司机和副驾,整整五名全副武装的老缅军。


后面是辆老皇冠,车上下来三人,为首的颇有些官威。


最后面的蓝鸟上下来的几人明显就是随从了,跟在前面三位大佬后面,亦步亦趋不敢逾越。


李维新带着众人,已经在旅馆门口恭候多时。


昨晚事了后,潘西打了电话给公司老板,汇报了在茂叨“遭劫”一事。


今日众人还未起床,那边就回电话来,说相关官员昨晚闻听此事,当即决定今日一早前来茂叨,既是慰问,也是迎接。


“李老板,这是实皆省林业管理局局长吴钦茂温先生。”


双方距离不到三米时,前面三人中的一人上前,为李维新介绍道。


“吴局长,您好您好,您百忙之中还拔冗来此,维新实在受宠若惊,感激不尽!”


李维新感激之情溢于言表,上前两步,微微躬身,伸出双手。


“李老板不远千里从中国而来,为的就是发展我省的林业事业,作为本省林业方面的当家人,我当然应该过来。”


吴局长微笑着一手握住他的手,另一手轻拍他那只手。


“贵方昨夜遭受不幸,我代表实皆当局深表歉意和慰问。”


“也就是损失些物资,我们人都没事就好。”李维新爽朗地笑道。


“大家看看,什么是老板,什么是风度,什么是胸怀,李老板就生动地给我们诠释了这些啊!”


吴局长指着他,对身后的随从们动容说道。


随从们当即热烈鼓掌,崇敬地看着李维新和吴局长,当然,后者才是重点。


有拿着照相机的工作人员,更是不停地抓拍这样动人的场景。


陈功浑身发痒,心想如此亲切熟悉的语调措辞,吴局长莫非来我国留学过?


“吴局长不愧是留学我国人大的高材生,妙语连珠春风拂面,维新深切感怀,深表敬佩!”


李维新的话果然证明了陈功的猜想。


接下来,负责介绍的那位又介绍了另外一人,霍马林镇农镇长。


李维新自然又和他一番你来我往的客套。


经过这番冗繁的流程后,众人按照官位和主客顺序,分别上了各自的车,在军车的引领下,缓缓驶离茂叨镇。


“你们好,我是潘东。”刚才负责介绍的那人上了小霸王,客气地和大家打招呼。


和潘西这个亲大哥不一样,潘东长得更像华人些,而且作为一家拥有外贸进出口权的缅甸木材公司老板,风度气质自然不凡,远不是潘西能比的。


众人一一认识过后,潘东开始介绍霍马林招标会的相关情况。


大概一个月前,霍马林地区下了一场大暴雨,导致山洪暴发,大量农田被冲毁。


暴雨和山洪过后,有农民发现,自家田里莫名其妙地出现了柚木。


根据缅甸现行林业法规,无证砍伐柚木是要坐牢的,这根突然出现的柚木让发现者慌了神,当即向镇里报告。


接下来的几天里,霍马林镇工作人员接到了多达三十多起这样的报告,就赶紧汇报给林业管理局。


林业专业人士过来一看就明白了,这是被山洪从地下冲出来的埋藏物,估计是几百乃至上千年前,同样被山洪冲出山林带到下游掩埋起来的。


当然,按照中国的标准,它们还达不到乌木的程度,只能说是稍稍有些乌木化的柚木。


经过一番分析论证和现场勘察,林业部门认定,在这些田地上游的很大一个范围内,埋藏着数量惊人的柚木。


柚木是缅甸最宝贵的木材资源,当局自然要极力保护,控制其采伐数量,13年《柚木管制条例》颁布,缅甸国内的柚木采伐就被全面叫停。


国际上也认同这条法规,禁止新采伐缅甸柚木及其制品进入国际贸易市场交易,这极大遏制了私采和走私等非法活动。


因此,这几年的缅甸柚木市场可以说是一潭死水,偶尔会有一些老旧柚木合法交易,其数量也不值一提。


在这样的情况下,霍马林镇竟然发现了巨量的埋藏柚木,这使得柚木产业链上的所有利益相关群体精神振奋,甚至垂涎欲滴。


实皆省林业部门和霍马林当局自然不会放过如此巨大的利益,他们当即召开会议,研究如何处理这些柚木,以达到利益最大化。


经过好几天的激烈讨论,考虑到大规模挖掘需要巨大的投入,当局官员们最终决定召开一个招标会,利用外来商业资本来开发这些被埋藏的宝贵资源。


他们将初步勘察埋藏有柚木的田地分为14个标的,按英文字母顺序从A排到O。


每个标的都有一个起标价,数额根据其面积来定,每平方英尺0.05美金。


不能说老缅不精明,最近缅币汇水阴跌不止,这次招标他们于是就采用美金结算。


这个起拍价相当于每亩地2400元人民币,征地农民和地方当局各得1200元。


每个征地农民被征收的田地至少有三四亩,这样就能拿到3000元以上,而当地农民的年平均收入不过2000元而已。


而且,征地农民们还得到了挖掘工程优先招工的承诺,这又是一份重要收入来源。


2400元每亩比起李维新在寿春时的5000每亩是便宜了好多,但这仅仅是起标价,成交价还不知道会溢价多少。


溢价部分就都是地方当局的净收入了,他们的受益永远比农民高。


除此以外,对于挖掘出来的柚木,林业部门还要收取每吨145美金的林业资源使用管理费。


至于出口税费,那由国家收取,和当地无关。


对当地农民和地方当局来说,这绝对是一门无本生利、旱涝保收的好生意。


也难怪他们对李维新一行表现得如此热情,亲自出迎近两百公里。


车内众人讨论了招标会对地方当局和当地百姓的好处,随后又研究起潘东拿来的招标标的示意图。


不过未到现场终究是纸上谈兵,众人讨论了一会便偃旗息鼓,有人闭目养神,有人眺望风景。


陈功属于后者。


车队一路向北。


车队右侧远方,南北向的敏金山脉遥遥在目,左侧近处是向南奔腾而下的钦敦江,江对岸的远方,同样有一条南北向的那加山脉。


从此时起,他们正式进入缅西北—滇藏印高山区。


这个横跨三国的山区,东西长1300公里,南北长1000公里,加上其背靠的青藏高原和喜马拉雅,可以说是地球的最高极。


从茂叨至霍马林近两百公里路程,车队竟然经过了五个检查站,无一不是荷枪实弹如临大敌。


潘东说其中三个还是今天刚刚建立起来的,可见昨晚克钦人的进攻果然像是捅了马蜂窝。


说到这次进攻,潘东了解到的信息就比较高端了。


据当局判断,这次进攻的克钦武装应该不属于克钦族规模最大的武装力量克钦独立军(KIA),而是规模很小的本地部落武装。


至于为何要发动进攻,这就和KIA正和当局进行的和平谈判有关了。


本地部落想要通过这种小规模的破袭战和全歼战,向当局和KIA展示自己的实力,提醒他们不要漠视和牺牲自己的利益。


部落,族群,地区,国家,利益纠葛,错综复杂!


想到岳川父子和族人们拿命拼搏的,大人物们在谈判桌上只需轻轻一句就可以轻易抹除,陈功心情极为复杂!


不过想到这其中的是是非非,因果恩怨,也不是作为外人的他所能评判的,于是便不再挂怀。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使命,他来这里的使命就是尽可能地挖掘宝贝,越多越好!


车队驶入霍马林镇时,一条红色横幅高挂镇口,上面用中缅英三种文字写着:


前来参加柚木挖掘权招标会的贵宾,霍马林欢迎您!


李维新深深地皱起了眉头,叹气道:“潘总说了有很多客户到来,也不知道届时会是怎样的一番龙争虎斗啊!”


陈功却心平气和,无论如何,知道底牌总是最大的优势吧!